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临近春节,爸爸说要过寿。

姐姐们带着大礼风光回了娘家,我也千里迢迢赶了回去。

寿宴那天,全村的人都来了。

爸爸却嫌我寒酸,说我其实是野种,还立了字据要跟我断绝关系。

当一辆辆豪车开到院门口时,爸爸又哭着卖惨求我别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爸妈同岁,春节前家族群消息震动不停。

三天要钱两天要米的爸爸打来电话。

「老大老二,老三,今年我和你妈六十大寿,要大办一场哈,早点回来帮忙!」

「特别是老三,最没用的就是你,一年到头钱挣不到一分,赶紧给劳资滚回来喂猪。」

我就是那个老三,看到消息我直接翻了个白眼,随手签下了一笔千万订单。

而且他的生日在下半年,妈妈才是大年初六过生。

老妈不爱热闹,这个寿宴怕是爸爸敛财收礼想榨干我们的借口。

大姐二姐嫁的老公都不错,这几年赚了不少钱。

看到消息,她们火速回复:「收到!」

两位姐夫直接开了小群私聊,讨论宴席该办多少桌,礼金要送几万,甚至还说要请明星表演。

我平日太忙,又不想麻烦他们,于是直接打字。

「两位姐夫看着办吧,我单独送,不用把我算在一起。」

一看我这态度,他们马上开始冷嘲还言语调戏。

「都是亲女儿,三妹咋的搞特殊啊?难道你跟你姐姐有啥不一样,嘻嘻。」

「就是,没钱姐夫也不会怪你,你懂事点,多跑跑腿,姐夫们给你垫点钱也不是不可以。」

大姐不满道:「父母养你这么大,你可别让他们二老寒了心!」

我:「咋的?单独送礼就寒心?跟你们一起送就暖心?」

大姐语塞,二姐接着聊。

「我们当姐姐的都是为你好,三姐妹一起送那得多好看,父母脸上有光,我们也能落得别人羡慕。」

我了然:「哦~原来姐姐姐夫们是为了做面子啊!」

聊天屏幕暗了一会儿没人说话,我想了想做了决定。

「大姐二姐你们要送多大礼都可以,我有自己的打算,你们放心,绝对不会丢了父母的脸。」

我的意思很明显,别来沾边我。

大姐夫阴阳怪气发来语音。

「哎哟哟,三妹长大了,我们就别管人家了,看她能送多大礼吧,别到时候被赶出家门,可怪不了我们!」

我不甘示弱:「那姐夫记得带一副度数高点的眼镜哦,免得瞎眼看不清!」

发了个略略略的表情后我退了群。

也不是我不近人情,实在是每次好人都是他们做,背锅的从来只有我。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村里宴席做寿攀比之风盛行,哪怕有些人家穷,子女拿不出钱,也得打肿脸充胖子。

姐姐们大概是忘记了,爸爸五十岁时逼着她们借钱送礼的场景了,那时候我还小,为了他的面子,还差点被他卖给了邻村的瘸子。

是妈妈以死相逼,我才逃过一劫,可宴席过后,爸爸秋后算账,我妈被他打的遍体鳞伤,落下一身的病根。

看在妈妈的面子上我决定提前一周回去,给她置办点金银首饰什么的。

结婚几十年,爸爸把钱捏的死紧,妈妈一根银链子都没得到过,就这我爸还老嚷嚷着他没钱。

日子过的跟五保户似的,我寻思难道他把钱拿去养小三了?

镇上就有金店,我先买了项链戒指和手镯,正准备付款时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

「这不是蒋媛吗?赚钱啦?买的起黄金啦?」

三姑拉过我的身子上下打量,表姐跟在她身后尴尬的朝我笑笑。

「三姑好!」我笑着打招呼。

她打量完我,又朝柜台看去。

「啧啧,看这金链子细的,真寒酸。」说完她扔了项链,还炫耀似的仰起头。

我这才看见她脖子上的大粗链条,差点没笑出声。

「哇,三姑这链子真豪,我假货都不敢买这么大的。」

「那是,你那点钱够买啥,这是你表哥孝敬我的,你妈没儿子,可不能比。」

看着一旁表姐羞恼的脸我忍不住道:「是吗?表哥对您真好,真孝顺!」

可不是吗,一条假货,差点没孝死。

三姑跟我一起回了家,妈妈老远就跑过来帮我拿行李,心疼的挽着我说媛媛瘦了。

我爸坐在牌桌上头也没抬,开口就是叫我赶紧去喂猪。

我看看自己的手,虽说近几年悄悄投资的养猪场赚了不少钱,但猪仔们还没资格让本小姐亲自喂养。

我掏出一叠钱啪的扔在桌上。

「爸,要不你去喂?」

他吓了一跳,正要发火,我妈指指桌上的钱,他瞬间哈哈笑换了一张脸自己去喂了。

一万块换来我妈休息一天很值。

晚上我当着来帮忙的乡亲的面亲手送了妈妈三金,三姑说我显眼包。

没办法,如果悄悄送,爸爸又会把值钱的都收走,私吞了。

「老三,你现在在哪里上班?多少钱一个月,怎么没给老子寄点回来。」

见我出手大方,爸爸一脸怀疑,恨不得我将裤兜翻给他看,生怕我藏了巨款。

「没工作,我辞职了!」

听到这话,他顿时火了。

「辞职?那就是没钱了,没钱你还敢指使你老子喂猪。」

说着他拳头就要落下来,院外突然响起汽车声音。

是大姐二姐他们回来了,大家围着黑色的大奔和白色的某马吹捧半天。

妈妈陪着我远远的看着,轻声安慰我。

「媛媛也会有的,别羡慕!」

额...两辆车而已,羡慕不至于,我公司楼下停了一排。

我在姐姐们的脸上看到了得意和众星捧月的优越感。

爸爸享受着左邻右舍的羡慕,热情的招待他的两个好女婿。

我感叹姐夫们的待遇跟十年前的冷板凳天差地别啊,不过他们贵人多忘事,不介意,那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大姐二姐从前算是白挨揍了。

他们带回来的礼物堆满了一间屋子,我特意进去看了看。

不错,包装大,充充场面足够了。

真金白银名酒香烟是一样没有。

客厅里,姐夫们正在给老父亲画饼。

「爸,你放心好了,歌舞团已经安排好了,花了这个数,团里还有明星呢!」大姐夫张开五根手指晃晃。

我就纳闷了,哪个明星只花五万能请到?改天我得好好看看,以后公司活动就请他了。

二姐夫接着道:「不止呢,我还为咱爸请了焰火团队,白天晚上都放,热闹!」

什么?本市的焰火不是被我全部购置了吗?二姐夫的焰火团队到时候能放啥?

正愣神间,姐姐们那边的谈话声音大了起来。

「三妹怎么拿得出手,这黄金也太小了。」

「妈,别带了,赶紧取下来,看着像假货,带了伤身体!」

二姐说着就要动手,妈妈赶紧捂着脖子阻止。

「媛媛的心意,假的我也戴。」

我感动死了,扑过去拥住妈妈,歪着脑袋让打麻将的三姑证明。

三姑抽空敷衍:「这我可以作证哈,三丫头买的细是细了点,但确实是真的,倒是你们两个丫头,给你妈买啥了?」

不得不说,三姑有时候不是单独针对我,她还爱看大姐二姐的笑话。

二姐悻悻摸了摸鼻子嘟囔:「到时候就知道了,我们的礼金可不是三妹能拿得出来的。

我倒是有点期待了,多少钱能大过我的百万巨款。

爸爸说给我分配了房间,我心里咯噔一下。

果然他指了指楼梯间下面狭小的空间。

「等会儿叫你妈给你个毯子,你就住里面吧!」

阴暗的小空间里散发出阵阵霉味,住一晚能得绝症那种。

他打着哈欠要离开,我抢先挤到他前面。

「我要睡楼上!」

「不可能!」

我不跟已婚的两位姐姐抢大屋子,但楼上明明还有一个小房间,装修的极其温馨。

下午放行李时,我还暗自高兴,以为爸爸转了性,现在看来,那间屋子的主人另有其人咯!

说到楼上那间房,爸爸脸色大变。

「你给劳资想都不要想,那是留给贵客的!滚!」

最后我窝在沙发上将就睡了。

睡前还在想什么样的贵客能占了楼上唯一带厕所的房间呢?这场宴席我是越来越好奇了呢。

为了这次寿宴,爸爸可是下了血本,宰了两头猪,鸡鸭全杀了。

他指使我洗菜,洗碗,打扫卫生。

可今非昔比,本小姐主打一个没听见,我笃定他这几天顾着面子不会对我怎么样。

「哪位是媛媛小姐?」快递员拉着一车快递送到了家门口。

「我我我!」

我挤出人群,跟着快递小哥一起搬东西,车上红彤彤一片,都是我定制的桌布,灯笼,条幅,还有红布,和寿宴背景 Kt 板。

当所有东西挂满院子,爸爸盯着背景板上「祝亲爱的母亲生日快乐!」的字样气的满脸通红。

其实就连纸杯,条幅,气球这些装饰品我都故意没写任何关于父亲的字眼。

从小他不是家暴我们,就是打骂妈妈,在我心里,他担不起父亲二字。

爸爸抬手就想扔了这些布置,但他迟疑了,强烈的虚荣心阻止了他。

最后,他拿着同色笔在「母亲」旁边认真描了半天,加上了父亲二字。

真亏他想得出办法,歪斜的字体也妄想以假乱真。

转眼到了寿宴前两天。

这天,村里乡亲都来帮忙了,院子里足足坐了十几桌,预计晚上人会更多,因为离的远的亲戚都陆陆续续提前到了。

除了两位姐姐,姐夫,我爸把所有亲戚都安排住进了镇上的酒店,挂了大姐夫的帐。

两人一间房,酒店住的满满当当,姐夫当场脸都青了,我捂着嘴偷笑。

活该,让你充大佬,显着你了。

可独独有一对母子,我爸热情的把他们迎到了二楼那个我没住上的房间。

三人进去就关上了门。

我瞧瞧姐姐,又看看姐夫,这次他们神色奇怪,默契的什么也没说。

我跑去厨房问妈妈。

闻言她停下的炒菜的手,「那是你爸远房表妹。」

真的吗?只是表妹,那为何锅里的菜都糊了,妈妈还如木偶一般红着眼睛,像是被抽了魂。

我冷哼,既然父母缘分已尽,那我就帮妈妈散了吧!

「表姐,你帮我查查...」我拿出手机给表姐发了信息,叫她查清楚那个女人所有的底细。

连三姑都不知道表姐其实是在我公司上班,她平日老被我外派,所以三姑觉得她女儿也是个没用的无业游民,日常偏心她那宝贝儿子。

可怜表姐都买了几套房了,没人享受,哎。

晚上吃饭那对母子也没下来,说是十二岁的孩子舟车劳顿,累着了。

我爸端着托盘,挑了些牛肉,蒸虾,荤素搭配,轻手轻脚上了楼。

啧啧,真是千年铁树开花,难得一遇啊。

我妈可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婚姻带给她的只有无尽的打骂和折磨。

直到半夜,我爸都没出过那个房间门。

大姐夫和二姐夫坐在客厅里看似平静无波,实则竖着耳朵听动静呢。

姐姐们觉得在老公面前丢了脸,早早的回房睡了。

妈妈把我喊到她房里,然后就弓着身子到处翻找。

她从柜子里拿出好几件旧棉衣,用剪刀轻轻划开。

「20,50,50,100....」

她数啊数,数了好久。

「媛媛,这里正正好 5000 块,是妈妈偷偷存的,后日宴席你拿来送礼,这样你爸就不会怪你,给你脸色看了。」

妈妈一脸慈爱,轻轻把那一叠厚厚的钞票放进了我手里,我眼里如同进了沙子,胀的睁不开,手里细碎的零钱好重好重。

鼻头一酸,我扑倒妈妈怀里,心里发誓这次一定要把她带走。

「你们在做什么?」

爸爸进来时正赶上妈妈往我口袋里塞钱。

他顿时黑了脸,提着扫帚就要打人,眼见情势不对,妈妈赶紧拉开我,挡在了我身前,而她自己重重挨了一棍。

爸爸扔了扫帚直接揪起妈妈的头发,脸上横肉暴起。

「我说呢,家里有些账总对不上,原来身边躺了个贼!」

妈妈忍着痛护着我解释:「不是的...这些是我捡工人不要的瓶子换的...」

我心里巨震,这些年,她竟过着捡垃圾赚零用钱的生活!

想到偷偷寄回来的钱都进了爸爸的口袋,我忍不住要暴走还手,妈妈按着我。

「媛媛,外面人多,我们算了...妈妈没事的。」

说完她转头扑通跪在地上求爸爸,还说以后卖瓶子的钱都给他。

爸爸私生子都这么大了,妈妈还过的这么卑微。

这一幕深深的的刺在我的心把把上,我轻轻扶起她。

「爸爸不就是要钱吗?这张卡里不少于这个数!」

我扔出一张银行卡,两手食指交叉,做了个十的动作。

妈妈紧张的问我哪里来的钱,是不是委屈自己了,我摇头笑笑。

爸爸却捧着那张卡喜笑颜开:「你管她哪里来的,就算卖身来的老子也要。」

闻言妈妈泪流满面,我暂时也懒得解释了。

爸爸期待已久的寿宴终于到日子了。

楼上那对母子今日穿金戴银,一身红色旗袍相携着走下楼来。

表姐悄悄将文件袋递给我。

「你们家这亲戚咋打扮的跟她过生日似的?」

那是,她这样打扮才称了我的心意呢,毕竟她这一身都是我爸婚外情的证据。

在一阵哄闹惊叹中,歌舞团一路吹吹打打进了门,随之而来的还有两位姐姐的大礼,好戏终于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