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 | 许又史

编辑 | 许又史

老人们常说人吃五谷杂粮,这五谷指的便是稻子、黍米、高粱、大麦、豆子,同时也是我们国人的主要食物。

在古时,人们主要的粮食作物不止五谷,而是“六谷”,只是后来随着时代的更换,这第六谷被老祖宗给淘汰掉了,没了人吃,慢慢的也没有人再种植了,这才有了我们现在所说的五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近几年,这个曾被我们老祖宗给淘汰的粮食却在国外发扬光大,不仅如此,还摇身一变成了“土豪米”,每年以100-200元一斤的高价“杀回”国内进口粮里。

别看这价格高的离谱,却有一堆人扎堆的去买,为什么被老祖宗淘汰的粮食,只是去外国转一圈就又有人追捧了?既然大家都喜欢吃,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大力种植呢?

“天然无污染,北美五大湖出产,营养十分丰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好的野生大米!”

一位外国博主曾这样介绍这款牛气哄哄的米,并称它是谷物中的鱼子酱。搞笑的是,后来有人发现这个被吹捧的高价野米,居然是当初被我们淘汰不要的菰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在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菰米是什么,其实菰米在我国的食用历史十分悠久,早在先秦时期,人们就已经开始种植菰米了,不少古人诗中也都曾出现过它的身影。

像李白的“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雕胡饭便是菰米。再有杜甫的“滑忆雕胡饭,香闻锦带羹。”白居易的“滕花浪拂紫茸条,菰叶风翻绿剪刀。”

后来在周朝时期,菰米的种植面积逐渐扩大,食用的人也变得多了,于是就被列为了六谷。菰米不同于我们日常食用的大米一样,由于本身富含菰红素,所以菰米的通体是深红色,整体看上去有点像红黑的细钉子。

到了唐朝时期,菰米逐渐不被人们重视,在唐朝中晚期,菰米直接在六谷之中被除去名字!其最主要原因就是产量太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菰米和水稻的习性类似,都是长在水中,一般常在池塘、沼泽、水田边见到它们。所以传统收割方法对菰米来说并不适用。

再加上菰米成熟后茎秆高达2米,夏秋时期接穗,菰米一旦成熟就必须及时收割,不然就会自己脱落。最麻烦的是,菰米的成熟期并不统一,因此在古时要去采集菰米非常的麻烦。

除了产量低菰米还有一大缺点,脱壳困难,原本采集菰米已经很艰难了,但由于菰米本身质地酥脆,因此在脱壳过程中极其容易折断,生产成本自然要比别的粮食要高。后来人们还发现菰米十分容易感染黑粉菌,一旦感染了黑粉菌,菰米便再也无法结出种子。这样的现象在那时饥荒年代可以说是雪上加霜。

不过好在因祸得福,人们后来发现感染黑粉菌后的菰米根茎会膨胀变粗,于是好奇的农人们尝试将菰米根茎煮熟,发现口感鲜嫩甜滑,远比菰米要好吃很多,更重要的是对身体是无害的。而这个美味的根茎就是现在的茭白。

综合上述来看,我们老祖宗淘汰菰米就是因为它没有太多优势,性价比不高。并且在吃的方面,你永远都可以相信我们华夏。毕竟如果菰米真如他们所说的这么好,那早在几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必定会用尽一切办法将其“驯服”。

好笑的是,这个被淘汰的菰米摇身一变成了高档次纯天然食物——进口北美野米,在近些年以1斤售价超过100元的高价重回国内,号称是“谷物中的鱼子酱”。商家宣称野米有“奇特的营养成分及药效”,是一种“长寿米”。

面对被吹的天花乱坠的天价米,居然有不少国人蜂拥而上的购买、追捧。试问如果真的像外国人说的这么好,那他们为何不留着自己吃?反而大量出口中国。

如今人们生活水平提高,想吃什么都能吃到,更不要说会饿肚子了,大鱼大肉的吃多了,自然就开始寻思吃一些无添加无公害的食物,而外国人正是拿捏了国人的这种心理。

也许就连老祖宗们都没想到,自己淘汰的粮食作物,居然在千年后被国人再次爱上,甚至不惜从国外花费高价购买。

说了这么多,其实菰米也并非一无是处,它的蛋白含量是普通大米的两倍。其抗氧化剂白米的30多倍,其中含膳食纤维和微量元素也都比大米高得多,还被养生至上的日本列为健康食品。

目前国内市场能买到的“菰米”基本都是从北美所进口,换的名字也都花里胡哨的,有加拿大野米,苏必利尔野米,冰湖野米等种类。

如果只是单纯的好奇,想换换口味也不是不可以买,但要是完全抛弃我们国内主要粮食是在没必要,毕竟菰米其中的营养,平时我们吃的蔬菜瓜果和肉类都可以补充,因此是在没有必要去过度追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