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九十年代末期的时候,加代在深圳混的那是风头正旺,可以称得上是正儿八经的深圳王了。

这一天,加代在自己的大本营中盛表行和兄弟们喝茶聊天,突然,电话响了,加代一看是香港的号码就接了起来,听到里面着急的声音说道:“加代大哥,我是阮军生,我在香港这边出事了,只有求你帮我了。”

阮军生原来是深圳海狼帮的老大,和加代关系很铁,加代遇到事找他,阮军生每次都是义不容辞。后来,海狼帮和洪海帮抢地盘,打的不可收拾,双方打的很激烈,阮军生一上头,没把握好轻重,当场就把洪海帮的老大弄死了。这样一搞,事情就大了,阮军生被通缉,无奈跑路到香港谋生。

加代去香港的时候还找过他,阮军生带着几个以前海狼帮的兄弟在香港开了个酒吧,生意一般吧,不像以前在深圳那么风光了。

老兄弟求帮忙,加代肯定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听到事阮军生说话,加代说道:“兄弟啊,怎么给我还客气上了,咱俩不说虚的,你说我办就是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阮军生听加代满口答应帮忙,说道:“唉,大哥啊,我香港的好大哥陈耀兴被人给销户了!”

加代听说这事心里也一紧啊,阮军生在香港给加代介绍过陈耀兴,加代知道陈耀兴是香港新义安的“湾仔之虎”,当时认识的时候,陈耀兴就是湾仔的扛把子。阮军生逃到香港多亏陈耀兴帮助才能立住脚,陈耀兴对阮军生很欣赏,可以说是有知遇之恩。

加代也很欣赏陈耀兴,英雄惜英雄,听到这个消息,加代也是心慌,问道:“什么?耀兴他被人销户了,谁干的?!”

阮军生说道:“就在上周,十四K的毒蛇明在港湾酒店地下车库偷袭了耀兴哥,我收到消息说毒蛇明跑路到深圳,现在就在盐田区。”

加代牙齿咬的嘣嘣响,说道:“好啊,跑到这他就算自投罗网了!兄弟你说吧,我是让他在深圳消失,还是让他下辈子做植物人?”

阮军生赶忙说道:“别,大哥,你只需要把他给我抓住,我要拿他去给我耀兴哥祭坟!”

加代听他这样说,就回答:“行,就按你说的办。我这就安排兄弟们去找人,就算翻个底朝天也得把这小子抓住交给你,你回深圳找我吧!”

阮军生说了声“好”,就挂了电话准备回深圳。

要说这毒蛇明为什么偷袭了陈耀兴呢,这里面的缘故还真得说道说道。

当年香港歌坛有个当红歌星小芳,这一天小芳和几个朋友在KTV唱歌,作为歌星嘛,小芳还故意藏在角落里怕被人认出来,你说巧不巧,香港实力帮派十四K的大哥黄郎维也在那玩,他手下的小弟眼尖的很,一眼就瞅见了小芳,给大哥这么一说,黄郎维觉得他们十四K那么牛逼,而且帮派里也涉及到影视投资业务,既然遇到了小芳,就让小弟去把小芳喊过来一起玩玩吧。

小弟一听大哥安排了,就吊儿郎当的过去邀请了。可人家小芳哪是这么随意的人呢,看到陌生人邀请心里害怕,就没答应。小弟回去给大哥黄郎维汇报,没邀请来,黄郎维喝的正高兴,说道:“去,告诉她过来赔哥喝个酒,给她拿一百万。”小弟一听大哥这么豪气,屁颠屁颠的就又过去了。

没想到,这价码一亮,人家小芳更不乐意了,又给拒绝了。小弟垂头丧气的回来又给大哥黄郎维一说,黄郎维可就火了。一个明星而已,竟然不给面子,站起来带着一帮小弟就过去了 ,走到小芳跟前,抬手“啪”的就是一个大嘴巴子,骂道:“给你脸了是不?让你喝你就喝,让你唱你就唱,装他妈什么纯情!”

骂完就把小芳拉到自己这边,让小芳陪着他们喝酒唱歌。吓得小芳是大气不敢出,遇到这帮凶神恶煞的人能讲什么理呢?再委屈也得忍着啊。

走是走不了,小芳陪着他们玩了一会,找了个机会就给自己的好大姐打电话求援说自己让人打了,被困在KTV走不了。大姐一听,自己的小姐妹被欺负成这样,那还了得。立马联系了陈耀兴,把事情一说,要求陈耀兴去收拾一下黄郎维,把小芳救出来,陈耀兴马上就组织了200多号兄弟去KTV找黄郎维,可是等陈耀兴赶到,黄郎维有别的事已经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补充一句啊,为什么陈耀兴这么给力,这大姐打个电话,自己就亲率这么多人去救人呢?因为大姐人称向太。

可谁也没想到,第二天黄郎维出门就让几个人给围了,“咔咔”一顿砍,街上执勤的官方一看这情况就跑了过来,这几个人就都跑了。接着黄郎维被送到医院,这几个人为了确保黄郎维活不过来,又偷偷跑到医院,在病床上又补了一顿,这下,黄郎维可就一命呜呼了。可怜这叱诧风云的大哥就稀里糊涂的见了阎王。

这个事情发生一年后,陈耀兴去澳门找兄弟谈点事。刚巧澳门举办赛车比赛,陈耀兴就好这个,也报名参赛了。你别说,陈耀兴的水平那也是杠杠的,最后拿了个第三名,大伙都挺高兴,晚上兄弟们给陈耀兴庆贺,陈耀兴多喝了几杯,喝完自己去地下车库开车准备回酒店休息。

没想到,毒蛇明一直在跟着他呢。等陈耀兴迷迷糊糊的打开车门,毒蛇明从背后就冲了出来,拽出五连发“啪啪啪”就把陈耀兴打倒了,这毒蛇明够狠,怕他抢救过来,又从正面补了几下。真是稳准狠,当场就把陈耀兴给销户了。

消息传回香港,新义安可炸锅了,派出去各路人马打听消息,最后查到是十四K的第一打手毒蛇明干的。这下可热闹了,新义安的各大堂口把人全都撒出去,对毒蛇明下了追杀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当然,毒蛇明这老江湖知道新义安肯定会查到他,所以他根本就没回香港,下手当晚就偷渡去了深圳。

阮军生听说陈耀兴被销户了,怒火攻心当时就急眼了,连生意都没心打理了,天天就是各处追查毒蛇明的去处,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一时间让他知道了毒蛇明躲到了深圳的盐田。

阮军生怕毒蛇明跑了,这才赶紧给加代求援,让加代抓住这小子。

加代接完阮军生的电话,心里最担心的也是怕毒蛇明跑了。马上召集手下所有的兄弟下了死命令,必须把这个毒蛇明在深圳给我抓住,要活的。大家都没见过毒蛇明,加代把收集来的毒蛇明长相特征也给兄弟们说了,中等个子,大眼睛,低鼻梁,左手手臂上纹了一条眼镜蛇,而且左手没有小拇指。

当时的通讯设备可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所有的兄弟都撒去了几天,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阮军生早到了加代这里,加代也是着急的很。加代又给深圳各帮派的大哥联系,让大家一起帮忙找人。

这一天,河南帮老大毛天驰有个小弟专干偷鸡摸狗的买卖,他摸进盐田洪家村一户人家的时候,发现了个外地人住那,样子和毒蛇明有点像。他赶紧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毛天驰,毛天驰就通知了加代。

加代一听这情况,立马让自己的金牌打手于永义通知兄弟们在洪家村集合。没过多久,百十号人悄无声息的就摸到了洪家村埋伏了起来。于永义很谨慎,告诉兄弟们先藏好,别慌动手,等确认身份再把人拿了。于永义到可能是毒蛇明住的房子那踩点,发现里面没人。

于永义吩咐大家都先等着,等了有一个多小时吧,还真有个中等身材大眼睛的人进了洪家村,在门口埋伏的毛天驰可就带着十几个人在后边跟上了。

毒蛇明老江湖了,一感觉后面有人就知道不对,这时候于永义带了十几个人从前面也过来了。毒蛇明想跑可是前后都被堵了啊。十四K的第一打手那可也不是吃素的,没等后面的反应呢,毒蛇明转身就往身后毛天驰那群人冲过去了,到了跟前就是一个飞踢,接着抡开膀子左拳右捶的就打到了四五个,这十四K的第一打手的身手还真是了不得。

于永义一看后面的人马上要挡不住,赶紧带人冲过来,从背面就是一拳,打到毒蛇明的肩膀上,毒蛇明一个弯腰转身对着于永义就是一个猛踹,一下正踹到于永义肚子上,于永义被踹出去几米摔到地上,只见于永义“腾”的一个鲤鱼打挺又翻身跳起,招呼兄弟们说:“都给我冲!”

可怜这毒蛇明再厉害也是好汉难敌四手,埋伏的兄弟看到打起来也都冲过来了 ,百十号人里三层外三层的拿着各种家伙就抡开了。很快,挨了几个镐把几个钢棒的毒蛇明实在没劲了,被兄弟们死死的按在了地上。于永义进到跟前,把毒蛇明左胳膊袖子一撸,果然露出来一条凶神恶煞的眼镜蛇纹身,又抬起他的左手一看,没错,少了一个小拇指。行了,终于抓住了。

于永义让兄弟们把毒蛇明五花大绑了,给加代打电话汇报:“大哥,我们抓住毒蛇明了!”

加代和阮军生正在中盛表行焦急的等信呢,一听于永义抓着了,加代说道:“好,带到咱表行来!”阮军生可算长舒了一口气。

不一会的功夫,于永义和兄弟们就把阮军生押到了中盛表行。

阮军生看到毒蛇明眼睛都红了,一步就冲到跟前抬手“啪啪啪”就是一顿大嘴巴子,打完问道:“说,谁让你干的。”

毒蛇明也确实是个硬汉,吐了一口血沫子回答道:“你明爷干事,还需要别人吩咐吗?我早看他不顺眼了,就弄死他!今天栽到这,一命抵一命,来吧,少他妈废话!”

阮军生看毒蛇明这么硬气,说道:“行,你个毒蛇明,算你有种。不过,我知道没有撑腰的你根本就不敢,你真不说也行,那我可就找你报仇了,你全家可都得陪葬。如果你说谁让你干的,我只弄死你祭我耀兴哥!”

毒蛇明听阮军生这么说直接傻眼了,这家伙也太不讲道义了,毒蛇明不说话了,低着头想了一会说:“祸不及家人,是洪老鬼让我干的!”

既然知道是谁幕后指使,阮军生也就没再折磨毒蛇明。直接把他带回了香港,拉到了陈耀兴的墓前。阮军生哭着说:“耀兴哥啊,兄弟把人给你带来了,我这就让他下去找你~”说完,从腰里拽出一把小军刺,对着毒蛇明的胸口“噗噗噗”就是三下,毒蛇明歪倒在陈耀兴的墓前见了阎王。

事情能这样就结束吗?江湖恩怨向来就是个打打杀杀,阮军生替陈耀兴报了仇,可彻底跟十四K结下了梁子。十四K的第一打手被干了,不把这个仇报了,十四K也不用在江湖上混了!

没过几天,十四K的两百多号人拿着各种家伙可就杀到了阮军生的酒吧了。门口保安一看这阵仗直接吓懵了,赶紧往里跑找阮军生。阮军生一听来了这么多人,带着自己的兄弟,拿着五连发就出了自己二楼的办公室。还没下楼就听到下边已经“哐哐哐,劈里啪啦”的干起来了。往下一看,阮军生可明白了局势,十四K这是要连人带地方全都铲平呀。根本就不想给他说话的机会了。看看自己身边这十几个兄弟,别拼了,有啥用啊。阮军生对兄弟们说:“都撤都撤,赶紧!”说完,自己就从早就留好的暗门溜出了酒吧,跑了。

十四K在一楼边砸着边上楼,二楼也一顿霍霍,酒吧砸成废墟了,可就是找不到阮军生,连阮军生的兄弟都没抓住一个。砸完出来问门口包围的兄弟们,谁也没看见阮军生,没办法,今天没找到就没找到吧,以十四K的实力,只要阮军生在香港,那就是插翅难飞。

话说这阮军生连住的地方也没敢回,躲到一个偏僻的小旅馆。阮军生琢磨这个事儿,看样子十四K是下死手了,只靠自己拼是拼不过,谈也谈不了,自己在香港是无路可走了。无奈之下只能再找加代求救了。

阮军生给加代打通电话说道:“大哥救命啊,我已经走投无路啦。十四K疯了,200多号子人到我酒吧就开火,酒吧算废了,还好我跑的快,现在家也不敢回了。他们这是要弄死我啊,我该怎么办啊?”

加代一听这情况,赶紧说:“兄弟,你稳住,你先躲好,我这就去救你。”

加代挂了电话,也慌了,想叫兄弟们去吧,可那是香港,怎么能拼得过十四K呢?不去,阮军生非得死在香港不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为了兄弟不得不向张子强开口了。对,就是号称世纪悍匪的张子强,张子强别说在香港,就是在东南亚也是赫赫有名。不管帮派老大,还是商界精英,没有一个人愿意招惹他。

当年加代还真就惹了他,张子强绑了加代的兄弟,摆下鸿门宴让加代拿自己去交换,加代毫不犹豫的身揣炸弹自己就去赴宴了。当大哥的肯为兄弟舍命,有胆有谋,这种做法让张子强一见倾心,当即放了加代兄弟,和加代成了朋友。张子强当年可是亲口给加代说过,在香港加代的事就是张子强的事,现在加代只能用自己的这张王牌去救阮军生了。

加代给张子强打了过去,说道:“强哥,我是你代弟啊。”

张子强看是加代,挺高兴,问道:“代弟啊,怎么?是不是快到香港了,必须先来找我喝酒啊。”

加代说道:“强哥啊,我还真打算去香港,一定去找你啊,不过现在兄弟有个急事,需要强哥出手啊。”

张子强一听加代有事相求,说道:“代弟你说,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怎么了?”

加代就把陈浩南,阮军生,十四K前前后后发生的这些事告诉了张子强,最后说道:“这事儿我看除了强哥出面,谁也救不了我兄弟阮军生了。”

张子强听完说道:“好,代弟,这个事你别管了,哥哥给你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