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宫的风向正在发生强烈的变化,据报道,查尔斯三世国王和他的长子威廉王子之间的紧张关系日益加剧。自查尔斯登基、在他深爱的母亲伊丽莎白二世去世后继位以来,有消息称新国王和他的继承者之间存在不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皇室内部人士透露,最新导火索是威廉在处理一起涉及他父亲最资深助理苏珊·赫西的种族争议中表现得坚决。

赫西夫人,83岁,曾担任已故女王的高级女侍从长达60多年,但在女王去世,一次皇家招待会上,有指控称她多次询问杰出的黑人、英国慈善机构负责人恩戈齐·富拉尼的“真实出身”,暗示她不是英国公民。

据称,国王幕后对这一事件感到“愤怒”,但是威廉公开迅速果断地采取行动。

在几个小时内,王位继承人发表了一份强烈的个人声明,声明称“种族主义在我们的社会中没有立足之地”。他继续表示,赫西夫人的言论“是不可接受的”,并强调受影响的人“应该感到安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考虑到威廉通常保守的公众形象,这一举动令许多皇室观察家感到惊讶。

但是,这一行动似乎并没有安抚他的父亲。消息人士称,查尔斯国王一直对自己的工作人员保护有加,对威廉未经请示就“处理”此事感到不悦。

一位宫内知情人士透露:“国王仍然将自己视为家庭的领导者和国家元首,因此威廉在未经过父亲同意的情况下公开表态,皇室圈子里并不乐见。”

此外,备受争议的皇室传记作家奥米德·斯科比,在他的新书中声称,由于国王嫉妒威廉的受欢迎程度,国王和威廉之间的紧张关系“日益加剧”。

斯科比以对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夫妇持赞同态度而闻名,他在书中写道,威廉对赫西事件的声明“加剧了”父子关系中的摩擦,这种摩擦“开始出现紧张和攀比”。

虽然王室成员在公众面前一直保持团结一致,但消息人士称,紧张局势已经在宫殿内酝酿了一段时间。自从威廉在2011年与他心爱的平民出身的王妃凯特·米德尔顿结婚以来,“威廉和凯特”的光辉宣传一直威胁着他的父亲和卡米拉。最近的一项YouGov民意调查显示,与查尔斯国王尚不稳定的48%相比,威廉王子如今是最受欢迎的王室成员,拥有超过50%的王室支持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皇室历史学家维多利亚·霍华德指出:“戴安娜的阴影仍然笼罩着查尔斯,他从未能够完全摆脱作为那场悲剧性婚姻破裂的他负主要责任的看法。相比之下,威廉更加平易近人,更具亲和力,他和凯特建立了一个幸福的家庭,这让他们更容易得到人们的喜爱。”

她补充道:“我认为查尔斯心里很清楚,他永远无法获得母亲和儿子那样的人气,这一点一定让他感到不悦。”

更让事情复杂的是威廉积极支持与国王心仪的事业相关的事务,如保护环境和关注心理健康,这使他成为了一个现代化皇室的典范。相比之下,查尔斯对气候变化和建筑等议题的热衷有些被视为古怪。

霍华德补充说:“在很多方面,查尔斯永远无法摆脱被视为守旧的父亲形象,而威廉代表着青春和活力。虽然查尔斯渴望按照自己的方式引领君主制度,但他深知最终是威廉将主导皇室的长远未来。”

考虑到威廉计划打造一个更为精简、不那么奢华的皇室,专注于核心成员履行公务,国王的身边人也担心他逐渐被边缘化。今年早些时候有传言称,查尔斯出于一种任性的欲望,阻止威廉和凯特获得威尔士亲王和亲王妃的称号,只要他还在位,这一传言进一步加剧了威廉的担忧。

还有哈里王子的问题。据报道,查尔斯渴望让他那不可预测的次子和妻子梅根在某种正式的皇室范畴内重返,以展示家庭在这个过渡期的团结,但威廉对这对夫妇在去年的采访中对皇室发起的攻击心存戒备。查尔斯更加缓和的立场据说让威廉感到恼火,威廉坚信应该坚守规定和先例。

在查尔斯登基仅几个月后,这些紧张关系已经在幕后悄然酝酿,皇室观察员们担心随着威廉逐渐成长为未来的国王,这些问题将会进一步加剧。尽管父子二人在公众面前无疑会展现出团结一致的样子,但所有迹象都表明,温莎宫正在经历的变革之风可能会成为现任国王和未来国王之间的摩擦源,而不是革新的契机。

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他们的关系和君主制度能否顺利地过渡到更多由威廉的愿景而非查尔斯的愿景定义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