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的一个夜晚,19岁的安徽人张翔前被外星人掳走,在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外星球上旅行了一个月后,回到地球。

临走前,我看着张祥前写下的飞碟动力学方程,还有他不断强调自己不是神经病的无赖表情,很难想象他是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农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在外星球上,我遭遇最多的事情就是被“繁衍”,而且是野蛮的,毫无底线的!

张祥前:“当时我娘在另一个屋里睡觉,然后我听见耳边有人叫我的名字,不是我娘的声音,我记得很清楚,睁开眼发现旁边的墙壁冒着红光……”

我:“然后呢?”

张祥前恐慌地看着我,坐在他面前的我,能很清楚地看见张祥前额头上冒出的冷汗,或许他现在想起当时的经历,还有些后怕。

他用颤巍巍的声音朝我说道:“然后我就下床,我寻思家里除了我娘没别人了,刚下床,就看见冒红光的墙壁里走来两个小人,脑袋圆圆的,跟我种的地瓜一样圆,不过模样还是人的模样,他们叫我跟他走,我当时很害怕,身体都在发抖,被他们带着往墙里面走去。”

“等等?你们穿墙了?”

“是的,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鼻子里闻到一股很浓烈的泥土味。”

“他们是指的是谁?”

“你被带去了哪儿?”

“他们为什么又要带你走?”

好奇!

强烈的好奇,充斥着我的内心。

此时此刻,我已经对眼前这个人有了客观的判断。

臆想症?精神分裂?

正当我的心里,将张祥前分类到众多精神病群体当中的一员时。

张祥前默默地点燃了一根香烟,缓缓吸入,然后将心里的烦恼同烟气一起吐出。

“你是不是也怀疑我有病?”

“这里的人都说我有病,我老婆,我女儿都不相信我,不过我都无所谓了,因为我知道我的使命,我是被外星人带走的,我的使命就是把从外星球上学到的东西,传递给地球。”

张祥前苦笑,脸上带着农民特有的朴实和苦涩。

“外星人长什么样子?你还记得吗,他们带你去了哪儿?去做什么?”

整理思绪后,我继续提问。

张祥前:“他们长得很矮,大概一米多高,其实外貌跟我们人类差不多,不过最大的区别,就是他们的皮肤上泛着淡淡的蓝色的辉光,看上去很精致。”

我:“你是说,外星人长得跟我们人类差不多吗?那四肢呢?总有不一样的地方吧?”

张祥前:“四肢跟我们人一样,不过很短,很厚。”

张祥前:“他们的头发跟橡胶圈一样,往后梳,很厚很精致。”

我:“你能画下来吗?”

张祥前:“我画得不是很好,只能描绘出大概的模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们没有衣服,女人的身材曲线像香蕉一样弯曲,而且很长;男人的器官也暴露在外面,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繁衍……”

“在外星球上,我遭遇最多的就是被繁衍,记忆最多最清晰的也是这方面的内容,而且他们繁衍的方式,在我们地球人看来是极其变态和不健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