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点右上方的“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还能及时阅读最新内容,感谢您的支持

1931年,身处监狱的臧式毅,看着眼前盛放毒药的饭菜,选择了逃避,最终导致母亲身亡,自己也遗臭历史,受后人痛骂。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不久,时任辽宁省政府主席的臧式毅,就被日本侵略者抓了起来。

臧母得知此事以后心急如焚,急匆匆地给他送去了一碗饭菜,看着母亲关怀的神色,他却拒绝食用。

不想,当臧式毅再得知臧母的消息时,是对方的死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臧式毅为什么会被日寇抓起来,为何拒绝食用臧母送给他的饭菜?其母又是因何而死?

徒劳地挣扎

1945年,日本政府向全世界宣告无条件投降以后,他们在中国东北建立的“伪满洲国”随之垮台。

臭名昭著的大汉奸臧式毅,却还在垂死挣扎。

一次伪满残部的“重臣”会议上,他甚至提出要建立一个新的“维持会”。

在臧式毅的妄想中,可以借着“维持会”代表的“地方实权”与苏军谈判,进而摆脱被我党秋后算账的下场。

好在彼时,同为反法西斯同盟之一,在中国东北抗日战场上的苏军,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1945年8月末,他被抓进了苏联伯力监狱接受战犯改造。

臧式毅落得如此下场,称得上是罪有应得,毕竟他曾在中华民族最艰难的岁月里,干起了卖国求荣的勾当。

臧式毅是土生土长的辽宁人,早年曾留学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回国以后则投到了奉系军阀孙烈臣的门下。

由于在孙烈臣治下的吉林省表现出色,奉系军阀的首领张作霖,注意到了这个有留学经历的后起之秀,于1924年把他调任麾下做参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要知道,那时张作霖可是响当当的“东北王”,能得到他的赏识无异于坐上了加官进爵的快车。

确实如此,臧式毅很快升了少将军衔。

而且在1926年,张作霖带大军入关进占北京,当了安国军总司令以后,把东北的大事小事托付给了他。

期间东北局势风云变幻,内有土匪流寇作乱,外有侵略者虎视眈眈,局势可谓是万分惊险。

但是在臧式毅的经营下,奉系军阀对东北的控制力丝毫没有下降。

更重要的是,在1928年的“皇姑屯事件”中,臧式毅对稳定局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张作霖死于日本人的政治谋杀后,彼时张学良身在前线,一时间东北军群龙无首。

关键时刻,是臧式毅决定秘不发丧,并立刻派人去请张学良回东北。

这才使日寇的阴谋没能得逞,东北军的实力得以保存。

可惜日寇贼心不死,于1931年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在第二天直接拘捕了臧式毅。

其实日寇目的非常简单,那就是让臧式毅出任所谓的地方“维持会”高官,也就是俗称的“汉奸头子”。

至于日寇选择臧式毅的理由,也是非常充分的。

首先,他比较倒霉。当时东北军的军政实权者大多不在本地,留守沈阳大本营的核心将领,更是只有他一个。

日寇不是没有汉奸可用,只是“九·一八”事变本就遭人诟病,如果再找一个老牌汉奸入职“维持会”,担心会引来更大的非议。

可臧式毅不一样,他是东北军里走出来的,若是他愿意进这个“维持会”,日寇“无领土野心”的无耻谎言,似乎就能藏得更容易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次,日寇当时盘踞于东北多年,对臧式毅的能力和手段有所了解。

当年,他在“皇姑屯事件”中的政治表现,让日军看到了他的权谋手段。

除此以外,1928年张学良接过通北军大旗时,东北军不是人人信服。

东北军的“肱股之臣”杨宇霆,就是反对者的代表。

巧的是,臧式毅正好是杨宇霆的心腹。

但1929年初,张学良在老虎厅一怒之下,杀了杨宇霆和被他带来一起挑事的常荫槐以后,臧式毅却立马支持起了张学良。

如此墙头草的做派也让日军明白策反他,相比于其他人应该要容易得多。

种种原因,让日军认定臧式毅是值得拉拢的人物

果不其然,几个月的拉扯后,臧式毅最终走上了投敌叛国之路。

被“抛弃”的慈母之心

1931年,臧式毅没有预料到的是,一碗没有吃的毒饭,他屈服于日寇的无耻行径,直接导致了母亲的上吊身亡。

若说起来,臧母也是个苦命人,时至今日都没人知道她姓甚名谁。

世人只知道她出身寒微,嫁到了早年逃荒到东北的臧家。

她的苦难,不止于此。

臧式毅的父亲刚到中年就撒手人寰,臧母只能孤身养育三个孩子。

在那样的年景里,一家人辛苦劳作,都不一定混得上一口饱饭,又何况是只能靠寡母顶门立户的臧家。

因而臧式毅小时候过得非常苦,甚至帮家里放牛时,断掉过一根手指头。

臧母心疼之余想明白了,如果不想孩子一辈子辛苦挣扎在最底层,必须为孩子的以后早做打算。

为了把臧式毅送去读书,臧母绞尽脑汁地联系上了臧式毅在东北教育界有些名望的二伯父。

臧母求二伯父帮助臧式毅上学,还求他代为管教孩子。

毕竟臧式毅自幼丧父,而男孩成长的过程中,离不开男性长辈的教育和引导,臧母竭尽所能地弥补儿子在这方面的缺失。

正所谓“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臧母为臧式毅的苦心谋划,确实改变了他的命运。

1909年,臧式毅摇身一变,从放牛娃成为公费留日学子。

想来得知臧式毅能出洋留学的那一刻,臧母一定非常骄傲,期盼儿子能干出一番大事业。

可惜臧母只是改变了他不做放牛娃的未来,却没能让他明白,一切的未来选择,都不能背叛国家。

臧式毅在这方面的不足,导致他永远地被钉在了中华民族的耻辱柱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1931年刚被日寇拘禁时,臧式毅不愿意与侵略者合作,双方有过一小段时间的僵持。

心狠手辣的日寇开始给臧母施压,希望她能劝说臧式毅叛国。

臧母是典型的旧社会女性,虽然外表柔软,但骨子里非常有气节,对侵略者的嘴脸厌恶至极。

更重要的是,身为中华儿女,她亲眼见识到了日寇的恶行。

且不论“九·一八”事变,直接让整个东北沦陷的不共戴天之仇,单说事变后街上荷枪实弹巡逻的日本兵,就已经足够让普通老百姓提心吊胆了。

更遑论在事变以前,日寇已经将魔爪伸向了东北丰富的资源和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1906年,日寇就开始了对东北矿山企业的掠夺,吉林、辽宁等地的大量煤炭资源,成了日寇的囊中之物。

更可恨的是,挖掘煤炭的矿工几乎都是被日寇抓来的“壮丁”。

这些可怜的劳工稍有不慎,就可能被日寇夺走性命。

所以,臧母不愿意配合日寇劝说儿子投降,在挣扎之后决定亲自毒死臧式毅,以防他成为中华民族的罪人。

身处监狱的臧式毅,收到了那份被藏了烟膏的饭菜。

臧母往饭里下毒时,要承受的锥心之痛,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奈何臧式毅舍不下性命,看着这块烟膏,他躲避了母亲的目光,接着放下了这碗饭菜。

那一日,当引以为傲的儿子投敌的消息传来,臧母惊怒交加,根本无法接受竟然养出了一个汉奸儿子!

可她只是一个老妇人,毒杀儿子失败的那一刻,知道自己做不了更多了。

最终,臧母感觉无颜面对家乡父老,选择了上吊自尽。

或许悬梁的那一刻,臧母心里一定还期盼着,自己的死能唤醒臧式毅的良知。

抗日战争的“半边天”

一碗毒饭的警戒,臧母上吊身亡的最后唤醒,依旧无法唤起臧式毅最后的良知,他终究成为了母亲最讨厌的人。

1931年,屈服成为汉奸以后,臧式毅先是作为东北政界的头面人物,与其他汉奸一起出席了所谓的“建国会议”,加速了伪满洲国伪政权的组建。

而后在日本人的指使下,臧式毅活跃于伪满洲国的政权,帮助日寇在东北攫取了不少非法利益,阻挡抗日战争胜利的步伐。

在日伪政权里,其实臧式毅只是表面“风光”而已。他是个中国人,不可能完全得到日寇的信任。

他身边时常跟着“日本主子”派来的保镖,被严格地监视着。

等日寇一倒台,臧式毅成了板上钉钉的战犯。

没过多久,他被我军引渡回国,对其罪行进行审判。

之后他一直被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直至1956年病死。

他这一生,都没有得到国家和人民的宽恕。

细看臧式毅的罪孽一生,与其臧母的以死明志,形成了鲜明对比,也让我们看到了战争年代里,女性身上迸发出的坚守与果敢。

从1931年开始,日寇发动的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数不清的血泪,而凡是日寇铁蹄所踏之处,几乎都伴随着他们对中国女性的残忍迫害。

1937年,惨无人道的南京大屠杀中,有无数的妇女遭到强暴乃至虐杀。

面对这样的奇耻大辱,中国女性没有选择逆来顺受,而是不甘人后地投入到了伟大的抗日战争当中。

拿最先沦陷的东北来说,像臧母一样绝不允许儿子叛国的中国女性还有很多。

“九·一八”事变后,奉系军阀张宗昌的母亲公开表示:

“(张宗昌)倘有卖国行为,我即自杀以谢国人!”

日寇铁蹄终究是踏出了山海关,全国的女性因此受到了日军威胁。

不过,当日军踏出山海关的时候,臧母一般的女性抗日精神,也随之播撒中国大地。

在抗日过程中,我党领导的各级妇女抗日救国联合会不断成立,筑起了抗日战场上坚实的女性阵线,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谁都知道,打仗一定伴随着流血牺牲。

但为了保障抗日部队兵力充足,一举把日寇赶出中国,无数爱国女性忍着不舍,送丈夫、兄弟、孩子去战场!

留守后方的女性,则扛起了保证物资生产的重任,女工后来甚至成了后方工厂的主力军。

另外,女性在战后救死扶伤的过程中,同样不可或缺。

在战斗打得激烈时,常常有伤员不能被及时送到医院,这就需要在战场附近生活的女性们,负责起伤员的护理。

更重要的是,在前线战场上也不乏女兵的身影,为了救国和自保,很多女性都参加到了妇女自卫军当中。

据1941年的不完全统计,当时陕甘宁等北方抗日根据地中,妇女自卫军高达两百多万人。

正如毛主席所言:“假如中国没有占半数的妇女的觉醒,中国抗战是不会胜利的。”

女性在生理上普遍要比男性柔弱,但她们心里的坚韧足够弥补这方面的缺失,进而能在危机关头迸发出无穷的力量。

一如臧母,虽然没有成功阻止儿子去当汉奸,可她以身殉国的悲壮,给了当时的人一个警醒,“宁死勿当卖国贼”,也让她永远会被青史铭记。

谨以此文,向为全民族抗战作出伟大贡献的女前辈们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