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红楼梦》这部小说,除去宝黛钗三人的婚姻纠葛,想来描述最多的,便是人情世故了。《红楼梦》这部小说,之所以难以得到大众的认可,之所以难以吸引初读者,也在这里,因为它的情节过于平淡,其中更多的,是家长里短。

而提到人情世故,想来看过《红楼梦》的朋友都会想到一个人,她便是王熙凤。作为荣国府长房儿媳妇,她是一个能力出众,精于世故的人。不论别的,仅她作为一个女子,却能将上上下下几百个人的大家族打理的还像个样,这就是一般人望尘莫及的了。

在为人处事方面,凤姐确实有一套得心应手的能力,会察言观色,会恩威并施,比如林黛玉第一次进荣国府,凤姐作为倒数第二个出场的人物,在见到林妹妹时,那刚才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欢快早已不见,变成了眼泪汪汪,变成了对林妹妹的同情。只是,贾母一句话,却又将她从一时的悲伤中拉了回来。便拉着林妹妹直夸道:这哪里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呀,倒像是老祖宗的嫡孙女呢!

到刘姥姥第一次进荣国府,当周瑞家的将她送到凤姐面前,得知这是王夫人的亲戚时,凤姐的态度显得很谨慎,她一边让下人安排他们祖孙二人吃饭,一边赶着让周瑞家的去请示王夫人。

得知他们原本不是什么正经亲戚时,瞬间舒了一口气,先前的紧张、小心翼翼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彰显大家风范,仅用给下人做衣服的二十两银子便将他们打发走了。

由此可见,在人情世故方面,凤姐算是摸到了门路。

只是,即便这样一个人,因为得罪一个小人,也让她日后尝到了恶果,最终,被气得直哭。

这个人是谁呢?是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

王熙凤,作为王夫人的内侄女,作为荣国府的代理管家,她与周瑞家的原本是不具有利益冲突的,相反,她们二人,理应联手替王夫人打理家业才对。

只是,周瑞家的这个人,爱慕虚荣,仗着自己是王夫人的陪房,还时常趾高气扬。这不,才教育出了这么一个儿子,将贾母为凤姐张罗的生日宴会,搅得一塌糊涂。

王熙凤生日当天,她的娘家派人送来了寿馒头。而周瑞家的儿子,便是接受礼物中的一员。只是,因为他喝了酒,将凤姐娘家人送来的馒头失手打翻在地。

这一天原本是一个喜庆的日子,而喜庆的日子当然让人更在意氛围。所以周瑞家的儿子失手打翻馒头这件事,传到凤姐口中时,她特意让身边的小厮彩明去教训他

只是没想到,面对彩明,周瑞家的儿子不但没有一丝的愧疚,反而臭骂了他一顿。如此一来,算是彻底得罪了凤姐。

所以,事后,凤姐特意吩咐宁荣二府的大管家赖大、赖二,两府都不能用他。周瑞家的磕头在地苦苦哀求,最终,还是因为赖嬷嬷的求情,凤姐才回转过来,免去了撵他出门的惩罚。

其实,回顾这一节的内容,我们显然可以看出,在对待王熙凤的态度上,周瑞家的儿子是非常轻视的,俗话说得好,酒后吐真言,他对彩明的态度已然说明了一切。而既然他对凤姐态度如此,作为他的母亲,周瑞家的对凤姐又能怎样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厮做错事,受了责罚,这原本是再正常不过的。在赖嬷嬷的求情下,凤姐做出退步,也算是一种大度。如此一来,这件事也算告了一个段落。

只是,于凤姐而言,这件事是翻篇了,但对于好面子的周瑞家的,却似乎并没有翻篇。这也为日后,她给凤姐下套挖坑,埋下了伏笔。

时间一晃,来到了贾母八十大寿。这一天晚上,尤氏前来荣国府帮忙,才进大观园的大门,却发现大门无人看管,地上点着蜡烛,天上挂着灯笼,大门敞开,却无人看管。

出于对安全的考虑,她特意让小丫鬟去传唤看门的人来问话。小丫鬟找了半天,最终,看见了正在分菜的两个老婆子。

只是,得知她是尤氏派来的人后,这两个老婆子显得不屑一顾,连正眼也不瞧她一眼,不仅不愿意去传唤人,反而讽刺了小丫鬟。

尤氏得知这一幕后,非常气愤,忙着要找凤姐来说话,好在,有袭人、探春好颜劝阻,让她以贾母的千秋为重,才平息了这一场风波。

袭人也特意派出一个小丫鬟,去传唤看门的人。却不曾想,在半路上,小丫鬟遇见了周瑞家的,二人一番闲聊后,这件事便被她知道了。

周瑞家的一听,立马来了精神,特意抽空告诉了凤姐。凤姐一听,这还了得,堂堂宁国府的当家人,竟然被自家的婆子如此轻视,这那里是待客之道啊。

思绪一番之后,凤姐做出了这样的安排,她吩咐周瑞家的,让人记下这两个婆子的名字,等到贾母八十大寿结束后,再捆到尤氏面前,交给她发落。

从凤姐的处理来看,其实是没有问题的。毕竟,此时正处于贾母八十大寿期间,一切该以老太太的千秋为要;但是,婆子得罪尤氏,让她失了颜面,也不能不管,因此,她才做出如此安排。

只是,周瑞家的作为这件事的执行人,在执行的过程中,却完全改变了凤姐的本意。

她一离开凤姐的房间,便马上让人将这两个婆子捆到了马圈中;随后,她又特意让人将林之孝家的传来,说是大奶奶也就是李纨有话要说。

林之孝家的忙活了半天,刚到家准备休息,得知这事,赶着来到李纨出,却被告知啥事没有,心情自然不美丽。

因此,当这两个被捆婆子的女儿向她求情时,她直接让她们去找邢夫人身边的老妈子费婆子。

对于邢夫人与凤姐的矛盾想来我们不必深入讨论了,结果可想而知,这个早已对儿媳妇凤姐不满的她,公然当着众人的面替婆子们求情,说完便一拍屁股走了:

邢夫人直至晚间散时,当着许多人陪笑和凤姐求情说:“我听见昨儿晚上二奶奶生气,打发周管家的娘子捆了两个老婆子,可也不知犯了什么罪。论理,我不该讨情,我想老太太好日子,发狠的还舍钱舍米,扶贫济老,咱们家先倒折磨起人家来了。不看我的脸,权且看老太太,竟放了她们罢。”说毕,上车去了。

在封建社会的大家族中,婆婆的权威是不容忽视的,做儿媳妇的,唯有小心伺候的分。也是因此,面对邢夫人的讽刺,凤姐才会显得如此尴尬,最终,这个一向要强的她,也忍不住跑回家痛哭了一番。

小结:

回顾邢夫人当众难堪凤姐的一幕,回顾凤姐因为委屈而伤心流泪的一幕,这其中,尽管存在着她与婆婆的矛盾,但本质上,但根源上,这一切显然是周瑞家的有意为之。

周瑞家的为何如此陷害凤姐,让她如此难堪?纵观《红楼梦》前八十,似乎也仅有她的儿子曾经得罪凤姐险被撵出了过节。

由此可见,真如俗话所说的:宁愿得罪君子,切不可得罪小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