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剧场里体验一回撕心裂肺的爱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旅居西班牙四年后,椎·剧场艺术总监李芊澎带着新戏回上海了。

新戏《血色婚礼中的沉默》跟椎·剧场以往的作品很不同。首先,这是一部关于爱情的戏。

椎·剧场此前做过9部戏,不少跟亲密关系有关,比如《开放夫妻》《呼吸》,讨论的是婚姻、孩子等现实问题,但并不是关乎爱情的。《血色婚礼中的沉默》补上了这个缺口:它讲述的是一出爱情悲剧,剧中的一对情侣,演绎了一段决绝的爱。

“可能爱情太复杂了,难以说清道明,所以一直不敢触碰。”李芊澎说,“在生活中,很多时候,刚刚有点小火苗就被扑灭了,难以经历那种热烈、撕心裂肺的爱情,那我们就在剧场里去体验一回吧。”

《血色婚礼中的沉默》排练中 龅雁洲 摄

《血色婚礼中的沉默》改编自有“西班牙莎士比亚”之称的诗人、剧作家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卡的剧本《血色婚礼》。90年前,他亲自导演了《血色婚礼》,在马德里首演。迄今为止,这部作品已被翻译成几十种语言,通过戏剧、舞蹈、电影等不同的形式在世界各地上演。

李芊澎发现,现在很多人在谈论爱情的时候,考虑的问题其实跟爱情没有什么关系,很多人变得很理性,不再追求爱情。“我觉得好像是一颗冷却了的心,失望了的心,在寻找一种出口。我每次看《血色婚礼中的沉默》排练,都会哭。会让你想起很多往事,想起爱情原来是这个样子,它会抚慰你,填补上你内心的小窟窿。”

这一次,《血色婚礼中的沉默》跟以往的形式都不同。它融合了弗拉明戈、戏剧、歌唱、吉他等不同元素,演员都来自西班牙,大部分都是弗拉明戈舞者,由日本导演小池博史执导。12月14日至16日,《血色婚礼中的沉默》将在中国大戏院连演4场,作为演艺大世界·2023国际戏剧邀请展的一部分。

擅长跨界的小池博史会怎样呈现这个爱情故事?这些来自西班牙的弗拉明戈舞者,又会如何用身体讲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血色婚礼中的沉默》排练中 龅雁洲 摄

弗拉明戈原来可以这样演

走进《血色婚礼中的沉默》排练厅,玫瑰花和垃圾散落一地。“玫瑰花总是跟垃圾在一起。”李芊澎说。

新娘的扮演者洛雷娜·马丁内斯,一头浓密的长发,一开口是充满故事感的烟嗓,跳起弗拉明戈来热烈如火。

“我所扮演的女主角,被困在一个小小的世界里,很多东西不敢表达,也不知道如何表达,只能在内心积攒,最终无可避免地爆发。作为舞者,我可以通过肢体,去表达她藏在内心的东西。”洛雷娜说。

洛雷娜·马丁内斯 龅雁洲 摄

男主角莱昂纳多的扮演者泰特·马丁内斯是一位弗拉明戈舞者,身材强壮,充满力量感。这是他第一次出演一部戏剧作品。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泰特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挣扎。“有时候觉得,自己的想法、语言和肢体难以连接。”

在上海排练了两周,每天上午9:30开始,他会在8:30提前抵达,排练前,李芊澎会为他加一堂表演课,渐入佳境。

泰特·马丁内斯 龅雁洲 摄

扮演新郎妈妈的索菲亚·蒙雷尔是剧组中唯一的职业演员,她在剧中也有许多弗拉明戈和吟唱表演。

索菲亚小时候学过弗拉明戈,但后来放弃了,看到这个角色招募时,需要会演戏,会跳舞,会唱歌。她觉得自己经过训练能胜任,没想到进组就被吓了一跳,因为其他人都是非常专业的弗拉明戈舞者。“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开始慢慢知道如何运用自己的肢体,来表达那些不可言说的情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索菲亚·蒙雷尔 龅雁洲 摄

马努埃尔·德·莱昂是李芊澎寻寻觅觅找来的宝藏乐手。在传统的弗拉明戈表演中,吉他手和歌者都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往往由两个人承担。但马努埃尔一人就能胜任两个要职,还在《血色婚礼中的沉默》中首次尝试打击乐。在台上,他一个人就是一支乐队。

马努埃尔说:“我们都来自安达露西亚,弗拉明戈的摇篮。弗拉明戈很经典,但也是不停演变不停生长的一门艺术。我们希望《血色婚礼中的沉默》可以打破观众对弗拉明戈和对戏剧的想象,看到一种突破。这部戏也给我们许多启发,弗拉明戈的未来还有很多可能性。”

排练中 龅雁洲 摄

让演员和观众都学会慢下来

四年前刚到西班牙时,李芊澎是去度假的,脚步变慢了,每天都很松弛,像游戏,像做梦。

待久了,也不能天天喝酒、晒太阳。她‍‍开始进剧场看戏,交朋友,用一种‍人类学调查的视角进入异乡。不会西班牙语的她,也不刻意去学,对方听不懂英语的时候,就靠手势。当语言成为障碍的时候,她发现,感觉却更灵敏了。

于是,她萌生了做一部新戏的想法。这部新戏,要有西班牙元素,不需要太多台词,要全世界的人都看得懂。于是有了这部新戏。

小池博史 龅雁洲 摄

小池博史是椎·剧场的老朋友。2019年,他的《三姐妹》曾在沪上演,他大胆将契诃夫的台词删减到十句,用舞蹈、表演和歌唱,简洁而充满张力地描绘了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三姐妹”的故事。有观众说,“从未见过这样的‘三姐妹’”。

今年二月,小池博史独自飞往西班牙瓦伦西亚,跟四个年轻的演员和一个弗拉明戈吉他手一起工作了八天,在李芊澎家附近的一个旧厂房改造的艺术空间里演出了四场,意外赢得当地观众的喜爱。

《血色婚礼中的沉默》在西班牙试演 Marc Martinez 摄

如今,他们来到上海,在排练厅里让这部作品慢慢成形。所有演员最感动的一幕是结尾:在戏剧冲突最强、情绪表达最激烈的高潮段落,小池博史出乎意料地让一切慢了下来,用慢动作呈现。

莱昂纳多妻子的扮演者奥罗拉·塞维利亚说:“就像在看一幅画,但这幅画是会慢慢变化的。平日跳弗拉明戈,我们的动作都很快,但在缓慢的动作里,我们可以用充分的时间来感受自己的肢体,感受自己的所思所想。慢其实比快更难,它更考验你对身体的掌控力,但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训练,我们越来越沉浸其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血色婚礼中的沉默》在西班牙试演 小池博史 摄

从25年前开始,小池博史就开始在工作坊中将慢动作作为一种训练方法。不只针对职业演员,而是针对所有人。“这种训练可以改变他们对时间的观念,放大他们的感官,专注自我,感受所有细腻的东西。希望这不仅对演员有益,也对观众有益。”

上海首演完,《血色婚礼中的沉默》将回到西班牙,在马德里的西班牙剧院连演14场。西班牙剧场成立于1583年,是欧洲最古老的剧院,《血色婚礼中的沉默》入选了剧院2023-2024演出季,也是其中唯一的国际合作项目。

“虽然现在椎·剧场做戏的速度比以前更慢,也更松弛了,但我还是想知道,中国观众和西班牙观众对它的感受,这也是戏剧令人着迷的地方。”李芊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