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麒麟说,休息期的时候不胖什么时候胖啊?我马上就能瘦下来。

虽然胖成了郭德纲,但他的这种松弛感,在郭德纲身上还真从来不曾有过。

老郭总是嫉恶如仇,铁马金戈。

再细想郭麒麟一家的家长里短也很值得说。

很难再找到这样一个模版,有生母有继母,有严父也有慈祥的干爸爸,有一众“伙计”也有“二太子”,有好事也经历过风雨。

而郭麒麟始终没有受到委屈,长成了自己喜欢的模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遗传学说起,郭德纲的脾气秉性可以追溯到“老老郭”。

他的父亲是一名警察,经常上班顺路把郭德纲扔在天津小剧场,下班再顺路接回来。

有时太忙就忘了,忘了也就忘了。

一点父亲的光没沾上,文化启蒙都是从小剧场的戏曲、相声里学来的,这些七侠五义之类的唱本后来也塑造了他被人吐槽有些过时的价值观。

听得多了一来二去,郭德纲爱上了相声。

7岁学评书,9岁学相声,12岁学西河大鼓。

彼时他有一个梦想,就是进入体制内。

15岁那年,郭德纲第一次北漂,进了北京的文工团,但是个临时工,主要负责检场,干端茶递水的杂活。

逐梦失败,他回了天津。

17岁,第二次北漂北京,住15块的小旅馆,吃馒头咸菜。

这一次郭德纲曲线救国,想先去相声剧团找个活,可惜身上带的100块钱花完,只好再回天津。

在天津郭德纲找到了一份工作,在小商店卖电池,常常卖不出去,就跑到红桥区文化馆看演出。

有一回红桥文化馆有一个演出缺演员,馆长杨志刚就让资深票友郭德纲救场。

演得真不错,郭德纲被杨志刚吸收成业余演员,教他说相声和编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