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唐朝时期,陆洲有一个叫石崖镇的地方,这个地方呢,依山傍水,养活了石崖镇数千百姓,也算一个富饶的地方。

石崖镇里有一个姓刘的老汉,刘老汉呢,本不是石崖镇的人,只是年少参军,后因为打仗伤了一只眼,随军留在石崖镇,再后来就扎根在了这里,又因为自己在石崖镇举目无亲,还是个外来户,并且还是残疾,所以刘老汉五十多岁了,还没有娶亲,平日里也唯有上山砍柴,打猎为生。

偶有一日,刘老汉上山砍柴,因为时值春季,很多动物有了身孕,刘老汉也是个讲究人,看到这些动物有了身孕,或者处于抱窝的状态,他都会放过,所以他就往山的深处多走了一段很长的路。

可是呢,本来在他看来,这一段路,应该动物很多的,但是他却发现,这里似乎要比靠外围还要少,甚至说连一只鸟儿的叫声都没听到,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附近一定有什么比较凶悍的野兽或者那些少见的山精水怪在附近,所以他也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婴孩的啼哭声从头顶方向传来,刘老汉听闻,下意识抬头望去,才发现此时的他,正处在一个估计两个人都抱不过来的梧桐树下,梧桐树高大而又稠密,繁茂的枝叶几乎是遮天蔽日。

正当刘老汉疑惑之际,那小孩的哭声也是越来越急,虽然说刘老汉经常在山里打猎,知道一些精怪经常用一些小孩的啼哭声,利用人们的同情心,来诱惑人们前来,然后伤人性命,但是刘老汉如今孑然一身,没有什么牵挂,却尤为对小孩极为的偏爱,所以他也就不管这么多了,只是将弓箭挎在背后,又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叼在嘴里,开始攀爬眼前的梧桐树,然而当他距离那小孩的啼哭声越来越近的时候,突然一道黑影从那浓密的梧桐树叶下窜出,向着他扑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好哇,你这妖物,果然好手段。”

由于刘老汉早有准备,一闪身,直接落在了一棵手臂粗的树杈上,让那妖物扑了一个空,看清那袭来的东西之后,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那是一只碗口粗细的巨蟒,巨蟒浑身泛着青芒,一看就大有那化蛟之样。

那巨蟒一下扑了个空,正准备缩回身子再次向着刘老汉扑来的时候,刘老汉早已腾出了那身子,拉弓搭箭,直接射向了那只袭来的巨蟒。

不得不说,这刘老汉的箭法出神入化,少时参军的时候,就是个神射手,如今虽然瞎了一只眼,但是箭法更是强了几分,在那巨蟒扑来的时候,刘老汉就直接一箭,射向了那巨蟒的血盆大口。

或许是因为那巨蟒太过轻敌,在袭向刘老汉的时候,被刘老汉的一箭,从口中直接射穿直那巨蟒的额头。

刘老汉丢掉弓箭,顺势将刀从口中取出,身子一矮,直接举起刀来,给那巨蟒来了个大开膛,顿时那巨蟒体内的残血和内脏把刘老汉浇了个狼狈不堪。

不过刘老汉却高兴的很,因为他知道,像这么大的巨蟒,先不说其它,光那颗蛇胆,应该就能卖一个高价。

想到这里的时候,刘老汉一抹脸上的污秽,刚准备跳下去,收拾一下那巨蟒残尸,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一道哭声再次传来,这下把刘老汉一惊,自言自语道,难道还有一条吗?

刘老汉正纳闷的时候,突然一道黑影再次向着自己袭来,刘老汉刚举起手中的匕首,刚看清那袭来的东西之后,不禁大叫一声不好,急忙丢掉手里的匕首,将掉下来的那个黑影抱住。

此时哪还有什么怪物?那可是一个胖嘟嘟的小娃娃,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刘老汉,小手不停地乱摸着刘老汉的脸,顿时刘老汉一脸的欢喜。

“咦?还是个小丫头片子呢,这是谁家的人干的这档子没良心的事儿?怎么把孩子丢在树上呢?这是要向着祭天呢啊?”

刘老汉虽脸上带着几分疑惑,但是依然掩饰不住脸上的那份喜色,刘老汉将自己的衣服脱了,给孩子裹上,喜滋滋的抱着孩子下了树,后把孩子绑在身后,又把那巨蟒的蛇胆取出便是下了山。

因为刘老汉经常上山打猎,所以也时不时的带回一些草药,也就成了小镇药馆的常客,药馆老板见刘老汉浑身血污,也是大吃一惊,本以为刘老汉是前来治病的,慌忙招呼刘老汉,不想刘老汉直接甩出一枚蛇胆来,询问起了药馆老板价格来。

药馆老板见状也是大吃一惊,急忙也是开了一个让刘老汉满意的价钱,随后刘老汉又将身后早已睡着的女娃小心的抱下来,让药馆老板给看看孩子有没有病。

药馆老板也是细心给查了查,虽然说也没查出什么,却也让药馆老板一脸的疑惑。

“孩子没有毛病,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

药馆老板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刘老汉是个急性子,拿了卖蛇胆的药,低声道。

“我看你还是别治病了,没准哪一天把人给治死了。”

刘老汉咒骂了一声还一脸惊疑的药馆老板之后,便一脸溺爱的抱着睡着的小孩转身离开了,反观那药馆老板,唇齿微张喃喃的道。

“只是这小孩没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