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O裁员了40%,人员‘腰斩’。而爱奇艺的奇遇VR,裁员了70%,直接‘砍到脚踝’了!而且还拿不到钱!”

继今年8月,新浪科技报道爱奇艺旗下VR公司“梦想绽放”(下称“奇遇VR”)业务陷入停滞,超百名员工被欠薪后。新浪科技再度获悉,奇遇VR正在启动新一轮裁员,此轮将导致公司人数缩减到40—50人。

知情人士透露,此前裁员的60余人,尚未拿到欠薪补偿与赔偿金。“目前有至少50名员工向母公司爱奇艺CEO龚宇等领导发出‘求助信’,但没收到回复。”

此外,奇遇CEO熊文已彻底离职,暂代CEO白鹏扮演“救火队长”的角色,但苦于“现金流焦灼”,只能观望,随时撤退。

截至发稿,爱奇艺方面未作出回应。

“至少50人求助龚宇,没有回应”

今年8月,新浪科技曾报道过“爱奇艺VR公司被曝‘停摆’”一事。据此前报道,爱奇艺此次欠薪主要系公司今年一月份宣布获得的4亿元C轮融资未完全到账,从而导致资金链断裂。

据上述知情人士对新浪科技透露,这次资金链断裂的影响从3月份显现,起初全员百余人出现欠薪。至8月初公司现金流见底,公司紧急大批裁员,人员减员至60人左右,由于公司无力支付租金,办公地也从望京搬回爱奇艺青春中心大楼。彼时,奇遇VR约定8月份裁员员工于8月31日前支付所有欠薪与赔偿金。但至今,相关款项迟迟无法兑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称,近期公司再次启动裁员,员工数量减至50人左右,“此轮被裁员工号称给予9/10/11月三个月工资,但之前被裁撤员工分文未补。”

连日来,很多员工已开始抱团劳动仲裁、起诉维权并向高层讨要说法,有至少50名在职或离职员工,向龚宇发出求助信,但无回应。

救火队长,也苦于无米下锅

公司背靠爱奇艺,为何会突然“猝死”?

据前述知情者向新浪科技透露,奇遇VR原CEO熊文已经于3个月前离职,“7月左右白鹏进入公司时,熊文已基本处于不工作状态,至今年10月份左右,熊文已正式离职走人。”目前“奇遇VR主要由白鹏暂代CEO扮演‘救火队长’角色,不过对于白鹏代理CEO一事,公司并未发布邮件,白鹏本人对此事也持观望状态,随时可能走人。”

该人士指出,引进白鹏的目的在于“力挽狂澜,扶大厦于将倾”。白鹏更大的能力在于B端销售能力,未来奇遇VR的发展重心将从C端市场逐渐聚焦至B端。不过对于奇遇VR而言,这样的转型并不容易。毕竟,在VR头显等产品的B端市场,目前这一赛道上已经有大朋VR、HTC等进入更早的对手盘踞。

所以,引入他以后,并没有达到效果。当今,摆在他面前最核心的问题还是“缺钱”。

一方面,由于2022年底引入的青岛西海岸新区资方投资款尾款未兑现,以及母公司爱奇艺纾困行动迟缓,奇遇VR资金链明显断裂,全员欠薪与裁员补偿金屡次违约;另一方面,由于公司裁员等现有问题无法解决,不断出现的员工群体诉讼,投资人对于奇遇VR的信心大减,通过销售产品或引入新资本“输血”十分困难。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奇遇VR下一代全新混合现实MR旗舰新品研发已经全部完成,原定今年上半年发布,但由于资金和裁员问题没能妥善解决,该款新品至今没能如期发布。

国内头部VR团队,大多都散了

即将过去的2023年,注定将成为国内AR/VR/MR等“元宇宙”领域发展的严寒年份。因为在这一年,字节跳动PICO和奇遇VR这两支国内最值得看好的VR团队,均先后上演了裁员惨剧。

本月初,PICO CEO周宏伟在全体员工大会上正式宣布调整PICO组织结构,裁员300余名员工,涉及市场销售服务、Studios、视频、平台业务等团队,裁员占比约为23%。同时,PICO的移动OS团队将并入字节跳动产品研发与工程架构中台。

据此前公开资料显示,PICO总人数在峰值时期超过2000人,但此前已经过20%—30%的裁员,数次大规模裁员后,目前公司员工数量已缩减至巅峰时期的一半。

而在今年8月,因股东尾款未至业务陷入停滞的奇遇VR,苦撑多月之后最终无奈裁员,超百名员工被欠薪,如今公司员工仅余50人左右,并最终迎来公司员工的集体诉讼。

据IDC此前发布全球AR/VR头显市场季度跟踪报告,2021年全球AR/VR头显出货量达到1123万台,市场同比增长 92.1%,其中VR头显出货量达1095万台。国内方面,爱奇艺奇遇VR全年线上电商渠道出货量占比达27.4%,位列行业第二,与行业魁首字节跳动旗下PICO合力瓜分了过半市场份额。然而如今,这两家瓜分了国内一半以上市场份额的巨头,均先后陷入了裁员窘境。

“从内部人士来看,确实之前外界对于这个行业过分乐观预估了,事实表明现在确实应该先聚焦核心技术和产品,等到产品成熟再大规模推广是更合适的。”有VR行业从业者对新浪科技表示。

在经历了2021年Facebook更名META并All in元宇宙的短暂狂欢后,曾经备受瞩目的AR/VR/MR企业们,再次陷入了新的寒冬。潮水退去后,当投资人们开始变得审慎,能否真正凭借产品力获得玩家买单,正成为AR/VR/MR企业们的新目标。

但在没有资本加持下,想要实现目标,已变得越来越难。

编 辑:马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