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3月的一天,李聚奎正在院子里散步,突然听见一阵阵急促的电话铃。他连忙进屋接电话,原来是邀请他参加战友聚会。李聚奎笑着说:“好的,我会准时到场的。”

聚会当天,李聚奎因一些私事来晚了,令他意外的是大家都没有入座,而是等着自己。当看到自己的座位时,李聚奎有些不满地说:“论资排位我不能坐在这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杨得志见状,笑着上前说:“咱们可不敢论资排位啊!”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呢?李聚奎为何对自己的座位不满?要想了解事情的经过,我们要先从李聚奎此人说起。

李聚奎:红军万岁!

1928年7月,当时我国革命处于低潮时期,但李聚奎还是毅然参加由彭德怀领导的平江起义。在一次党小组会议上,他明确表示:“自从决定跟着共产党走,我便认定了共产党,党让我做什么,我都会服从!”

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李聚奎也确实如自己所说的那样,紧紧跟着党组织走。他也从班长、排长,一直成长到营长,还在彭德怀的领导下参加了攻打文家市、长沙等战斗。

1928年12月,彭德怀和滕代远率领红5军来到井冈山,和毛主席、朱德率领的红4军会师。两军会师后,朱德发表讲话:

“红4军和红5军会师后,我们两军就是一家人了。我们身为红军要谨记三点,第一不要钱;第二不要命;第三不要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台下的李聚奎看着朱德那慈祥的脸庞,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紧跟党组织,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党组织。

1929年1月中旬,宁冈柏露村召开重要会议。几位领导人经过慎重的考虑和商量后,决定让红5军和王佐部留在井冈山据守;红4军主力向赣南和闽西进军。

李聚奎所在的部队是负责留守井冈山的,因此他参加了井冈山保卫战战斗。在和敌人对战中,他率部坚持了四天四夜,最终因敌我双方兵力太过悬殊,无奈只能撤离井冈山

1930年1月,红6军成立。李聚奎被调到红6军第3纵队担任队长,在作战期间,他多次率部打败敌军,也获得黄公略和陈毅的赞扬,是两人的心腹爱将。

1933年2月,中央苏区开始了第四次反“围剿”作战。在大龙坪作战的时候,李聚奎指挥红9师的战士们穿插包围敌军,最终消灭敌军3000余人,将敌军师长李明俘虏。

得知这一胜果,时任红一军团政委的聂荣臻紧紧抱住李聚奎,高呼:“红军万岁!”他被聂荣臻的情绪所感染,也笑着喊道:“红军万岁,红军万岁!”

同年8月1日,李聚奎被授予二等红星奖章。可能大家对这个奖章不是很了解,按照当时的规定,红星奖章分为三个等级。其中李聚奎所获得的二等是发给那些“在某次战役当中曾扭转局面而获得伟大胜利”的人。

千里讨饭,一心找党

1934年,中央红军开始长征的时候,李聚奎跟随毛主席四渡赤水、强渡大渡河、爬雪山过草地。不管遇到多少困难,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苦,提过一句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36年10月,李聚奎被调到红四方面军31军当参谋长。由于接连多日行军,他早已疲惫不堪,高烧不退。军长萧克得知这一情况后,连忙对身边的战士说:“立即找一排战士送他去总卫生部治病。”

赶到后,他们刚好遇见红四方面军总直属队在过黄河。李聚奎因高烧不退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就这样,他躺在担架上迷迷糊糊过了黄河。后来红四方面军组成西路军,李聚奎病愈后担任红9军参谋长。

西路军沿着河西走廊向甘北进发,途中频频和马家军作战,因敌我双方差距过大而多次遭遇失败。剩下的战士兵分两路在祁连山区转战,一路由李先念等人率领进入新疆,随后分批回延安;另一路则向东走,其中便有李聚奎。

李聚奎等人在祁连山转来转去,和敌人周旋了整整四昼夜。期间,他们既没有饭吃,也没有水喝,无奈之下只好把战马杀了充饥。但战马总有一天会被杀光的,那么之后他们该如何生存下去呢?

思来想去,李聚奎等人决定下山,去山下的坝子里探探路。谁曾想刚到村口就发现里面有敌军,就在这个时候,敌人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在追击途中,李聚奎和其他人失散了,只剩他孤零零一人。

西路军惨遭失败,李聚奎心里很难过,但他不能放弃,他必须要找到党组织,归回组织的怀抱。在寻找党组织的途中,他行乞过、露宿荒野过,最终在将近两个月的寻找中,他终于在甘肃王家洼子找到红军的行列。

李聚奎对座位不满,杨得志:咱们可不敢论资排位

此后不管是在抗日前线,还是在解放战争中,李聚奎始终冲在最前方,成为令敌军闻风丧胆的传奇英雄。新中国成立后,他被任命为东北军区后勤部部长兼政委,期间他还为志愿军战士“发明”了炒面。

不少志愿军战士靠着炒面支撑下去,打了一场又一场胜仗。当时分管志愿军后勤工作的洪学智曾这样说:“如果没有炒面,就无法解决部队最低限度的生活保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58年,李聚奎被补授为上将军衔,并于同年2月重回部队工作,担任总后勤部政委。1966年,他被任命为高等军事学院院长,为我党培养了不少人才。

1981年7月,随着李聚奎的身体越来越差,他只能从领导岗位退下,给年轻人更多机会。尽管已经退居二线,但他仍积极参与军队的建设,仍关心着国家的发展。

1991年3月的一天,李聚奎突然接到一通电话:“喂你好,我是李聚奎,请问有什么事吗?”对方说:“首长您好,不久后我们要举办一场战友间的聚会,还请您准时参加。”

自从李聚奎退休后,已经很久没有参加过类似的活动了,再加上他年事已高,参加这种活动的次数也会变得越来越少,于是便笑着答应说:“好的,我会准时到的,谢谢你啊同志。”

聚会当天,李聚奎因为一些私事迟到了,变成最后一个到场的人。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他到场后却发现大家没有落座,而在一旁闲谈。李聚奎笑着说:“大家怎么不落座呢,快坐快坐!”

当工作人员将李聚奎领到他所在的位置后,他却愣了一下,说:“论资排位我是不能坐在这儿的!”此时杨得志笑着说:“今天只是简单的聚会,咱们可不敢论资排位!”

原来李聚奎之所以对座位不满,是因为杨得志将他的位置排到主位上。

杨得志见李聚奎不肯坐,便说:“您是我们中最年长的,而且还是我的老师长,这个主位非您莫属!”其他人也纷纷附和,李聚奎无奈,只好点头答应。

1995年6月25日,李聚奎因病逝世,享年9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