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当我的庶妹落水醒来的那一刻,我便知道她换了人。

她说着那些离经叛道的话,做着令天下人所震惊的事。

竟还舞到了我的面前。

当她笑着说:“姐姐,你的未婚夫,我就收下了。”

我拨弄着指尖,头也不抬。

“好啊,给你了。”

她不知道的是,我的未婚夫宋靖,完完全全是个疯批。

当她哭着求我救她的时候,我依旧笑着。

“机会给你了,你把握不住啊。”

1

距离苏晴柔醒来已经三天过去了。

我听到了外面无数的声音。

她出口成章,令人惊羡。

甚至被誉为京城第一才女。

我不以为意,没想到小桃先按捺不住了。

“小姐,这二小姐都快把您的风光给抢完了,您怎么也不着急呢?”

我拈起一块梅花糕塞到小桃嘴里。

“着急有什么用?”

面对小桃投过来的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我抿了抿唇角,悄然一笑。

出口成章,可一定要能自圆其说。

怕是,苏晴柔没这么大本领了。

说曹操曹操到,苏晴柔迈着小步子走到我的屋中。

“姐姐,妹妹醒来之后还没有来见过姐姐呢。”

我拨弄着自己的茶杯,没有说话。

空气一度陷入冰凉之中。

终究还是苏晴柔有些不耐烦,直接开口。

“妹妹近日突有感发,写了些诗。却没想到抢了姐姐第一才女的声名,姐姐应该不会生气吧。”

我实在不愿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去看苏晴柔,只能继续抿茶。

下一秒,苏晴柔去直接凑到我身边。

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着:
“太子殿下可是也夸我的诗好呢。”

宋靖?

我微皱眉头,刚想提醒一声宋靖可没有他看上去那么和善。

而苏晴柔却没有给我开口的机会。

“我看上了姐姐的未婚夫,怎么办呢?感情里,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不如,姐姐将太子殿下让给我?”

“让给你?”

我轻笑出声。

我不知道苏晴柔是怎么说出来这些话的。

但这更加印证了我的猜测。

面前的人,换了芯。

“姐姐不知道吧,太子殿下可不只是夸了我呢,他还说我很有趣。我现在来找姐姐只是想让姐姐你自己退婚,还能留些体面。”

苏晴柔自以为是地在那里说着,完全没有察觉到我已经彻底变了的眼神 。

宋靖看上的东西,可不一定能有什么好下场。

“你就等着吧,我会把太子抢到手里的。我就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

奈何苏晴柔见我不说话,以为我不愿意。

放下一句狠话,直接离开了这里。

看着屋子重新恢复宁静,我心底倒是涌动起一丝感性。

这时,一个身影从后面的屏风里走了出来。

黑金丝线编织而成的外衣,有着独一份的清冽。

衣摆处纹着四爪大蟒,腰间系了一块白环玉,侧身则是挂着一个香囊。

男人的大手扯着我的肩膀,将我禁锢在他的怀中。

一股檀香味扑鼻而来,让我闻之安宁。

很奇怪,一个处身于血海之中的人竟然喜欢檀香。

“月月,在想什么?嗯?”

宋靖掰着我的下巴,强迫我仰头去看他。

转而直接吻了下来。

我感受到他的热情与执着,干脆也放弃了挣扎。

可他却一点不想让我好受,不停地挑逗着我的神经。

又在我意乱情迷的时候,骤然间松开了我。

我的身子瘫软在他怀中,眼底满是迷离。

“太子殿下刚刚不是都看到了吗?”

“你是,吃醋了?”

宋靖的手指抚摸在我的脸颊上,又慢慢下滑,最后停留在我纤细的脖颈处。

像是在品尝什么美味一般,轻轻啃食着我的脖颈。

我是真的担心他一口给我咬出血来。

“这个玩物,你应该很喜欢吧?”

我伸手扯着宋靖的腰带,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上。

主动将自己递了过去,任由他品味着我的脖颈与锁骨。

舌尖划过的我肌肤,湿软的触感传来,打破了我的宁静。

“月月也很喜欢吧?”

宋靖许久才停下他的动作,眼尾上挑,嘴角裂开一个缝隙,刚好露出那颗虎牙。

比旁人的更加锋利,仿佛真的可以如老虎般,将人撕碎。

2

“一个从异世界来的游魂,应该会很有趣吧。”

我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原以为可以让苏晴柔远离宋靖这么一个变态,让我自己玩弄。

却没想到,苏晴柔不给我开口的机会。

我就只好退而求其次了。

看见我脸上露出的笑容,宋靖伸手在我鼻尖刮了一下,转而附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后天是皇后娘娘举办的菊花展,到时候,给我们家月月,准备一场好戏。”

温热的气息铺洒在我耳边,让我身上发痒。

心底,也生出些许念头来。

自从那日宋靖离开之后,我便让人去盯着苏晴柔。

果然不出我所料,苏晴柔又在置弄那些,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东西了。

我很好奇,她到底还能做出来什么。

很快便到了菊花展这天。

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却看见宋靖格外宽敞用上好金丝楠木制成的马车前,已经站了一个人。

是苏晴柔。

她身上的衣服有些奇怪,袖子是窄的,裙摆却做得格外宽大。

看上去分明就是一个喇叭花。

看到我出来,苏晴柔连忙迎了过来。

“姐姐,这辆马车看上去很不错呢,能让给妹妹吗?”

“放肆,这是太子殿下特地给我们家姑娘准备的。”

“可是……”

苏晴柔突然转变了一副面孔,娇滴滴地望向了我。

我知道她不是在看我,而是看我身后的人。

索性帮她一把。

“这马车谁能坐,不应该马车的主人开口吗?”

我清楚地看到苏晴柔眼底闪过的那抹志在必得。

心底暗自发笑。

果然下一秒,苏晴柔眼底直接划出些清泪来。

“太子殿下。”

我侧目,撞上了一双恍若深渊般的眼眸,还蕴含着一丝笑意。

宋靖走到苏晴柔面前,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来。

“喜欢的话,这个就给你吧。璃月应该愿意让出这辆马车的。”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苏晴柔瞬间收起泪珠。

还不忘挑衅地看了我一眼。

“谢谢太子殿下。”

说完,苏晴柔便像是一只昂首挺胸的大公鸡一样,雄赳赳气昂昂地朝着那辆马车走去。

只是走到马车旁时,苏晴柔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宋靖,疑惑地开口。

“太子殿下不一起吗?”

瞬间引得旁边的侍女都有些发笑。

“男女授受不亲,太子殿下自然是不会跟你一同乘坐马车。”

我好心提醒。

再怎么说,她现在也是我丞相府的人。

真出了什么大岔子,把我给牵扯进去就不好玩了。

苏晴柔瞬间脸色变化无穷。

一会红,一会白。

真是好看极了。

最后恶狠狠 瞪了我一眼后,直接上了马车。

宋靖看了我一眼,眼底的笑意更深。

我瞬间明白了那辆马车上有问题。

不动声色上了后面这辆马车。

正准备享受独属于自己的时光的时候,宋靖突然挤了上来。

“男女授……”

话还没有说完,宋靖直接堵上了我的唇。

他携卷着我的软舌,堵住我的气息。

将他自己身上的凛冽与清香灌入我的体内。

眼底渐渐迷离,我闭上双眼,感受着宋靖的存在。

许久,宋靖才松开我。

却依旧将我禁锢在他的怀中。

“你猜猜,那辆马车上有什么。”

我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眸,伸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蛇?”

我记得,宋靖向来是喜欢这类湿滑又能引起来别人恐惧的东西。

我刚认识宋靖的时候,他就送了一条小蛇给我当见面礼。

我还能想象得到那天,我兴高采烈地打开木匣子。

结果里面是一条青色的小蛇,正在吐着蛇信子。

宋靖就站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我 。

这可惜,我从小便已经见惯了这种东西,所以毫不犹豫伸手将小蛇拿到手里。

下一秒则是直接将小蛇扔到了宋靖的身上。

他倒是被这猝不及防的一下给吓到。

此后,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突飞猛进。

直到现在,宋靖已经将我当成了他的所有物。

但我,也一样。

宋靖没有回复我的话,只是将脑袋埋在我的颈窝,轻轻吮吸着我的脖颈。

到了宴会上我才发现,自己脖子上多了点红痕。

只能将衣领弄高,来遮掩一下。

环视一周,我才看见一脸苍白的苏晴柔跌跌撞撞从马车上走下来。

她发丝散乱,脸上还带着一抹泪痕。

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格外凌乱。

一出来便占据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是怎么了?”

“那不是丞相府二小姐吗?怎么在太子殿下的马车上下来了?”

旁边的人议论纷纷,我故作平淡地朝着苏晴柔走了过去。

她显然是被刚刚的景象恐惧到,看着我走来,竟然连连后退。

我扬起嘴角的笑容,朝她走去。

不容分说将手抚上了她褶皱的衣服。

“可要将自己收拾好呢。”

她颤抖着声音说道:“是你,对不对?你在马车里放了那么多毒蛇!你嫉妒太子喜欢我,就来报复我!”

她声音已经变得尖锐了起来,看着我的眼底满是恐惧。

却还带着一丝不甘。

这让我有些不满。

这时,正好宋靖也走了过来。

苏晴柔就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直接朝宋靖扑了过去。

手指紧紧抓着宋靖的衣袖,慌乱地说着。

“太子殿下为我做主啊,姐姐想害我。”

我摇了摇头,颇有些失望地看着苏晴柔。

她怎么就这般愚蠢。

甚至都看不出来宋靖心底的厌恶呢。

宋靖抬起眼眸,笑盈盈地看着我。

“是吗?”

“太子殿下为我做主,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得罪了姐姐。”

“好了”,宋靖轻轻扯开自己的衣袖,转而将目光看向了我。

“苏小姐,应该道个歉吧。”

我看到了宋靖眼底的笑意,微皱眉头。

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巧笑一声。

“可能是我忘记了让人将马车清理一下,妹妹别在意。”

这并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道歉,甚至不见一点诚意。

但苏晴柔沉浸在终于可以将我踩在脚底下的快感中,趾高气昂地跟在宋靖身旁从我身边走过。

正准备离开时,宋靖回眸朝我笑了笑。

那一瞬间,我从他眼底看到一丝玩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