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赵东海遇到了糟心事,干了二十年的仪表工要转岗打扫卫生了。

这要从公司搞用工制度改革说起。国家有关部门要整顿劳务派遣用工模式,公司为了逃避制裁,就发明了一种将劳务工身份转为业务外包工的对策。

赵东海马上要退休了,实在不愿意参与改革,而且他也想不通这些改革措施:我干仪表工已经二十年了,设备没变,仪表没变,巡检路线没变,什么都没变,怎么自己的用工身份要变了?

公司领导召开劳务工座谈会,给大家做思想动员:各位老师傅,你们为厂子立下了汗马功劳,现在政策有变,实在没办法,要把你们劳务工的身份转变成为业务外包工,我们已经找好了外包公司,大家只要签一个协议就可以了。

听见老员工叽叽喳喳地乱嚷嚷。领导敲着桌子大声说:厂里尽量做到同工同酬,大家一定要互相体谅。下面,请派遣公司解除合同,外包公司签订协议,不愿意签协议的,与派遣公司办理解约,拿到补偿就可以回家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赵东海他们签了外包协议后,本以为他还能继续干他的仪表工,顺利过渡到他正式退休。

没过一周,老板和外包公司的人事找赵东海谈话,说:业务外包与劳务派遣性质不同,业务外包是把整个厂区运营全部外包了,你们的人事关系归外包公司管理。现在,外包公司要更换一些年轻员工,要么你去打扫卫生,要么降百分之三十工资。

赵东海立即就急眼了,我干一样的工作,怎么转换了一下用工形式就要降低百分之三十的工资,你们不是承诺同工同酬吗?

领导不紧不慢解释,同工同酬,没错啊。你原来是仪表工,现在外包公司增设了一个助理仪表工岗级,你现在降级成助理仪表工,怎么能和仪表工同工呢?不同工,又怎么能同酬呢?

赵东海完全绕糊涂了,政策解释权在领导的嘴里,怎么做都是“合情合法”的。赵东海为领导,我转岗打扫卫生是什么政策呢。

领导解释道:你转岗到保洁岗位,工资只降20%,如果你坚持干原岗位,工资就要降30%,你想好怎么选择之后,找人事部门去签协议。

干了二十年的仪表工,赵东海摸摸这个仪表,擦擦那个表盘,依依不舍地告别这些陪伴他二十年的“仪表”了。赵东海拿起拖把去扫厕所,心里充满了屈辱,但他心想,自己很快就要退休了,能忍就忍吧。

赵东海后来无意中看到顶替他的仪表工的工资表,才知道人家的工资是他的两倍,当他知道这些新入职的年轻人都是领导的“关系户”,忍无可忍,无须再忍。赵东海拿着证据跑到劳动部门,举报单位用工模式违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经过劳动部门的核查,公司存在用工形式违法、同工不同酬、用工混乱、克扣工资、少缴社保等严重问题,领导作为第一责任者被罚款5万元。领导害怕上级处分他,疯狂给赵东海打电话,求他不要再举报了。赵东海只说了一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活该!

PS:劳务派遣用工模式改革的目的是保护劳动者,促使企业将劳务派遣制员工转为合同制员工,然而,更多的企业却是歪嘴和尚念歪经,创造了更加坑害员工的业务外包模式,所谓的同工同酬更是水上捞月。呼吁中小企业,合法用工,同工同酬,以人为本,关爱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