在过去,人参一般都是药店的“镇店之宝”之一,究其原因,主要有两点,一个是人参大补元气的功效十分强大,对于“血脱脉微”这样的垂危之证,若是方药对证,往往能有“起死回生”的神奇功效;第二是人参在野外生长,对环境要求十分严格,喜好散光光照,森林棕壤和微酸性土壤,所以产量并不多。有道是,“物以稀为贵”,犹如人参这般药效强大、但却量少的中药,就逐渐变成了名贵中药。人参自古就被皇室所钟爱,常常被列为贡品,因此,老百姓一般用不起人参,为此,古代就有医家开始研究人参的替代品,也正是因为这样,另一味奇妙的中药就诞生了,而且在一定范围内,可以起到替代人参的作用,它就是很多人颇为熟悉的党参

要说到党参,它的药用历史肯定是没有人参悠久的,必定是作为人参的替代中药,自然是人参出现之后很多年,才被人们发现的。人参早在《神农本草经》中就已经被收录,但是党参在明代和明代以前,都没有明确记载,只不过在南北朝时期,著名的医学家陶弘景提到了“上党在冀的西南,今采者形长而黄,状如防风,多润而甘”,这个关于药物形态的记载,符合现代党参的特征,但是在那个时代依然是只有人参之名,而无党参之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到了清代,著名的医学家张璐,他在《本经逢原》中提到了一个有趣的概念,“产山西太行山者,名上党人参”,第一次与“党参”接近了,对于这个“上党人参”的功效描述,其实也接近现代的党参,因为张璐说“虽无甘温峻补之功,却有甘平清肺之力,亦不似沙参之性寒专泄肺气也”,所以,在这个时候,党参其实已经在临床中广为运用了,只是还没有正式以“党参”的名字出现。而后《本草从新》《百草镜》等本草古籍,正式将党参作为一个独立的中药,从人参的条目中分了出来。

《本草从新》中记载,党参“甘平补中、益气,和脾胃、除烦渴”,尤其是对于“中气微虚,用以调补,甚为平妥”,但是对于党参的形态没有描述。而《百草镜》中对党参的形态却有一定的描述,首先指出,党参还有一个别名叫“黄参”,对于党参的道地产区,也有明确交代,也就是“出山西潞安、太原等处”,虽然党参“黄润者良”,但是也有“白色者”,未必就不能入药,不过“总以净软壮实味甜者佳”,对此,还将党参分为了两类,即“嫩而小枝者名上党参,老而大者名黄党参”。从药用植物学的角度来说,党参是桔梗科植物党参、素花党参、川党参的干燥根,而人参是五加科植物人参的干燥根和根茎,所以二者从植物学的角度来说,是不同科的。

党参和人参既然不是同科植物,那么,党参用来替代人参,这个又是从何而来呢?其实这个,最早是出自《本草纲目拾遗》,其中有“党参功用,可代人参”的说法。对于这一点,清代名医张山雷也是颇有同感,首先十分肯定的告知大家,“党参力能补脾养胃、润肺生津、健运中气,本与人参不甚相远”,不仅如此,还提到了党参的独到之处,“其尤可贵”的是,它不仅“健脾运而不燥,滋胃阴而不湿”,而且“润肺而不犯寒凉,养血而不偏滋腻”,还“鼓舞清阳、振动中气而无刚燥之弊”,所以,这个党参药性甘平而不温,却能发挥仅比人参稍弱一点的药效,却没有人参温燥的特性,所以,党参代替人参,只要不是用于急救,大概率是可以的,只是党参所用的剂量要比人参大。

对于党参代替人参,其实也只是在某些用途方面,比如“补中益气、健脾益肺”,这方面的确可以用三倍剂量的党参代替人参,的确可以收获良好的作用。诚如清代名医张山雷所说,“补助中州而润泽四隅,故凡古今成方之所用人参,无不可以潞党参当之,即凡百证治之应用人参者,亦无不可以潞党参投之”。但是,党参与人参相比,终究还是“力量较为薄弱, 不能持久”,凡是遇到元气大亏、血脱脉微等危证的时候,再大剂量的党参也无法代替人参。另外,人参还有安神益智的作用,而党参在这方面的作用并不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党参这味中药,药性甘补而平,不腻不燥,具有“补中益气,生津养血”的作用,适用于治疗脾胃虚弱,气血两亏,体倦无力,食少,口渴,久泻,脱肛等病症。党参在用于治疗肺脾气虚的时候,如果出现体虚倦怠,食少便溏,可以与白术、茯苓等中药配伍,如果出现气短,语声低微,咳嗽虚喘,可以与黄芪、五味子等中药配伍;如果用于气血亏虚,出现面色萎黄,头晕心悸,肢倦乏力,可与黄芪、熟地、当归等中药配伍;如果用于治疗气津两伤,出现口渴、内热消渴,可与麦冬、五味子等中药配伍。

党参这味中药,对于一般轻症,的确可以用来替代人参,但是党参的出现,却并非为了成为人参的“替身”。由于党参的药性平和,而无温燥之性,尤其适合食补,因此,现代很多食补方中都会用上党参。不过,在使用党参的时候,也不宜与藜芦这味中药同方配伍。在临床中,对于气滞、怒火较盛、中满有火的人不宜使用党参;另外,党参是补虚药,因此,对于实证无虚,以及实热证,也不宜使用党参。

【本图文由“神希园”新媒体独家原创出品。作者神希园(全球中医人士的精神家园,中医生命科学的博物图鉴),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