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赵三是村里书记,很想为村里做点事,特别想把村里河堤筑高一点。因为一到雨季,河水就会漫过河堤,淹没了村民的水稻,碰上雨水多的年份,有些村民会颗粒无收。

但苦于村集体经济不发达,拿不出钱来筑堤,赵三多次跑到区水利局无果之后,硬着头皮去找在省水利厅的钱处长。

赵三为什么是硬着头皮去找钱处长呢?原来钱处长是赵三初中时的同学,当时钱处长同一位女同学关系很好,赵三把钱处长告到了班主任那里,班主任把钱处长的父亲请到了学校,钱处长在父亲的干涉下硬生生地同女同学断绝了关系。此后,钱处长再也没有同赵三说过话,见面总是愤怒的样子,现在这位女同学是赵三的老婆。

现在赵三找钱处长,担心钱处长不会见他,但为了村民的利益,赵三硬着头皮去求钱处长帮忙。赵三找到钱处长说明来意之后,钱处长也不计前嫌,还比较敬重赵三为村民着想,但一块业务不归口钱处长管理。钱处长把赵三带到了负责河道整治的孙处长那里,孙处长也说全年的计划和预算都下达到各县,再也没有办法更改,只好待来年再想办法了。

这时正好是吃中饭的时间点,上门不打笑脸人,钱处长请赵三到机关食堂吃工作餐,孙处长也关上办公室的门,一道同他们到机关食堂。

机关食堂对赵三来说是一个神秘的地方,经常听人说省级机关食堂天天像酒店的自助餐,只有你想不到的山珍海味,没有你吃不到的美味佳肴;不怕你多会吃,就怕你肚子填不下;不怕你多有钱,就怕你进不来。赵三在想平时没有资格也没有机会进机关食堂,这一次借老同学的光也进去体验体验省级机关领导的嗞味。

进入食堂后,钱处长让赵三跟在他后面排队,孙处长跟在赵三后面。在排队过程中赵三在想,不是说省级机关食堂有漂亮的服务员把饭菜送到每个人面前吗?都四五十岁的人了,吃个饭还像小学生一样排队,真没劲!

排队轮到了钱处长,钱长处打了两荤两素,外加一份汤。钱处长让赵三喜欢吃什么就打什么菜,赵三看了看菜品,总共八个菜,菜的品种也是大众化的,基本没有挑选余地,就对打菜的师傅说,除了青菜之外,其他的都一样。他们离开时,钱处长刷了一下脸,显示扣除三十元金额。赵三惊叫了一声,这么贵?这一声惊叫引来了很多人的注视,钱处长连忙向赵三解释,他自己只需要十元钱,有十元的补贴,赵三吃饭没有补贴,所以算二十元,总共三十元。

钱处长带着赵三找到吃饭的位置之后,孙处长也跟了过来。赵三有机会进入机关食堂,是体验一把省级机关干部生活的,没有想到就这饭菜同普通农户家的饭菜没有区别。钱处长和孙处长边吃边聊,赵三忍不住想知道平时听到的机关食堂同现实机关食堂的反差,所以问他们两位,你们平时也是这样吃吗?钱处长和孙处长都给予了肯定回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赵三本来不想再问下去,但看到钱处长和孙处长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不无感慨地说,现在社会上到处在传说,省级机关食堂不但菜品数量多,而且菜品质量高,各种菜品和大米还是特供的,更重要的还是免费,外加漂亮的服务员服务。我看你们吃的这些青菜、南瓜,在我们农村不是用来喂猪就是烂在田里,但在你们省级机关食堂里还能卖钱,这些蔬菜是不是在高山或者在特殊土质中种植的特供蔬菜?

钱处长和孙处长笑了笑,摇了摇头说,这些都是社会上乱传的,今天你真实体验到了,就不会相信社会上乱传了。

孙处长放下筷子突然停顿了,一脸严肃地问赵三,你说你们村里这些菜、瓜果都用来喂猪和烂在地里?赵三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青菜和南瓜喂猪,钱处长和孙处长正在吃青菜,不就是说他们是猪吗?赵三连忙道歉说,自己不懂得说话,得罪两位处长了。

孙处长摆了摆手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整个机关食堂是我一位开酒店的表叔,通过招投标承包的,如果你们村的蔬菜没有销售渠道的话,我可以把叔叔介绍给你,酒店加上机关食堂,用量是非常大的,只要蔬菜的品质没有问题,你提高河道筑堤的钱就有了。

这一次,赵三不但体验到了省级机关食堂的食谱,也体会到了省级机关干部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