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0年6月,刘半农和未婚妻朱惠结婚。虽然两人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刘半农却格外喜欢妻子,两人婚后十分恩爱。1916年,朱惠平安生下一个女儿。

抱着白白嫩嫩的女儿,刘半农笑得合不拢嘴。然而下一秒他却严肃地说:“对外就说生了个男孩。”起初朱惠有些疑惑,但思索过后却笑着点点头,说:“好,就说生的是男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要知道刘半农可是北大教授,思想也格外先进。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呢?他为何要将女儿说成是儿子呢?

冲喜结婚

刘半农1891年出生在江苏江阴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聪慧过人,6岁便能吟诗作对,深得父亲刘宝珊的喜爱。1905年,他凭借江阴第一名的好成绩考入常州府中学堂。

在校期间,刘半农勤奋好学,除了上厕所、吃饭和睡觉,他将其他时间和精力都放在读书上。这也导致他每次考试的平均成绩都能在90分以上,深得校长屠元博的器重。

这天,刘半农来到屠元博家中拜访,没想到却遇到了其父屠敬山。屠敬山是当时十分出名的史学家,刘半农见到他十分激动,当即问好:“屠先生您好,我叫刘半农,是屠元博校长的学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屠敬山上下打量了刘半农一番,笑着说:“你好你好。”在接下来交谈的过程中,屠敬山发现面前这个青年学生不容小觑,对一些知识有独特的见解,于是便产生收他为徒的想法。

屠敬山说:“小伙子,我见你天资聪慧,不如就当老夫的弟子吧?”要知道屠敬山可是很久没有收过弟子了,这也令刘半农受宠若惊,连连说:“谢谢屠先生,不对,谢谢师父!”

俗话说得好,枪打出头鸟。一时间,大家都在说屠敬山之所以收刘半农为弟子,主要是因为他投机取巧,会讨屠敬山的欢心。换而言之是说他没有实力,全靠嘴上功夫。

面对众人的造谣,尽管刘半农十分生气,但他却没有理睬,而是决心用事实证明自己实力。

这天,当地知府来到学堂视察,给学生们出了一个命题作文,想要测试一下大家的成绩。刘半农看到题目后,胸有成竹做出应答,并以第一名的好成绩脱颖而出。这次,不仅知府亲自夸奖,连那些造谣的人也闭嘴不再说话。

1910年6月初,刘半农母亲病危,临终前希望能看见长子娶妻。为了了却母亲最后的心愿,也为了冲喜,刘半农和未婚妻朱惠成婚。说起刘半农的婚姻,也是有些阴差阳错的,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呢?

主动提出让未婚妻放脚

刘半农的母亲信佛,凡是逢年过节必定要去寺庙烧香。这天,11岁的刘半农陪母亲来到涌塔庵烧香,刚好遇到同样信佛的朱惠母亲。朱母早就听说过刘半农的名字,如今见他相貌端正更是心生满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朱母拉着刘母的手,说:“大姐,你看两个孩子年纪相仿,咱们也能聊得来,不如就结成儿女亲家吧!”看着面前亭亭玉立的朱惠,刘母暗暗点头,于是笑着说:“这事儿我做不了主啊,还要回去和我家那位说说。”

朱母说:

“我家大女儿名叫朱惠,今年14岁,虽然年长你们半农3岁,但长得那叫一个标致。而且我家孩子性格好,脾气更好,和你们半农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刘母本就喜欢朱惠的模样,见她母亲这样说,也连连点头:“这孩子是个好的,我是满意的,但我家大事还要半农他爹做主。这样吧,只要他爹同意,我也没意见!”

回到家,刘母将这件事告诉给刘宝珊,没想到却得到反对:“这怎么能行呢!朱家女儿比咱们半农大三岁,而且他们两个的属相还相克,不可不可!”

刘母听后说:“朱家都这样说了,你如何让我回复人家!”刘宝珊说:“这事我不管,反正我不同意!”当刘母将丈夫的顾虑转告给朱母的时候,朱母连忙说:“我家还有个小女儿,她和半农的属相不相克,就让小女儿和半农订亲吧?”

朱母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刘母和刘宝珊也不好拒绝,再加上朱家当家是江阴县城东帽店的店员,家里条件也不错,他们便答应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朱家小女儿却暴病身亡。

朱母不想放弃刘半农这个乘龙快婿,又提出将大女儿嫁给刘半农。刘宝珊本不想同意,但刘母说:

“他们刚刚失去小女儿,如果你再拒绝的话,是不是有些……要不咱们还是答应吧,我见过朱惠那孩子,是个好姑娘。”

就这样,刘半农和朱惠的婚事订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按理说未婚夫妻婚前是不能见面的,但从小接受先进教育的刘半农却觉得无所谓。

这天,刘半农来到朱家,没想到刚好看见朱惠在院子里洗衣服。尽管朱惠没有见过刘半农,但从他的神情以及周身的气质也能猜出一二。反应过来后,朱惠连衣服都不洗了,红着脸小跑进屋。

就在这个时候,刘半农发现未婚妻还在缠小脚,因此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母亲说这件事:“娘,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我看朱惠怎么还在缠小脚。你和她娘说说,把脚松开吧。”

刘母听后很是高兴,笑着说:“半农长大了,知道替未婚妻着想了。好,娘一会儿就去朱家说。”当从母亲口中得知未婚夫主动提出要给自己放脚的事情后,朱惠感动不已。

朱惠生下女儿,刘半农:对外说生了个男孩

1910年6月初,随着刘母身体越来越差,刘半农和朱惠的婚事也提上日程。6月19日,当刘母看见儿子牵着朱惠进入刘家大门,她终于放心,也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刘半农和朱惠婚后十分幸福,但非常可惜的是结婚几年,两人没能有自己的孩子。刘宝珊为了让儿子后继有人,甚至提出要给刘半农纳小妾。刘半农和朱惠感情很好,自然不同意,于是便将妻子接到上海居住。

1916年9月16日,朱惠生下一个女儿。看着在襁褓中女儿的模样,刘半农高兴极了,又是亲又是抱的。然而下一秒他却严肃地对朱惠说:“对外说生了个男孩。”

朱惠沉默许久后,点头说:“我明白,我都明白,只是我没能为老刘家生个男孩,我实在是……”还没等朱惠说完,刘半农就打断了他的话:“你不要这样说,我不重男轻女,你也不要有太大压力!”

原来刘半农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父亲刘宝珊极其重男轻女,为了不让纳妾的旧事再提,他只能出此下策。

值得一提的是,刘半农不仅尊重妻子,还尊重全天下的女性。在旧社会,只有一个“他”字代表所有的第三人称。为了区分男性、女性以及除人以外的一切事物,刘半农创造了两个新字“她”和“它”。

刘半农造福了全人类,但非常可惜的是他却于1934年7月14日因“回归热”病去世,享年4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