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法律不支持我?”吉林舒兰,一老人在春节期间,杀了一头自己喂养的猪,想着自己也吃不完,便拉到集市上卖,才刚卖出1斤2两,就被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发现,以私自出售未经检验、检疫生猪肉为由,罚款10万元,老人不服,先后起诉,上诉,却都没能得到法律支持,究竟为何?

【案情回顾】

田文礼想起儿时村里面过年杀猪的情景,那时候家家都争着抢着买,不啥事也没有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在却不让卖了,至今他还是想不明白,即便是自己有错在先,但是也不至于罚的这么重吧?

事情回到2020年的春节,田文礼看着自己猪圈里的那头瘦弱呛毛的白猪,不住摇头。

这头猪喂了一年了,田文礼原本计划着,到春节的时候,宰杀了,一家人热热闹闹的过个节。

现在看来要推迟了,因为这头猪不好好吃食,长的个头并不大,田文礼担心,杀了分不到多少肉。

哪知田文礼有心让它多活两天,但是天意难违。正值春节期间,家家户户都放鞭炮。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把这头猪给惊着了,受到惊吓后,它跳圈,把后腿摔骨折了。

正月初七,大年刚过,生猪售后点还在歇业了,眼看这头猪奄奄一息,田文礼只好忍痛割爱,把它给宰杀了。

但是刚过完年,吃了一肚子油水,田文礼一家根本吃不下这一头猪,于是田文礼就把屠宰的生猪拉到集市上卖。

刚卖一单1.2斤,收了30元,就被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查获了,以田文礼出售未经检验、检疫生猪为由,没收所售的猪肉,并对其处以10万元的罚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下田文礼不干了,别说一头猪,就是卖了十头猪也交不起这罚款,于是他恳请对方高抬贵手,放自己一马。

但是市监局的工作人员秉公执法,不讲私情。没办法,田文礼只好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权益。

然而事情并不像他想象那般容易。

田文礼认为,经过市监局执法人员教育,自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也及时改正了,自己所杀的猪是自己喂养的,是健康的,安全卫生这块没有问题,不会造成实质性危害后果,可以免于处罚。

田文礼认为,退一步讲,就算自己卖的肉有有安全风险,但是因为宰杀后的生猪肉一共160多斤,他只卖出去1斤2两,处罚必须要和违法情节相一致,10万元罚款过高了。

为此,法院重点围绕市监局对田文礼处罚的合法性和罚款的合理性展开质证。

市监局出示了当初在执法检查中,查获田文礼在菜市场旁边卖猪肉的照片,以及对田文礼的处罚决定书,上面有田文礼对他违法行为表示认可的签字。

田文礼在被查获的待出售生猪肉一共是82.68kg,加上之前卖出去的1斤2两,总价值不超过一万元。

根据规定,市监局可以对田文礼作出10万元到15万元的罚款。考虑到,田文礼是初犯,认罪态度良好,违法行为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因此执法人员采取依照下限10万元予以处罚,已经是从轻宽大处理了。

最终法院在听取双方辩论之后,就案件事实再次进行审理,

综合认定以下三点,

(一)就涉案猪肉来源,原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确确实为家中所养;

(二)国家实行生猪定点屠宰制度,原告私自屠宰的行为存在食品安全隐患;

(三)原告在明知猪肉未检疫的情况下,仍到本地大型农贸市场擅自销售,违法事实清楚双方无异议。

综上,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田某的诉讼请求。

田文礼不服,选择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

于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50元,由上诉人田文礼负担。

对此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