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一朝,朝政显示出了万马齐喑的局面,一位以勤俭著称而不思进取的帝王带着一帮唯唯诺诺的官员,让大清朝一度陷入了坐以待毙的境地,其中像军机大臣曹振镛和继任者穆彰阿,无不奉行着“多磕头,少说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执政原则,此时的朝堂内外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黑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幸的是在黑暗之中有一束光芒透了进来,此人便是大学士阮元。阮元是江苏扬州仪征人,乾隆年间进士,历任中央和地方官半个世纪,他即是官僚又是学者,其学识渊博,书法出众,雅好古文物典籍。

乾隆帝曾经称赞阮元文思敏捷,堪当重任,命入值南书房,他的著作也很多,而且面很广,包括经学、方志、金石学、数学和诗词等,在当时有很大的影响力。

嘉庆四年至十二年(1799-1807年)阮元任浙江巡抚,当地重男轻女之风盛行,尤其是金华地区,贫苦人家凡生下女婴多遭抛弃,溺女婴形成恶劣风气,使阮元十分痛心。

为了纠正溺女之风,软原主动捐出俸禄的一部分作为基金,凡贫苦人家生下女婴,可以到郡学登记注册,发给喜银一两,作为哺育女婴的费用,一个月后按户稽查,如有遗弃者从重治罪,此举拯救了成千上万无辜女婴的性命,扭转了恶劣风气,为地方做了一件大好事。

嘉庆二十年至道光六年(1817-1826年),阮元担任两广总督十年,廉洁自律,绝不开后门,不收礼受贿。每逢过生日,他的属下都要来贺寿,但是阮元从不露面,独自前往山林寺庙游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两广总督任上,阮元身兼数职,一人身挂六印,署理两广盐政、广东巡抚、太平关税官、广东学政、粤海关税务。而此时恰巧他的孙子出生,阮元就给孙子取名为“六印”以此作为纪念。在大清历史上,封疆大吏身兼六职,阮元是唯一的一个。这说明了朝廷对他的极度信任,而且盐政是第一肥缺,而阮元却分文不取。

道光十八年(1838年),阮元因腿疾受到道光帝的恩赐,加太子太保并以原官回老家扬州养老。就在阮元养老期间,发生了一个流传千古的故事,而他所写的一副对联更是名满天下。

一天,阮元游览名胜平山堂,赶上寺庙住持正在写楹联,阮元站在旁边观看。住持见他穿布衣草鞋,以为是一个农村的老头,为了表示礼貌,一边写字,一边漫不经心地随口说:“坐,送茶。”等写完了才问他姓什么。

当主持听到来人姓阮时,主持以为他是阮元家族的人,便加了礼节说:“请坐。”并喊人泡茶。阮元坐下后,住持进一步问他叫什么名字,阮元如实相告,住持一听大名如雷贯耳,立马惊慌失措,赶紧亲自拂拭座位说:“请上坐。”急忙呼唤泡好茶。

住持知道阮元是闻名的大书法家,随后备好纸墨请阮元题词。阮元说:“我没有作出好的对联,即景随便写一副吧!”于是便写下了:“坐,请坐,请上坐;茶,泡茶,泡好茶。”这副对联十分风趣,话画出了一般人的势利眼。

阮元是乾隆、嘉庆、道光三朝元老,退休后,在他住宅大门旁写了一副对联曰:“三朝阁老;一代伟人。”后来可能觉得自称伟人有点过分,便把下联改为“九省疆臣。”这副对联高度概括了他一生为官的经历。

在阮元的一生中,除了当过学政、巡抚、总督之外,还担任户部侍郎、兵部侍郎、工部侍郎、会试考官等职,道光朝时升任大学士。

更有意思的是,阮元一生出任过山东学政、浙江巡抚、湖南巡抚、漕运总督、江西巡抚、两广总督和云贵总督等,共在九个省担任过地方长官,这种情况在大清近三百年历史中也是极为罕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