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主科技体系日益完善的情况下,美国在如何遏制中国上越发陷入两难局面。美媒引用知情人士的话称,一项意在拦阻美企对华投资的条款在美国国会受阻。该条款要求美国高科技企业对特定领域投资时需告知美国政府,以此限制投资。美国参议院以压倒性多数通过相关内容,不过在众议院受阻。担任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一职的麦克亨利表示强烈反对,麦克亨利认为不应进行过于广泛的投资限制,限制应仅针对个别公司。

金融服务委员会议员安迪·巴尔正推动新法案进行代替,该法案不聚焦广泛的投资限制,而将对个别中国公司发起制裁。从相关信息能够看到,美国国会在对华限制上没有分歧,他们的分歧点在于对华制裁的方式。部分美国议员反对过于宽泛的对华限制,主张发起对个别中企的针对性制裁。从效力上看,广泛性限制和针对性制裁体现的是两种遏制思路。前者将中国市场视作敌人,对美企施加广泛限制,以阻止前沿技术要素流入中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者将实现技术突破的中企视作敌人,意图通过施加针对性限制方式,拦阻中企技术突破。更具体而言,前者是脱钩断链,后者则是所谓“去风险化”。美国对华遏制中,两者往往交替出现。美国相关动作是明显的科技战争做法,这场战争从2017年打响,至今仍在延续。随着华为8月底突破美国封锁,这场战争已由美国进攻、中国防守,转入中国反攻阶段。

中国陆续出台反制措施,完善工具库。其中包括为中国法律域外适用奠定基础的对外关系法,镓、锗产品出口管制令。这两类金属中国分别贡献了6成以上、9成以上的产量,在半导体、相控阵雷达等生产中作用关键。美西方国家是这两类产品的主要进口国,中方反制戳中要点。中方还发布外国国家豁免法、发布无人机及石墨产品出口管制令,完善稀土出口管理工作。中方相关行动使中美间在科技领域进入到相互威慑阶段,两国脱钩进程仍在延续,美国则越发投鼠忌器。

雷蒙多访华期间中美建立出口管制相互通报机制,中美金融高层互访期间两国促进双边经济、金融工作组磋商常态化。两国正在建立防护网,适度缓和科技战争烈度。在这之余,中美在各自搭建经济外循环体系,中国在增量上高于美国。从金砖扩员新吸纳六国加入,其中包括伊朗、阿联酋、沙特这中东三国。到“一带一路”会议吸引151国与会,全球多数国家共同为“一带一路”接下来十年规划献力。中国标准、中国方案日益成为高频词汇。

而上海进博会之后,11月28日,全球首个以供应链为主题的国家级展会在北京开幕。有515家企业与机构参展,其中26%为国外参展方。主要美企均在参展行列。展区内容包括智能汽车、数字科技、清洁能源、绿色农业、健康生活共五方面。依托中国市场体量和工业实力,中国在构建以本国为中心的开放经济体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已孵化出华为、宁德时代、比亚迪、大疆创新等行业头部企业。中国芯企龙芯中科11月28日发布新一代处理器,其产品基于自研不需外国技术授权,为中国自主科技迭代提供新路径。中美间仍在延续的科技战争中,形势逐步向美方不愿看到的方向演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