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万茂山下,有一个很小的村庄,村庄里只有二十七户人家,加起来不到一百四十个人。其中有一户人家,家里只有一人,叫李三。李三是个猎户,他的箭术很高超,不论多大的野猪,他三箭都能射死,所以他有个绰号,叫李三箭。

村庄很小,人口也少,而周边地方很大,尤其是万茂山,相当广阔。所以,在最初的时候,这里的人活得轻松自在,大家靠打猎就可以养活全家老少,还有结余。

慢慢地,人口多了,光靠打猎不行了,大家开始另想办法,经过了许多年,大家生活已经稳定了。每一家每一户的人们,都是靠打猎,外加采摘,以及种植庄稼为生。那会儿粮食产量也不高,所以为了获取更多粮食,大家往往开垦很多土地,有些人连山腰、山下都种了。

不久前,李三箭父母去世了,那一年瘟疫,死了许多人。

父母去世后,家里就只有李三箭一个人了,他没想过娶妻生子,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他已经习惯了。所以,他不再种地、采摘,靠打猎就够了。若是想要点其他的东西,李三箭就用猎物或者猎物的皮去和别人换。

自从父母去世后,李三箭成天沉迷打猎,他还特别喜欢吃野味。当初就有郎中告诫过村中人,少吃野味,容易得病,但李三箭不听,只要他打猎得到的动物,他都尝过,小到一只鸟,一条蛇,一只老鼠,大到野狼、黑熊,老虎等。

这一天上午,李三箭又背着弓箭,藏好匕首,带着绳子上山了。绳子是绑猎物的,找一个棍子,猎物绑在棍子上,就可以挑着下山了。如果猎物很大,也可以绑在棍子上拖下山。

上山之后,李三箭慢慢爬到山腰处,开始物色目标。结果忙了大半天,他没什么收获,只射死一只大鸟,两只兔子,好容易发现一头鹿,那鹿还跑了。李三箭不甘心,继续往上爬找猎物。

此时,天色已晚,李三箭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他艺高人胆大,天黑也不怕,拿出来肉疙瘩啃了。忽然,旁边窜出来一头牛犊子似的野猪,朝着山上疯狂跑去,好像看到了老虎一样,一边哼哼一边跑。

李三箭来了精神,肉疙瘩塞到怀里,放下猎物,急忙跟着野猪。走了大概二里多路,已经到山顶了,李三箭忽然听到一阵嘈杂声,似乎有很多动物。他大喜,以为可以尽情猎杀了,于是趴下身子,慢慢地往上爬,并抬起头来看。

只见山顶上有一片空地,相对来说平坦,还有不少石头,有许多动物正聚集这里,天上飞的,地上跑的,草里爬的,应有尽有。看动物所处位置,似乎跟它们地位有关系。

其中,老虎坐在中间高处的石头上,俨然是王者;老虎后面的树上,则有雪鸮、猫头鹰、大鹏、巨雕,虎视眈眈的看着周围;老虎左右,有大野猪、公狼、野牛、黑熊、猩猩、白猿,再往下还有梅花鹿、黑马、狐狸、兔子、山龟、长虫……

只见那个刚才狂奔的野猪,正气喘吁吁地说:“报告,虎大王,我去山下打探了……老神仙……没有啊……我没看到……”

虎大王一挥手,野猪到旁边水池里,猛喝一大口水,累得瘫坐在地上,只顾喘着粗气。

没多会儿,又一头野猪跑来了,它一口气冲到虎大王跟前,说道:“来了来了,瘟神大人来了,距离本山头大概还有一千里。”

“报告虎大王,瘟神大人距离本山头不足百里。”

“报告虎大王,瘟神大人已经到山下。”

野猪一个接一个跑过来,不断报告着。听说瘟神大人已到山下,虎大王连忙起身去迎接。李三箭也不害怕,仔细一看,山下果然有一人,眨眼间到了。此人浓眉大眼,身高八尺,头戴火色冠,身穿火色袍,连鞋子也是火色,手里还拿着一个火壶,火壶里不断冒着火苗。

“张大人,可把您盼来了啊!”虎大王率领一众大小,连忙恭敬施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别二十年,虎大王风采依旧啊!”红衣人看了看虎大王后面,忽然叹了口气,“唉,再次相见,居然有一大半……都不见了。”

虎大王一听,黯然落泪,说道:“是啊,张大人,五方瘟神,每隔四年来一次,咱们二十年才能见一次面,二十年说起来不长,可是对于我们这些生灵来说,是很难熬啊。倘若修行有道,还能延年益寿,否则不少生灵都熬不过去,寿命太短了。更可怕的是,那些人类实在太狠毒了。”

虎大王刚说完,一群飞禽走兽都拥上来,纷纷诉苦。

野猪大将军率先开口:“我们为了生存繁衍,一胎能生八个甚至十二个,一年生两胎,即便如此,还是架不住他们的弓箭,我那……我那子孙兄弟,家家都是几乎死绝啊!你们四年来一次,短短四年,我们族类数量骤减,从原先的一千多,现在不到五十只,除却老幼,精壮者不足二十,实在令我心碎啊!虎大王的哨兵,都是我们充当,已经从当初的一百只,减少到只有五只了!”

虎大王叫旁边的野猪过来,扶着野猪大将军坐下休息。

黑熊大将军也哭着说:“我们熊类何尝不是如此呢?我们迁移到这里来的时候,周围还没有人呢。那时候多好啊,我们在山中多快乐啊,不用担心,不用害怕,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玩。可自从人来了后,我们睡觉都要睁一只眼,唯恐一支长枪暗箭飞来,要了小命。即便如此,我们家族也几乎死绝,如今山中只有四头黑熊了,不到原先的百之一,我真希望年年都能看到瘟神啊!”

那红衣瘟神说:“没想到人类杀戮如此厉害,难怪你们又少了一大半,这真是太过分了。”

白猿校尉也过来了,他说:“猿类也是灵中之长,与人类相近,据我祖上的祖上说,人和猿类原本一样,有着共同的祖先。在猿类中,白猿尤其好,乃是祥瑞。可即便如此,我们白猿也被大肆捕杀,他们太狠了。这片山中,原本有百十个白猿,如今……如今只剩下我自己了,我昨日,差点想不开啊!多亏虎大王劝慰了,又说瘟神大人今日降临,我才没有撞山而死。我活着,就是要看人类遭到瘟疫,如此方能稍解我心中的痛恨!”

听到这里,李三箭已经想起来了,这瘟神就是人们供奉的南方瘟神,叫张元伯,所以虎大王叫他“张大人”。

此时,飞将军猫头鹰也落在了石头上,他没开口,张开了翅膀,只见它左边翅膀上,居然有五六个大拇指粗细的小孔。

“去年我去山下寻觅食物,你们都知道,我的食物是田鼠、蛇虫等。田鼠多了,偷吃庄稼,传染疾病,我吃田鼠实际上也在帮人类。可是,我只是叫了两声,他们便说我是坏东西,还说我只要一叫,就会把人叫死了。于是,即便那些不打猎的人,看到我也要打死我。这些年来,多次死里逃生,身上到处都是伤,若不是我命大,只怕有十条命也不够用啊!我们枭类,就因为背着恶鸟的名头,惨遭捕杀,至今只剩下我一个,真是痛杀我也!”

猫头鹰说完,大叫一声,昏死过去。旁边的鹰郎中看了后,赶紧叫人把猫头鹰拉过去,紧急救助。还好,猫头鹰醒了,他只是伤心过度,没有性命之忧。

“要说这个,我们狐狸最惨。倘若他们饿了,吃了我们,倒也罢了。可实际上,他们不仅要吃我们的肉,还要用我们的皮做成狐裘,用我们的毛来做笔头。嘿嘿,要了我们的命,穿着我们的皮,却说要爱护万物生灵;用我们的毛发做笔,满纸写着仁爱、忠义、自然、大道,真是可笑,可耻!我们的祖先白狐,也是祥瑞,是狐仙,可现在也在他们笔下,成了妖孽,我真是恨不得把他们都咬死。”

一只红毛狐狸低声说着,他咬牙切齿,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你们放心,本瘟神此次下界,就是来散播瘟疫。天帝也知道,人类太多,万物遭殃,所以定了规矩,每隔四年,就有一位瘟神下界,这样就能带走许多人命,大家伙的日子,也就能好过一些了。”

“谢谢瘟神啊,谢谢瘟神啊!”虎大王很感激,带头跪下磕头。一时间,漫山遍野都是动物在磕头。

“好了,今夜三更,本瘟神正式开始散播瘟疫。你们放心吧,不出一个月,就会有很多人死去,这里的人,也会少许多。”

“多谢瘟神,只是你们不能多来几次吗?人类不死,灾难不止。他们实在太坏了,只有大规模瘟疫之后,人类数量减少,我们才能好过啊。我们真希望,你们年年来啊!”

李三箭听了,心中大骇,难怪每隔几年就会有很多人死去,原来是这样!他不敢再下山,躲在草丛里,也不敢休息。

三更之后,动物们慢慢散去,直到天亮,李三箭也不敢下山,他怕染上瘟疫。于是,他走到稍远的山腰,就在山林中生活。一个月后,他听到虎大王说瘟疫结束,才再次下山。

回到村里后,李三箭发现,村里果然死了不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