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则“27岁女子在西藏遇车祸,阿里地区公务员集体献血”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各方对此进行澄清后,“高价包机转院”的网传消息让此事再起波澜。

当事人丈夫讲述事发经过:

有“十几二十号人”捐血

网传内容中提到,女子姓余,其丈夫的小姑姑是上海市卫健委工作人员,女子在阿里出车祸后,上海市卫健委联系了阿里部门,动用了阿里的所有公务人员献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车祸现场。图据受访者公开发布内容

据南方都市报,当事女子丈夫陶先生称,10月14日13时30分,他在219国道上驾驶,当时距离阿里还有375公里。由于高原反应,陶先生发生晕厥,随后车辆撞上了路边的遮雪板。在车祸发生后,陶先生醒来了,位于副驾驶的余女士“抱着肚子一直喊痛”。

陶先生回忆,是一位路人大哥帮夫妻二人打了急救电话。

当天20时,虚弱的余女士被送到了阿里地区人民医院。由于腹腔积血过多,余女士被送进了手术室。“阿里的医生跟我说目测积血有3000毫升,肝脏撕裂的地方相当刁钻,位于肝蒂。出血量也非常大,根本止不住,然后医生就用12块纱布进行了填压。后来送到了ICU,先把命保下来了。”

据陶先生介绍,阿里地区人民医院的医生考虑到余女士的危急状况,帮他们开通了输血的“绿色通道”,输送了4500毫升的血。“但在大概第二天、第三天的时候,血量就不够了。”

陶先生告诉记者,当时他的家人知道余女士发生意外后,“大家托亲戚找朋友,看看有没有医院里的朋友能给予我们帮助。小姑人很热心,后来托人联系到了上海市卫健委,正好他们有个在阿里援藏的医生。”该医生给予陶先生诊疗建议,“他就是劝我们转院”。

为了找到更多的人给妻子捐血,陶先生问了很多人。“我都求了帮我们处理交通事故的警官,我说你们有没有同事,我媳妇快不行了,你能不能打个电话给他们,能不能帮帮忙。当时有个警官正好是A型血,就来献了。”

陶先生表示,余女士在阿里治疗的四天时间里,有“十几二十号人”过来捐血。最终,余女士总用血量为7000余毫升。

余女士在视频中称,“卫健委发动当地公务人员捐血”,引发热议。对此陶先生对记者称,“该情况并不存在”,当时妻子刚刚苏醒过来,他为了给妻子加油鼓劲,“我想让她放心”。而且“找人过程挺复杂的,她也无法长期看手机,我就简单发了”。

网传聊天内容称,阿里全体公务员参与献血(视频截图)

陶先生在回应媒体时表示,他的小姑姑不是上海公职人员。只是在妻子车祸后,当地相关部门建议向上海市卫健委求助,他们家人、朋友,包括小姑姑才去想办法联系上海市卫健委。献血则由阿里当地医院和卫健委组织,并非他们的个人行为。

另据新京报报道,对于那句争议较大的聊天记录(“我小姑姑联系了上海市卫健委,卫健委联系了阿里部门,动用了阿里所有公务人员献血”),陶先生解释,“小姑姑是平时一有事就会出来帮我的人,所以当时发信息时第一时间想到了小姑姑。至于谁能接触到上海市卫健委,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航空公司回应:

包机到成都属实

在余姓女子发布的视频中,还附上了航空公司为其包机成功转运成都后发布的官方信息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海南经纬航空医疗急救站发布的官方信息中,运输时间与余女士发布的入院时间吻合,而其诊断报告中提到的病情,也与航空公司发布的“肝脾破裂、胰腺损伤、多发肋骨骨折、失血性休克”情形相似。余女士还在视频中特别标注,航空公司的信息将“余”写成了“徐”,“我不叫小徐,叫小余”。

转运车祸女子的湾流G550。网页截图

据上游新闻报道,对于包机转运情况,记者以有病人需要转运为由联系到海南经纬航空,问及该司公众号发布的转运情况是否属实时,客服人员表示所发布内容均是实际转运的案例,但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根据海南经纬航空发布的信息显示,新婚不久,小余把蜜月旅行的目的地选在了阿里,不成想遭遇严重车祸,肝脾破裂、胰腺损伤、多发肋骨骨折、失血性休克……救女心切的余爸爸当即定下了湾流G550公务机包机送人。10月18日清晨, 机组与医疗团队自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出发,从西藏阿里地区人民医院接到小余后,经过不到3小时飞行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当晚小余即在华西医院完成各项检查。

对于转运流程,海南经纬航空客服人员称,需提供病人诊疗情况,航空公司会根据病人的病情协调医生和飞机前往当地,当地医院和目的地城市的医院都需要安排车辆对接。具体费用要根据机型、病人情况和所需要的医疗设施确定。

当事女子父亲:

包机花费约120万元,都是借来的

据新京报报道,当事女子的父亲余先生向记者讲述称,家人确曾为女儿包下医疗转机转院救治,花费约120万元,“都是借来的。”

余先生解释说,自己并非富贵家庭,“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在单位里开车的,你说有多少收入?”截至目前,女儿的医疗费用共计不到160万元(包括包机费用),其中,在阿里地区花费将近7万元,在成都市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下称“华西医院”)花费将近10万元。

余先生回忆,10月14日晚,他接到女儿出车祸的消息时,“整个人傻掉了,一下子躺到地上去了。”回过神来,他立即从上海坐飞机赶往西藏。先到拉萨,再转机到阿里,16日,他终于在医院见到女儿。彼时,女儿的伤情仍很严重。阿里地区人民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可以通过包机转院的方式,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医院救治。

向航空公司咨询价格后,余先生开始借钱,借钱对象包括“好心人、单位的领导”,一笔笔钱通过手机转账过来。

余先生说,据他所知,自家和女婿家的亲属中几乎没有公职人员。而女儿本人,则是上海某区一镇上的银行职员,并非网上所传女儿是医护人员。为了救女儿的命,他和女婿等亲友都“想尽一切办法”找人求助。

对于为何能短时间筹集到大量适配女儿血型的血,余先生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我是一个(人)都不认识。”

余先生说,女儿在成都治疗后,待伤情稳定,他便租下一辆空间较大的商务车,开了2000多公里,带女儿回上海。女儿躺在车后排,“插着针管,肋骨断了,腰椎、从头到脚都伤了。”这趟行程花了将近三天,开车的时间约26小时,花了2000多元。回上海后,女儿现在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继续接受住院治疗。

另据封面新闻报道,11月29日下午,陶先生向记者表示其亲戚不是公职人员,余女士发布的内容简化了事件经过,给大家造成了误解,他希望网友能理性看待此事。

余女士的病危通知书。图据受访者公开发布内容

陶先生对百万转院费没有否认,他表示,当时余女士的病情不得不转,“在ICU里都还有生命危险。”阿里地区交通不便,为了让妻子得到更好的救治,他和亲人愿意付出这样的高额代价。包机转院时,救护车直接进入机场等操作,均为转运公司照价提供的服务,“不是其他的特殊渠道,转院费没有打折。”

陶先生进一步解释道,妻子经抢救苏醒后,他通过聊天软件,概括地和她讲了她昏迷后的情况,希望鼓励伤势依然很重的她求生。近日,妻子伤情稍有好转,她将这次死里逃生经历制作成视频,发布在社交平台,希望能纪念一下,但遭到不少网友指责。目前,视频已经删除。

西藏阿里:

已对此次献血情况进行复查

11月29日,阿里地区行署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大河报·豫视频《看见》记者,网传信息夸大,确实有干部职工为受伤女子献血,但没有组织全体干部职工给其献血。

西藏阿里地区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回应新京报记者称,为当事女子献血是当地干部群众的自愿行为。“我们当地人口不多,平时看到朋友圈里有需要献血的消息,干部群众都会出于好心主动去献血,不论是谁需要,这次也一样,并不是像网络传言那样强制去献血。”

记者从上海相关部门获悉,经调查,事发时,卫健部门接相关部门函件,请求正在西藏日喀则市的援藏医生前往涉事医院参与救治。此事不存在因私人关系等不正当因素导致的行动。

11月29日下午,阿里地区党委宣传部、阿里地区卫健委工作人员均表示,已对此次献血情况进行复查。截至发稿,当地未通报复查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