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一位相貌普通的妇女在警察的押解下被带出了银行贵宾室,连同她拿来换钱的三斤纯度极高的黄金也一起被带走了。

这是发生在1980年中国人民银行沈阳分行真实的一幕。

这位妇女又是什么人?她的手上怎么会有三斤高纯度黄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名叫黄淑珍,19年前,她曾经是沈阳造币厂的一名普通的员工,她的丈夫关庆昌也在沈阳造币厂工作,当年担任生产科科长。

19年后,黄淑珍带着三斤黄金出现在银行。

银行的工作人员意识到,这样纯度极高、品相极好的黄金不太可能在市面流通,也不太可能为私人所有,所以当机立断选择了报案。

果不其然,黄淑珍的背后真的有鬼,她手上拿的黄金也来路不正。

在警方的侦查下,还牵扯出了一桩隐藏19年的大案!

特殊的冶炼任务

1961年,沈阳造币厂接到了一个特殊的任务——负责冶炼提纯一批黄金和白银。

当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国内经济萧条,国际环境严峻,很多人甚至饭都吃不上。

货币或许会贬值,但黄金作为一般等价物,永远是硬通货。

当时国内的经济形势严峻,所以中央就考虑,利用此前各处收来的散碎黄金,进行冶炼提纯。

比方说一些金银首饰,或者一些散碎的金块、银块,这些散碎的金银由于纯度不一,大小也不一,所以需要进行冶炼提纯。

在将它们进行冶炼提纯后,这些黄金白银就可以用来偿还债务和购买物资,当时国库空虚,这种办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蚊子再小也是肉。

这个艰巨的任务最后交给了沈阳造币厂。

沈阳造币厂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造币厂,它始建于19世纪末,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还有着强劲的生产能力。

这次冶炼提纯的黄金白银,数量庞大,任务之艰巨远不是此前可以相比的。

要知道,在如此困难的时期,这批金银可以说是当时中国的输血钱,也是中国人民的救命钱。

任务不容有失,所以沈阳造币厂当时上下一心,都想要将这个任务漂亮出色地完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另外,由于这项任务的高度重要性,为了保证冶炼提纯任务的顺利开展,冶炼提纯的过程不仅要全程保密。

就连生产过程中黄金和白银都选择用代号来称呼:100号,200号

沈阳造币厂从上到下都严格执行了保密的措施,不论是参与冶炼提纯的员工,还是厂里进出往来的车辆,亦或是夜间值班人员的选择,都经过了层层把关和严密的筛选。

但饶是如此严密,还是出现了纰漏,外部的保密措施虽然做好了,但造币厂内部对于仓库的管理还是存在一些漏洞。

那些经过冶炼提纯完毕的黄金和白银,并没有经过特殊的保密存放,而是如其他的货物一般,被放在了普通仓库内

这个仓库也没有任何保密措施和登记管理,这就意味着,只要是造币厂内部的员工,基本上谁都可以进出,至于谁何时进来、停留了多久,也都没有记录。

虽然工厂的员工经过层层筛选和严密登记,尽管这些员工在长久的工作经历中已经见惯了钱财,但沈阳造币厂未免有些太相信自己的员工了,也太相信人性了。

也就是说,只要是厂里的员工,大家都可以自由进出,存放黄金和货币的仓库,如果趁人不注意或身边没有人,顺走一点,也不会有人知道。

这样如同儿戏的仓库保管制度,为之后的黄金失窃大案埋下了隐患。

在金山银堆里,哪有人会保持纯净的思想觉悟呢?

特别是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大家缺衣少食,饥一顿饱一顿,看到这些黄金难免不能保证没有人会生出歪心思。

生产科科长关庆昌和电解车间员工黄淑珍,就是那两个生出歪心思的人

他们两人在沈阳造币厂工作,有些年头了,二人都是厂里的老员工。

那个年代,在国企工作,生活有保障,虽然大环境都不好,但两个人的生活相较于社会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不错的。

厂里接到这个艰巨的黄金冶炼任务后,本来关庆昌也是不以为然的,只以为是一次普通简单的任务。

可是,当看到池子里、仓库里越堆越高的黄金,他的心态也逐渐发生了变化。

八百两黄金失窃

前面说到,关庆昌是沈阳造币厂生产科的科长,身为干部的他不仅熟悉生产车间的操作流程,对厂里的那一套管理流程和管理漏洞也是烂熟于胸。

他知道,存放货币和黄金的仓库,对他来说是一个发大财的好机会。

本来这只是临时起意的一点想法,可看着一锭一锭的散发出迷人光芒的金块被运到仓库,关庆昌再也按捺不住了,他的眼睛里是黄金,脑子里也装着黄金。

很快,他就萌生出一个坚定的想法——偷盗黄金。

紧接着,他开始着手详细了解存放黄金的仓库情况,以及仓库值班人员的情况,在了解完这些情况后,他又为自己的罪恶行径制定了一个周密的盗窃计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实上,这个盗窃计划的确堪称完美,也使他逃脱法律制裁长达19年之久。

1961年3月18日,关庆昌决定,在这一天进行盗窃。

在厂里的大多数员工看来,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星期六,与此前的星期六、甚至于此前的每一天都没有什么不同。

可对关庆昌来说,这一整天,他都竭力遏制自己激动的心情,努力将自己伪装成很平静的样子。

到了傍晚时分,下班了,员工们都陆陆续续走出了厂里。

关庆昌在下班后,先是回到距离沈阳造币厂只有几分钟路程的家里,拿到了作案工具——一把羊角锤和一双手套。

拿完工具后,他又快步回到厂里,这时候正值下班点,人来人往,门卫也没有精力去看关庆昌到底带了什么东西。

就这样,他成功将作案工具带到了办公室,存放起来。

放好作案工具后,关庆昌又去了厂里的澡堂,有些员工住在厂里的宿舍,关庆昌来澡堂洗澡的目的,就是为了遇到熟悉的员工来制造不在场证明。

在澡堂里,关庆昌故作镇定,与一些熟识的员工进行聊天,可对面的员工谁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被他利用的工具,也成为了他逃避法律制裁的一环。

洗完澡后,他顺路回到办公室拿工具,接着来到仓库,将存放黄金的箱子撬开。

箱子被打开后,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金灿灿的光芒,关庆昌此刻的眼睛都有些迷离了,他多么想将这一整箱黄金都带回家,据为己有,可他残存的理智告诉他,这不现实会被发现!

经过短暂的镇定后,他伸出了罪恶的双手,从箱子里拿出了两块黄金,将其捞捞的固定在身上,沉重的黄金绑在身上,让他每走一步都要费不少力气。

但在巨大的贪念面前,这点重量也就不算什么了。

紧接着他又将作案工具和洗澡换下来的随身衣物放在一起,拎在手里,回家了。

当然,关庆昌的计划还没有结束,还有最重要的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