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4日,一名21岁的男孩为了300元的报酬,在街头对一名22岁的黑中介连捅7刀,并割开其喉咙,造成其当场死亡。

这起案件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讨论,涉及到黑中介、社会问题、人性黑暗等多个层面。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吴春是一个来自湖南山区的年轻人,他的家庭贫困,母亲患有纤维瘤,需要定期治疗。他没有读完高中,就辍学出来打工,希望能给家里减轻负担。

他曾经在家乡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从农民工到快递员,从保安到服务员,但都没有挣到多少钱。他的女友也因为他的穷困而选择了分手,这让他感到很失落和自卑。

他听说东莞是一个工业城市,有很多工厂和企业,工作机会多且工资高。他决定去东莞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改变自己的命运。

他带着仅有的几百元钱,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来到了东莞。

东莞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城市,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外来务工者涌入。这里有着繁荣的经济和灿烂的夜生活,也有着复杂的社会和黑暗的阴影。

吴春对这里一无所知,也没有任何亲戚朋友。他只能在街头寻找招工信息,或者在网上浏览招聘网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很快发现,这里的工作并不好找。许多工厂和企业都有着严格的条件和要求,比如学历、年龄、经验、技能等。而且,许多招聘信息都是虚假或夸大的,只是为了吸引求职者上门。

吴春没有足够的资历和竞争力,也没有足够的警惕和防范意识。他经常被一些不良中介或个人欺骗或拖欠工资,甚至遭到暴力威胁。

吴春渐渐失去了信心和希望。他觉得自己在这里没有任何出路和未来。他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和能力。他开始厌倦和反感这个城市。他开始对社会和人性失去信任和尊重。

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他遇到了舒照岭。

舒照岭是一个年轻的男子,也是一个打工者。他说他可以帮吴春介绍一份巡查员的工作,工作轻松又有保障,月薪三千多元。

吴春心动了,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工作。舒照岭说只要交370元的费用就可以去公司面试了。吴春毫不犹豫地掏出钱来。舒照岭还给他开了一张条子,让他第二天早上去公司报到。

第二天早上,吴春按照条子上的地址来到了美和劳务公司。这是一家位于厚街汽车站附近的小公司,门口挂着招聘广告和招工牌子。吴春进去后,被一个女经理接待了。

女经理带着吴春坐上了一辆摩托车,在街上转了一圈后,停在了一个招工点。女经理说这里就是他要做巡查员的地方,让他负责招揽求职者,并且从每个人身上收取370元的费用。

吴春一听就明白了,原来这是个骗局。他被舒照岭和这个女经理骗了。

他气愤地质问女经理,要求退还他的钱。女经理不耐烦地说,他要么跟他们一起骗人,要么只能退还70元,剩下的都是各种费用。

吴春不答应,他觉得自己被欺负了,他要拿回自己的钱。他和女经理吵了起来,引来了周围的围观群众。女经理见状,就让一个男同事把吴春带回公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公司里,吴春又遇到了舒照岭。

舒照岭一副无辜的样子,问吴春怎么回事。吴春指着舒照岭说,就是他骗了我。舒照岭装作不知道,说他只是给他介绍了一份工作,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说他也是受害者,也被公司骗了钱。他劝吴春不要闹了,就拿回70元走人吧。

吴春不信,他觉得舒照岭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是个该死的人。他恨恨地看着舒照岭,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吴春拿回了70元钱,但是他并没有走。他决定报复舒照岭和那个女经理。

他想着,既然报警也没用,这个世界上没有公平和正义,那就只能靠自己了。他想着要杀了那两个人,让他们尝尝被骗的滋味。

案发前一天下午,吴春在一个超市偷了一把水果刀。他把刀藏在衣服里,准备随时行动。

案发当天早上,吴春起床后,没有去找工作,而是去找舒照岭和那个女经理。他想着要趁早把事情办了,然后逃走。

他来到厚街汽车站附近,看到舒照岭还在那里招工。舒照岭看到吴春走过来,还笑着跟他打招呼,说可以帮他介绍一份巡查员的工作。

吴春没有理会他,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绕过去。但是当他转了一圈回来时,他看到舒照岭正在给两个女孩子介绍工作。那两个女孩子看上去很年轻很单纯,可能也是像他一样来东莞打工的。

吴春看到这一幕,心里涌起了一股怒火。他觉得舒照岭太可恶了,竟然还在继续骗人。他觉得自己有义务阻止这种事情发生,也有权利惩罚这个罪人。

吴春快步走向舒照岭,在距离他几米远的地方停下来。舒照岭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抬头看了看吴春。

吴春突然从衣服里掏出水果刀,冲上去就向舒照岭的胸口刺去。舒照岭惊叫一声,本能地后退,但是已经躲不开了。

水果刀刺进了他的左胸,鲜血顿时涌了出来。舒照岭捂住伤口,痛苦地倒在地上。吴春没有停手,又连续捅了舒照岭几刀,然后抓住他的头发,用力割开了他的喉咙。

舒照岭发出了最后一声呻吟,然后不动了。

周围的人惊恐地看着这一幕,有人尖叫,有人报警,有人拨打12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吴春站在舒照岭的尸体旁,满身是血。他没有逃跑,也没有反抗。他只是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一个记者,说他杀了一个骗子,想让记者来报道他被骗的经历。

他说他想让大家知道美和劳务公司是个黑中介,是个骗人的地方。他说他不后悔杀了舒照岭,因为舒照岭是个该死的人。

不久,警察赶到了现场。他们看到吴春手里还拿着水果刀,就上前制服了他。

吴春没有反抗,也没有说话。他只是呆呆地看着舒照岭的尸体,眼神中没有恐惧也没有悔恨,只有一种空洞和茫然。

医务人员随后将舒照岭送往医院抢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舒照岭因为失血过多和伤口过深而死亡。

案件在东莞牛山看守所审判楼宣判。法院认为,被告人吴春无视国法,故意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经构成故意杀人罪。

虽然吴春在案发后没有逃跑,并且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但是这些并不能成为减轻或免除其刑事责任的理由。

考虑到吴春的犯罪动机、手段、结果和社会危害性等因素,法院决定对吴春判处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吴春听到判决后,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默默地低下了头,没有说话。他的母亲贺华珠则哭得歇斯底里,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就要被枪毙了。

舒照岭的父亲舒乔昌则表示满意。他说,这是对死者的公道,对凶手的惩罚。他说,他不会原谅吴春这个凶手,也不会同情他的母亲。

法院最后宣布休庭,并通知双方当事人可以在十日内提出上诉。吴春被带走了,他没有看任何人,也没有说任何话。他只是一直低着头,走向了他的死亡之路。

【以案释法】

一、吴春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故意杀人罪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

故意杀人罪的主要特征是:

(1)主观方面,具有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

(2)客观方面,实施了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并造成了他人死亡的结果。

根据案件事实,吴春在案发前就有预谋和准备,持刀捅刺舒照岭多处,并割开其喉咙,致其死亡。

吴春的行为已经具备了故意杀人罪的主要特征,因此应当认定其构成故意杀人罪。

二、吴春是否可以认定为自首?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自首是指犯罪分子在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或者人民法院没有掌握其犯罪事实之前,主动向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或者人民法院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自首是一种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情节。

根据案件事实,吴春在案发后没有逃跑,并且用自己的手机报警并承认自己杀了人,并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

这些行为表明吴春有自首的意思和行为,因此应当认定其具有自首情节。

三、吴春是否可以认定为义愤杀人?

义愤杀人是指因受到不公正待遇或者目睹不公正现象而引起强烈愤慨和不满,出于正义感和同情心而杀死侵害者或者不公正者的行为。义愤杀人是一种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情节。

根据案件事实,吴春杀死舒照岭是因为舒照岭骗了他300元钱,并且还在继续骗别人。

吴春虽然对舒照岭有怨恨和愤怒,但是并没有正义感和同情心。他的行为并不是为了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而是出于个人私利和报复。

因此,吴春不能认定为义愤杀人。

四、 黑中介

根据案件事实,美和劳务公司就是一个典型的黑中介。

它以虚假的工作信息和待遇诱骗求职者缴纳各种费用,然后让求职者从事与合同不符的工作,或者让求职者成为其下属的招工中介,继续骗取其他求职者的钱财。

它利用求职者的无知和急需,强制或者诱导求职者签订不平等的合同,限制其自由选择和变更工作。

他还威胁求职者,说公司有后台有关系,报警也没有用,让求职者不敢反抗或者维权。

美和劳务公司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吴春等求职者的合法权益,也导致了吴春杀死舒照岭这一悲剧的发生。美和劳务公司不仅应该承担民事责任,赔偿吴春等求职者的经济损失,还应该承担刑事责任,受到法律的惩罚。

同时,也应该反思和完善对招工中介的法律规范和监管,防止类似的黑中介再次出现,保护广大打工者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的稳定和和谐。

【结语】

求职要选择正规、有资质的劳务中介单位,在应聘过程中应留意招聘地点、环境是否固定或正规;在签订用工合同前要尽量了解招聘单位的真实情况,谨慎缴纳各种费用,对于不符合国家规定的应拒绝并向有关部门 (如劳动部门)举报。

你对这个事件怎么看呢?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与大家一起交流看法吧!

以上图片均来源网络,若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