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我今年54岁,育有一儿一女。女儿今年32岁,儿子29岁。

原本以为,三年前儿子结婚生子后,我们当父母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从此以后帮忙带点孩子,干点力所能及的事,也算是岁月静好了。

可就在前不久,女儿离婚搬回家后,这个大家庭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动荡与不安,让我再一次意识到了为人父母的不容易。

两年前,女婿生意失败却又说不出资金为什么会流失,我女儿请人暗地一查,发现女婿的亏损竟然是因一个女人而起。

那女人跟女婿苟合到一起不到一年,就将女婿骗得寸草不留。

女儿无法容忍这样的双重背叛,提出让女婿净身出户。

这年头的人谁都不是善茬,女婿见女儿去意已定,也彻底变了脸,说让他净身出户除非他死。

最后,历经两次开庭后后,女儿终于迎来了解脱。

但因他们之前住的房子是女婿的爸爸妈妈买的,所以女儿离婚时虽占据有利条件,却只分得了30多万的存款,还带着一个四岁大的外孙子。

看着女儿那无比憔悴的模样,我跟老罗心有不忍,主动提出让她搬回家来住。

我们现在住的房子,是儿子结婚前不久,我们把老房子卖掉后新买的,四房两厅150多个平方。不到三岁的孙女一直都跟我和老罗睡。

所以,女儿住下来也不是什么多困难的事。

岂料,女儿搬回家不到四个月,儿媳妇就屁股一扭,带着几件衣服行李回了娘家。

儿子一连跑了几趟岳母娘家,都没把他老婆给接回来。

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儿子才说出,原来是儿媳妇已经跟他提出了离婚。

02

问起儿媳妇要离婚的原因时,儿子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还不是因为你那宝贝女儿搬回来了。”

我一听就来气:“什么叫我的宝贝女儿,她不是你的亲姐姐吗?

你姐在这世上就只我们几个亲人,现在正是她人生的困难时期,你又不是没见她那模样,瘦得风都能吹倒,我们不收留她,难道让她睡大街上去?你还有没有点人味?”

“妈,你是真不懂还是装傻?现在的小年轻有几个愿意跟一大家子住在一起的。方婷同意跟你们住到一起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又加上我姐跟她孩子,妞妞玩个玩具都不得安宁,您真不能一味怪她。”

生下儿子近三十年,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儿子跟我的距离竟然这么遥远。

他话里话外都是替他妻子开脱,好像她愿意跟我们住到一起,我们应该感恩戴德似的。

心中的那股子气猛地窜得老高,触头顶后反弹往脑部扩散,直让我两眼昏花。

一时间我竟无言以对。

许久后,我才缓过神来,平心静气地问他:“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在这时候把你姐赶出去吧?或者,让我跟你爸搬出去住?”

“您明知道我不是这意思。不过,我姐这样也真不是个办法。带孩子的女人本来就不好嫁,我姐又心高气傲,她要是一年嫁不出去,就到这儿住一年?假如三五年还嫁不出去呢?”

我顿觉天旋地转,太阳疼得要爆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3

冷静下来思考一番后,我开始觉得儿子的话,话糙理不糙。

我们只知道女儿刚刚离完婚,急需一个疗伤的地方。却没想到,现在这个家跟当年的四口之家已经截然不同了。

严格讲来,现在这个一百五十平的房子里,已经住了三个小家庭,女儿母子一家,儿子儿媳妇跟孙女一家,我和老罗一家。

晚上,我跟老罗说起白天跟儿子的谈话。老罗却说,他早就看出来了,也已经跟女儿通过气了。

我诧异地追问:“那她怎么说的?”

“她已经在看房了。”

我再次沉默了。我想,大概女儿心里也特别不好受吧。

按理说,我和老罗以及儿子,都该是她坚强的后盾,当初也是我们亲口叫她搬回来的,可现在又好像在逼着她搬出去。

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我跟老罗商量,女儿的房子定下来后,我跟她爸出15万块钱,给她装修用。事实上,离婚时她得来的那30万,付了首付下来,就没什么钱了。

第二天,我也把女儿已经在找房子这事跟儿子说了,希望他还是去把儿媳妇接回来。她既然结了婚,这儿就是她的家。

两天后,儿媳妇是回来了,可矛盾风波却未因此平息。

先是我们那离婚数月的前女婿,依旧时不时地打着看孩子的旗号过来吃饭,还要求留宿。

他的这一行为,除了外孙之外的所有人,都是不欢迎的。

可除女儿外的其他人,又都不合适说什么。儿媳妇的脸,直接拉成了鞋拔子。

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04

还有,四岁大的外孙,跟小孙女的相处也还是不愉快。

儿媳妇帮孙女买双鞋子,外孙要找他妈妈哭闹上一两个小时;孙女玩什么玩具,外孙会一声不吭地冲过去将玩具抢过来就跑。

等儿媳妇听见孙女的哭声跑过来看时,外孙子早已抱着玩具跑进了房,还把门给反锁了,谁叫门都不开。

女儿下班回家后,听见孙女跟她告状,三下五除二擂开门,抓起她儿子就是一顿揍。

这时候,孙女是爽了,我满屋子都是外孙子的哭声:“妈妈,别打了!带我回爸爸那儿吧,那儿没人跟我抢玩具,我要去爷爷奶奶家……”

女儿的手落在四岁孩子的身上,可眼泪也似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直往地上砸。

谁也不知道,我站在厨房里默默听着这一幕幕时,心中是何感受。

手心手背都是肉。

孙女是我一手带着,我怎能不心疼?四岁的小外孙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他哪知道什么事做得什么事做不得?

女儿本就因离婚后不得不带着儿子“寄人篱下”觉得难堪和自卑,处处透着小心,见儿子闯了祸又不能不教,可打在儿身痛在娘心,除了哭她还能怎样?

我左右为难,心如刀绞,却也只能忍着,谁也不责备,尽力做好饭菜,让每个人上桌后都能有一样喜欢吃的菜。

05

最后,为了让女儿不担心钱的事,早些将房子定下来,我趁着她不上班的周末,把事先商量好的那15万块钱转到了她账上。

女儿很知趣,一个星期后就告诉我们说,她新买房,和等待交房和装修的过渡房,都租好了。

我暗暗松了口气,这下他们母子俩不会长期住在家里了,儿媳妇的脸色应该能阴转阳了吧。

得知女儿已租好了房,儿子大概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吧,主动帮他姐把东西搬了过去,还特意左叮咛右嘱咐,一定不要将住址告诉前姐夫,万一要是不幸再被他打听到,他再找上门无理取闹,让她一定要通知他。

女儿是搬走了,但因为她为了加班费提出周六可以上班,每天接外孙子放学就是我跟老罗的事了。

外孙子接过来后要在我们这边吃过晚饭,等他妈妈下班后才能接走。

有一天,老罗跟一位老伙计出去谈点业务,我只得带上孙女去接外孙子。经过一个游乐场时,两个小家伙都一致说要去玩。

我拗不过,只得无奈地妥协了。

一进门,外孙就直奔孩童钓鱼摊位。交了20块钱后,摊主交给他一根小钓竿,让他坐在小凳子上去钓那些放在水里的模具鱼。

可是,等我付完钱安顿好小外孙,回头想问问孙女想不想玩时,哪还有孙女的人影?

我魂都惊出来了,钻进人群中,大声地呼喊着孙女的名字。

走了几步后,又怕把外孙也弄丢,又回转身拖上外孙子,才冲出去找孙女。

06

找了几分钟不见孙女后,我抖着手拨打了儿子和儿媳妇的电话,简洁扼要地把情况说了,希望他们尽快赶过来帮着找。

电话挂断后,我感觉牵着外孙子的手滑腻腻的,双腿也禁不住地在发抖。

好在,在商场保安和许多好心人的帮助下,孙女在十多分钟后就找到了。

可这场虚惊,直接把这个家的矛盾带到了白热化。

儿媳妇当天晚上就表示,如果我们再继续接外孙子放学的话,那她就要辞职回家,专门照顾孙女。

这一决定马上遭到了儿子的反对。

儿子早就明确跟我们表示过,跟我们住在一起时,他们不会出伙食费,日常水电开支都由我和老罗负责,平时也省吃俭用,目的就是想攒钱买套属于他们自己的房。

而今儿媳妇要辞职,他的小家庭里就要少一份收入,他怎会同意?

可是,如果我们不帮女儿接孩子放学,谁来帮她接?孩子当初是她拼了命争回来的,她不可能把他再送回去的。

我只得小心翼翼地跟儿媳妇说,这次都是我不小心,并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儿子、儿媳妇都同时沉默着,没有回答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一时有了焦头烂额的感觉。

他们谁又替我考虑过?女儿和儿子都是我带大的,我都五十多岁了,还撑着这把老骨头替他们带孩子,受苦受累没人说过一句感谢的话。

带孩子本来就是件风险大的事,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难道我愿意让孙女受到惊吓吗?

让我最最难受的是,自那以后,长达半个月的时间里,儿媳妇便没再张嘴叫过我妈。

下班回家板着脸不说,有什么事不得不跟我接触,也是借用孙女的嘴,说“去叫奶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7

半个月后,我心灰意冷,儿媳妇不叫我,儿子竟然半点表示也没有,我觉得自己活得太窝囊了,劳心劳力不说,还落得里外不是人,人家连张嘴叫你都不愿意了。

考虑再三后,我找来儿子儿媳妇,把一张装有15万的卡递给他们,让他们也跟他姐一样,搬出去住。

至于买不买房,我不做主。

孙女马上三岁了,也可以上幼儿园了。跟外孙子一样,如果他们请我帮忙,我会帮忙接她放学。但是,他们下班后必须接走。

我老了,离真正离开的那天一天比一天近,也该过几天自己的清静日子了。

儿子儿媳妇瞪大眼睛望了我半天,我当作没看见,把头扭向了窗外。

望着窗外明明灭灭的灯火,我问自己:这世上所有有儿有女的父母,都经历过我这般的煎熬吗?都说厚此薄彼的父母晚景都不会太好,那怎样才算是一碗水端平了?

为了不搬出去住,儿媳妇主动在微信上发来了道歉信息,说她也是心疼孩子,怕孩子出事等等。

我也大大方方地表示可以不计较她,但他们迟早要买房迟早要搬出去的。

如果他们眼下马上开始看房的话,我可以接受他们等装修好了再搬出去住。

但,一定得搬。

08

看到这儿,肯定有人会说,这都是当大人的决策失误,当初就不该卖掉老房子买新房,而是应该替他们付个首付,让他们去还贷。

还有,幸亏当大人的手里还能拿得出钱,如果拿不出钱,又该怎么办?

儿子结婚后到底该怎么住,一千个父母也许就会有一千种说法。每个人经历的生活不一样,决定自然也不一样。

至于手中有钱这事,还真不是。

当初给女儿的那15万,还是把老罗早年买下的一点基金退掉才凑齐的。

给儿子的这15万,都是借的。

我们早年的存款,儿子结婚用光了,老罗手上的那点钱,都压在工程上。工程赶不出来,那边不结账,手里寸金难求。

我的退休金,在应付了一大家子的日常生活和人情开支后,基本上已经没有结余。

我和老罗,纯属是不想让这些生活中的琐事,伤了一家人的和气。

做人难,当人父母更难。青年时始当父母,不懂带孩子教孩子难;中年时上老下小,面对双重压力时更难;老了儿孙绕膝了,也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