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年6月9日,贺老总于医院病逝。他的死亡,是被迫害的,是蒙受不白之冤的。1974年9月,贺老总即将平反昭雪之际,有一个重要问题尚未查清,那就是1968年3月,李仲公上交的所谓“求降信”。据李仲公所讲,这是贺老总写给老蒋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仲公生于1890年,贵州人,留过日,创办过报纸,曾是老蒋麾下著名的诗人、书法家兼秘书长。20世纪20年代,贺老总率领的独立15师,作战勇猛,屡有佳绩,老蒋觉得这是个难得的人才,于是有心拉拢。

1927年前后几年时间里,老蒋多次派人游说,许以高官、厚禄、豪宅、巨富,只要贺老总答应跟他干。结果贺老总根本不为所动,老蒋派去的那些说客,要么被杀头,要么被抓起来。老蒋是伤透了脑筋,求而不得啊,他对身边人哀叹道:“贺家军难得,贺师长更难求。我还不曾付出过这么大的代价。”

李仲公,正是老蒋派去的第一个说客。1927年3月初,李仲公到武汉,对贺龙各种宴请,一起打牌、听堂会(包场看戏)。贺龙一眼看出李仲公目的不纯、别有用心。他佯装成上钩有兴趣的样子,与李仲公交流起来,三言两语就得出其真实意图和幕后指使。

随后,贺龙将李仲公逮捕,准备将其枪毙。但考虑到各方因素和关系,最后还是将其送到自己顶头上司唐生智处。在贺老总不知情下,李仲公被唐生智偷偷放了。

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周总理准备给一批民主人士安排工作。没有南逃的李仲公,恬不知耻地找到周总理,以他是贵州人、熟悉贵州情况为由,要求出任贵州的地方大员。

周总理没有同意,也没有否定,只说组织会统筹考虑。李仲公见状,耍起无赖,纠缠不休,弄得周总理很是无奈。此时,周总理突然想起,贺老总曾说起过李仲公,便觉得两人有旧,打电话叫贺老总来解围。

贺老总一到,周总理便指着李仲公问:“贺胡子,你认识他吗?”对李仲公最近“跑官”的事,贺老总也是略有耳闻,如今被周总理喊来见他,大致情况也明白了七八。

出于“做人留一线、以后好见面”,贺老总没直接提李仲公曾作为老蒋说客,试图收买自己做“打手”的事,而是说:“李先生,当年我送你去唐生智那,后来你是怎么走的?”李仲公心里有鬼,便随意敷衍几句,就起身离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来,李仲公被周总理聘为参事。他认为这是贺老总从中作梗,自己的职务才会这么没权、这么低。李仲公心里记恨着。1966年开始,风云再起,李仲公抓住机会,上交了一封所谓的“求降信”,专门针对贺老总,意在诬陷。

1974年,周总理为贺老总洗刷冤屈时,专门请人验证这封信的真伪。最后鉴定出这封信的纸张,是建国后生产,墨汁同样如此。由此可以确定,李仲公上交的“求降信”,完全系伪造。

事情清楚后,查案人员很是气愤,请负责此事的华,向周总理传达意见:“应该以诬陷罪给李仲公判刑!”周总理听后,轻轻吐出一口气,无奈说道:“算了吧,李仲公现在80多岁了,不要说给他判刑了,就是把结论跟他说,也能把他吓死。”

到1978年5月,李仲公的罪行被公开,但考虑到其年近90、生活不能自理,便没有抓捕法办,只是撤销其原参事职,每月发80元生活费。此审判后的一个月不到时间,李仲公就在医院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