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30多年,战友生病班长捐2000,群里无人回应,隔天群就被解散

作者:肖寒先生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每次回到曾经生活过的军营,都有一种亲切感,可随着年龄增长,渐渐地没有出远门的心思。这些年来,一起当兵的战友已经有好几个人离世,也有人为了子女的生活还在坚持工作。我算是比较轻松的,一双儿女都很努力,日子过得也很红火,可却对战友之间的情谊,淡薄了许多。

1987年,四面八方来到军营的战友,大家互不相识,却因为共同的理想聚在一起,我当时只有18岁,刚好满足参军的条件,因为父亲也曾是军人,所以走上了这条路。

对于母亲来说,让我当兵是反对的,她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很希望留在身边,但父亲不这么觉得,有三个女儿在身边,我这个儿子更需要出去锻炼一下,总不能学习成绩不好,连兵都当不好,那我真的是一个无用之人。

到了部队,几个月的集训对于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是残酷的,有的人意志力薄弱,甚至会哇哇大哭,而这种战友,一般是会被大家嘲笑的。那个时候老连长称呼那些意志力不好的人为“大姑娘”,这种称号谁都不愿意接受,所以面对训练,也都在咬牙坚持。

后来下连队后,我因为做饭好吃,被分到了炊事班,可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去汽车班,这是梦寐以求的事情,可连长没有让我去,我的申请被驳回了。炊事班也不轻松,除了要供应全连的伙食,训练也是必须进行的。

在这个时候,我和白国华、胡东方等战友的感情很亲密,一直到我们退伍,都保持着联系。

在部队有这样一句话: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这句话也间接地说明,部队是每年都有新的战友加入进来,也意味着一部分战友复员或者转业。我因为表现优秀,最终被留在了部队,不过随着年龄增长,当了9年兵后选择转业到地方。

回到地方,我在乡镇政府工作,可能是性格有些直爽,总感觉自己应付不来人情世故,最终工作了两年就辞职了。

那个时候,我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在当兵第五年回家探亲的时候草草地结了婚,没想到妻子怀了双胞胎,这也是我转业的主要原因,比较聚少离多的日子,妻子心中是有怨言的。

每年最开心的时刻就是战友们聚在一起,谈笑风生,人生是多么的惬意,当然因为当时的通信不方便,很多战友都失去了联系,到了2007年,班长曹晓龙把大家组织起来,这是我们真正意义上老三连的大聚会,有五十多名战友,自此之后,很多许多年没联系的战友,在这个时候也能说说话,谈谈心。

虽然在一起的时候有说有笑,可真正分别,却没有那种留恋不舍的感觉,情谊也会随着时光冷淡,除了几个要好的战友,其他人见面或者联系,只不过是想讨个好,为以后需要帮助的时候做好打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温晓辉是我们战友中的“活宝”,他善于交际,能说会道,是战友们之间的开心果,所以他和每个战友的关系都保持得不错,年轻时各自为业,到了中年之后,每个人都负重前行,自然有些战友就会寻求帮助。

我是个性情爽快之人,凡是来的战友,有求必应,不过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断然不会答应。

我和战友们的关系都很不错,可也没有觉得和谁是钢铁兄弟那样的情谊,在我们战友当中,各自的发展情况都不相同,有人身价百万,有人落魄,也有人锒铛入狱,当然还有一些在事业上节节高升。

可能是随着年龄增长,身体或多或少出现一些问题,近几年来,生病的战友越来越多,而温晓辉似乎成了医院的常客,隔三差五地住院,但他的家境又不好,起初战友们都想伸出援助之手,每次老班长发起捐款,战友们都是积极响应,捐多捐少是个心意,只要能帮助温晓辉,大家都是尽力而为。

曹班长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大家平时都很敬重,可能是在部队生活的时间长了,每次遇到事情的时候,总是以命令的口吻让战友们执行。

前几次为了温晓辉的事情曹班长是出了力气的,代表战友们把钱送到温晓辉手上,久而久之,曹班长觉得战友们都离不开他。

在后面的几次战友聚会上,我觉得实在是没意思,这不是庄严的战友聚会,而是攀关系,搞小团体,是一场彻头彻尾都充满着“酒肉”的聚会,很没意思。每个人的想法不同,来聚会的目的不同,所以在一起时也会感到很别扭。

近几年来我是拒绝参加战友聚会,曹班长有些生气,甚至跨越一千多公里来到我家兴师问罪,这让我感到莫名其妙。不过我知道曹班长没什么坏心眼,他也是想把战友们团结起来,可这种方式不对,让我感到是生硬地拉拢关系。

而让战友们四分五裂的,也是因为温晓辉再次住院,上周三,曹班长再次发出了温晓辉住院一事,群里无人回应。可能是这种冷清让曹班长面子上下不来,他率先捐了2000元,群里依旧没人吱声。

我看着好几十人的战友群陷入了沉思,大家是真的冷漠,还是觉得这样做没什么意义。可能是给温晓辉捐助的次数多了,大家心里不约而同的感到疲惫吧。

第二天醒来,我看到自己被踢出群聊,问了其他几个战友,同样被踢出群,一直到了中午十一点半的时候,曹班长语重心长地发了一条信息,我一看是曹班长主动解散的战友群,也没问战友们同不同意。

他的话说得简单委婉,我知道,他这个班长说的话,大家都不在意,所以也没必要留着聊天群。

退伍三十多年来,聚会的次数有些多,每次都需要花销两三千,再加上来回路费,一般家庭真的无法忍受,与其憋在心里,不如真的解散了,谁乐意联系就多联系,不乐意就各自为好。

而对于曹温晓辉,我个人是愿意帮助的,给转过去10000元,直接到他妻子的手机上,温晓辉说了一句“谢谢,珍重”。让人无比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