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旋律一旦响起,一定能唤起你对青春的回忆。

今年9月初,随着音乐综艺《时光音乐会》第一期的播出,歌手Tank吕建忠凭借一首许久没有再唱过的《三国恋》勾起广大90后网友的回忆杀,表演的视频在B站播放量已经超过160万,许多人在评论区留言感慨:爷青回。

在节目中,Tank自述的经历让许多人只觉可惜。这位曾和陈奕迅一同入围金曲奖,写出过《专属天使》《千年泪》和《如果我变成回忆》等代表作的歌手,却在其生涯巅峰期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淡出娱乐圈养病,几乎消失在公众视野。

但在娱乐圈“消失”的那段时间,Tank从未放弃过做音乐。他依然在写歌,时不时在网络平台发布自己的作品,还独立制作过一张公益专辑《新计划》。空闲时候,他还会投身公益,去给山区的孩子上音乐课,为那些有天分的孩子提供力所能及的资源。

对他来说,音乐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因为如果人没有音乐的话,就像看世界都是黑白的。”在11月末的长沙,南都记者见到了正在为巡演作准备的Tank。

从广州到北京,再到长沙,这是他巡演的第三站。他正在克服心理和生理的双重障碍,慢慢适应舞台,表演的曲目从之前两站的10首增加到了15首。巡演的主题是“关于爱和勇气,再出发”,这也概括了Tank的2023年——这位阔别舞台已久的歌手,选择带着爱和勇气再度出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舞台适应进行时,希望变强大

去年5月,Tank通过专辑《倔强的树》正式宣告复出,他还在B站和抖音开通了账号,时不时发布视频与歌迷互动。但几乎仅止于此,他拒绝了绝大部分的演出和综艺邀约。

对于患有家族遗传性心脏疾病的Tank来说,登上舞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舞台上过快的心率会让他的心脏无法负荷,早年间有不少关于他因心脏问题中断演出的报道,这也让他对舞台阴影更深,雪上加霜。

“这是我一开始要重新出来最大的阻碍和问题。”Tank对于工作有要求,始终希望能呈现一场完整的演出,“如果我没有办法胜任这个舞台,唱到一半下来,第一个很对不起厂商,第二个对不起来听我唱歌的人,再来就是对不起我自己。”

去年,Tank原本要在一场跨年晚会上进行演出。但转居幕后多年再面对上万人的舞台,他难以自控地紧张,心率在候场时跳到了一个可能危及他生命的数字,无奈之下只能放弃上台。“对我来说反而是一个警惕。”Tank说,虽然会对自己失望,但那次经历也让他更加明白要慢慢来,“至少我知道一开始没有办法强求自己,让我知道要如何慢慢地去克服自己。”

转折出现在今年8月。经历了一个多月的心理准备之后,Tank在成都举办了一场小型歌友会,他主动提出要参加表演前的歌迷大合唱环节,但在临上台的时候仍然感到紧张,甚至想过要回头,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场。让人庆幸的是,粉丝的歌声给了他力量,也让他有适应舞台环境的时间,最终顺利地完成了表演。Tank还记得他走下舞台时如释重负,说的第一句话是:“终于结束了!”这次演出让他产生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成就感,也给予了他更多信心,愿意去挑战下一次舞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下一次挑战来得很快,他被经纪人“半哄半骗”地推去参加了《时光音乐会》的录制,在成都歌友会结束的隔天便飞往长沙。“很多工作人员都说放心,那个节目是没有观众的,所以不用担心,就是艺人聊聊天而已,是很好玩的综艺。”Tank笑言,他从接到通知到正式录制只隔了一周,“有点像是被骗去的,对不对?”

在录制之前,Tank做了很多心理准备,毕竟距离他上一次录制内地节目已经过了太久,全是摄像机的真人秀环境也让他感到陌生。在紧张情绪的影响下,他又一次感受到了身体的不适。节目PD至今记得,自己察觉出他的状态不对,将他从录制现场带回了休息室,全程Tank都在自责耽误了节目录制,不停地向节目组道歉。

聊到节目录制过程中印象深刻的事,除了这段小插曲,最让Tank感慨良多的瞬间还是众人陪他一起唱《三国恋》。Tank告诉记者,自己当时是“狗急跳墙”。台本中原定是他独自上台表演,但他实在是太过紧张。“我自己上去的话我一定唱不了,我自己上去的话,唱到一半,我肯定也会完成不了这首歌。我就想既然这样子,我试试看看大家愿不愿意跟我一起上去,如果愿意那当然最好,不愿意的话,我还是硬着头皮上去。”出乎他意料的是,所有人无一例外地爽快同意了这个提议。这让Tank在感动和感激之余,产生了一些愧疚感,因为他请求时预设了对方不同意的可能性,反倒显得生疏客套。“但是我一问他们就愿意,没有任何理由,大家反而把我当做很真实的朋友。”

节目播出之后反响很好,先后通过了两次考验,公司也和Tank商量,以此为契机筹备起他的个人巡演。因为身体原因,Tank并不能进行太高强度的表演,广州站和北京站的表演曲目不算多,只有10首,但在第三站长沙,Tank总共表演了15首歌曲。“可能导演觉得我已经适应了舞台,就把我的歌增加几首。”他在接受采访时忍不住打趣,转而又真诚地表示,“其实我觉得这是好事,让我适应舞台的能力可以越来越强大,可以让更多人听到我很多的作品。”

当晚的演出中,记者观察到,尽管仍然需要不时下台休息,Tank总体也比在前两期节目中的状态要自如不少,还可以语气轻松地和歌迷们开上几句玩笑。

2

带更多作品,来和“老友”会面

在演出当天,Tank参加录制的《时光音乐会》最后一期也在电视上播出。他在节目中表演的新歌叫作《老友记》,是参加完第一次录制之后创作的新作品。11月28日,《老友记》发布了正式音源,由Tank和师姐Ella(陈嘉桦)共同演唱。“我们各自变得很成熟。”谈及和Ella再次合作,Tank表示以前一起合作的时候双方都还年轻,工作也比较繁忙,现在两人会有更多的交流,从工作聊到生活。他还爆料称,Ella一直提醒他要好好保养身体,还会不时用“审问”的方式关心他:“昨天有没有早睡?有没有熬夜?”

在Tank看来,这首歌虽然名为《老友记》,但其实可以形容很多长久陪伴的关系。他最喜欢的一句歌词中,连续出现了3次“陪你”。“这3次‘陪你’有很深的意义,是我从过去一直到现在还有未来都会陪你。”于他而言,默默守候的歌迷同样是他亲切的“老友”。在Tank鲜少露面的那些年,歌迷们总是会在他的微博评论区留言表达对他的想念和关心。对歌迷来说,Tank的音乐已经和他们的青春岁月交织在一起。

长沙站巡演的场地外,主办方设置了一块留言墙。来自全国各地的歌迷们在留言墙上写下了想对他说的话。其中,有人写下“谢谢你,我的童年返场”,也有人写下“你就是我青春的回忆”。

歌迷小葵和朋友从广西自驾8小时赶来长沙。在出发前,她特意剪回学生时代的平刘海,发了一条朋友圈:“赴一场青春的约,去看看18岁的自己!”小葵今年30岁,Tank的音乐作品陪伴了她从初中到高中的6年。高中毕业后,小葵为了关注他专门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发的第一条动态也是:“老大,最近过得怎样?”“我过几天就过生日了,这次来看他,也是给自己一个生日礼物。”小葵告诉南都娱乐,小时候的她曾经想去台北看Tank演出,但没有能力去看,这次终于实现了愿望。初二那年,小葵没能买到Tank的CD,同为歌迷的好友便把自己的CD放进CD机,对着电视为她录下了一盒磁带,那是小葵收过最好的礼物之一。而这次演出,她举着手机录下了Tank 的表演,将这份满含着青春回忆的影像礼物又送给了当年的好友。

而对Tank来说,他也一直关注到歌迷的支持。在他眼里,多年来一直陪伴和鼓励着他的这些歌迷早已是形影不离的家人。“我还是很感动,这么多年没有出现在荧幕上,还是有人记得我,有人一直在关注我的作品和我的动态,这是很难得的。”Tank说。回报他们最好的方式,就像歌迷在演出中传达的那样:能够在身体健康的基础下跟大家多见面,出更多好歌。

据南都娱乐了解,这次巡演还会去到上海、成都、杭州、台北和吉隆坡。Tank透露,他正在陆续推进与其他艺人的合作,也会考虑参加更多综艺节目,新专辑也在筹备中,“希望明年可以发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南都娱乐×Tank

如果人没有音乐的话,就像看世界都是黑白的”

南都娱乐:对你来说,音乐的意义是什么?

Tank音乐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因为如果人没有音乐的话,就像看世界都是黑白的。只要有音乐,我们才会感到身处的地方是彩色的。就像一个独白里面,如果没有音乐的话,它就是一个很单调的画面;如果有音乐,显得这个画面更有感情,会更丰富。

南都娱乐:你创作一首歌一般需要多久的时间?

Tank有的时候一天就可以完成,有些时候需要两个礼拜甚至到一个月。写得最长的一首歌,都不是在我的专辑里面。给自己的创作会简单一点,因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给别人创作的话,你可能还要了解TA的声线,还有TA的风格,唱歌风格,还有唱歌的技巧,还有音域都要考量到,所以需要更多时间。

南都娱乐:有评论说你的歌一听还是以前那种味道,你觉得这些年来自己在创作风格或者表达风格上有什么变化吗?

Tank我一直也很想要创新,把自己的风格转换一下。我有尝试过,但是唱片公司不建议,因为他们认为我的辨识度就在这里。如果我把风格改变,他们没有办法履行。但是我觉得如果一成不变的话,一直停留在过去,终究还是会被淘汰。所以对我来说,我还是希望去尝试新的风格、新的乐风。

南都娱乐:你在创作之中会有意识地考虑更多当下听众的喜好吗?

Tank当然会。如果观众不喜欢的东西,你一直硬塞给他,他也不会买单,他也不会喜欢。就像今天你去餐厅吃饭,老板推荐难吃的东西给你,然后他说这是我们本店的招牌,你一定要吃,你们想吃吗?不会。你会想要去吃这家店,就表示这家店有你喜欢的东西,老板推荐你不喜欢的东西,你就不会再想要来这家店了。虽然我的音乐风格有很多,我硬是推给你你不喜欢的乐风,以后你也不会想听我的歌。你喜欢的乐风刚好我这里也有,我当然愿意大量去写这样子的风格。我不是为了多赚点钱,我还是会有新的创作,只是我不会逼你去听,拿一张专辑都是这样子的东西给你。

采写:南都记者 余晓宇

图片: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