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0日,年薪70多万,我选择从工作五年多的鹅厂离职。我这个人比较实事求是,70多万是税前,并且是包含股票和年终奖的,如果移除这两项的话,每月税后到手3万多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依然记得,五年前在我加入鹅厂大家庭的第三天,我的Leader布置完工作对我说,你知道么?我面试了50几个人,看了600多份简历,才招你进来。小伙子很优秀,好好干。招我进来这位Leader是位优秀的女性,大我6岁,跟她学了不少知识。五年后,我选择了离开,虽然她已经不是我的领导,她调到了别的部门。我依然在微信上跟她说自己要离开了。她询问是工作上遇到什么问题了么?我回答想换个环境,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她给予了祝福。

其实,回答她的只是一些借口罢了,更多是自己的职业发展遇到了瓶颈,感觉不能安逸在自己创造的舒适区,趁着年轻还能搏一搏,等人到中年想要改变太难了。

首先,5年多的时间里自己经历了三次升迁,虽然升职加薪,但我发现自己本质上依然是大头兵,缺少离开平台光环后的核心竞争力。大厂运转就像一台复杂的机器,依赖的是完善的流程和机制,这样能最大限度摆脱对人的依赖,公司得以保持最稳定的状态。刚入公司的第一年,学到了不少知识,积累了不少经验,往后几年,越发觉得自己止步不前,用到的还是头一年的知识和经验,感觉自己慢慢变成流水线上的螺丝钉,不停地在重复“造”轮子。

其次,外部环境恶劣,各大厂时不时传出裁员风声。我所在的业务线明显遇到了瓶颈,基本告别了之前的快速增长。如果从宏观上看这是很难避免的,毕竟移动互联网增长红利已经接近尾声,各大厂更多的开始聚焦存量业务,新兴探索业务越来越难做,甚至放弃。

最后,大厂高强度的工作时常让我感到疲倦。24小时随时待命让自己经常承受失眠困扰。虽然离开未必能解决问题,但至少让自己有了缓冲。

我本身的性格比较谨慎,习惯了居安思危,快30岁的年纪如果还没有成为管理层,那么接下来职场生涯大概率走下坡路的。因为在当时的情境下,我看不到成长空间了,只能离开寻找新的成长。离开后我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成为管理层,如今公司已经有百人规模,发展尚可,也算对自己选择离开有一些欣慰。为什么是欣慰,因为在我离开的一个多月后,部门人员经历巨大变动,认识的同事走了三成。

不管怎么说,鹅厂工作5年多的时间是我职业生涯中非常宝贵、美好的时光,这段经历也成为我简历中的亮点。说了这么多,有点跑题,文章快成为自己离职感想了。其实自己写下这篇文章主要想说,大厂薪资较高,工作几年能攒下一笔可观的存款,但一定要懂得合理利用,千万不要头脑一热,血本无归。特别到了年龄越来越大,找工作比较困难的阶段。

亲眼见证了四个鹅厂前同事返贫,甚至破产成为失信人。

第一个朋友,手里攒了二百多万,准备回老家提前过“退休”生活,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全款买了老家省城的一套期房。但点太背了,高位接盘不说,房子最后还烂尾了,到现在才盖了一半,合同规定今年底交房。等于是200多万都给开发商攒了,目前在老家省城一家公司工作,就是为了能去楼盘进行监工。

第二个朋友,跟人合伙开直播公司,自己是大股东,投了80万,剩下两个人一人10万。坚持了一年多,倒闭,还被两个合伙人告上法庭,要求支付工资,重新分配公司资产。因为这,搞得他差点抑郁,中间出来找他喝酒,喝醉了痛哭流涕,感觉他比窦娥还冤。

第三个朋友,为人大方、讲义气。借给妻弟76万投资失败,妻弟合伙人跑路了,钱一直要不回来,目前还在打官司中。70多万是他家的老底,现在可好,过得紧巴巴,每月还有1万6的房贷,娃还要上学。他现在常说:“这80万用来提前还房贷不好么?”因为这夫妻俩没少吵架,他现在回家也不敢一直提了,再吵下去就是离婚,家也保不住了。

第四个朋友,他还在鹅厂工作。其实他平时花钱挺节省的。不知是鬼迷心窍还是别的原因,把挣来的钱全部投进了股市里,结果可想而知。

总结:鹅厂同事中凡是过的不错的,一是会挣钱,二是还要能守住财。要不然也会像上面的四位朋友一样,凭能力进大厂挣的钱,离开大厂后凭本事亏出去。

题外话:离职不久后,收到了鹅厂发来的礼物——金企鹅。也算是自己在鹅厂工作5年多的一个美好回忆。

文字| 韩希武 编辑|思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