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了的赵局长要请原单位领导班子集体吃个饭,主要目的是解决外甥小林副科长转正的问题。赵局长的姐姐给他下了死命令,不把外甥小林的事办好,以后就别进姐姐的家门了。

赵局长调入这个单位当局长的时候,小林当副科长还只有一年。赵局长的姐姐经常叮咛他要把小林转正掉,你快要六十岁的人了,别到时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赵局长总是说,提拔自己的亲外甥给单位影响不好,即使自己退休了,单位的领导也总会给自己面子的,毕竟是自己的老单位,小林又是自己的亲外甥。

这一次赵局长请原单位领导班子集体吃饭,既是兑现之前对他姐姐的承诺,也是想关心一下自己的亲外甥,如果继续拖下去不转正的话,会影响之后的提拔和任用。

单位现任的孙局长是原来副局长提任的,所以赵局长给孙局长打电话时,孙局长一直尊敬地称呼赵局长为老领导,并说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只要他办得到的一定会照办,没有必要请班子集体吃饭。尽管赵局长说了一大通的理由,但孙局长都没有答应出来吃饭,直到赵局长说起外甥小林的事。孙局长才说,这样也好,这事我自己一个人说了不算,你老领导出面同他们集体通个气,他们总会给你面子的,到时我也就好说话了。

赵局长知道这帮人的酒量,每次喝酒自己都是他们的手下败将,既然请他们吃饭,那就要让他们吃好、喝好。所以赵局长准备叫两位酒量好的朋友和亲戚来陪酒,一位是赵局长的好朋友李局长,现任另一个单位的局长;另一位赵局长的侄子小赵,现任纪委一室当副主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知已经退休的赵局长,把自己的身段放得很低,早早在酒店包厢里等候。孙局长他们五人如约而至,只是李局长和侄子小赵打电话说,他们因事,一时无法脱身,可能会迟点到酒店。

赵局长招呼孙局长他们一一入席之后,立即叫服务员开菜、开酒。孙局长看到还有两个空位置,连忙提醒赵局长,是否还有两位客人未到,等他们到了之后再开菜。赵局长说,没事,一位是老朋友,一位是亲戚小字辈,他们手头还有事,一时半会来不了,我们先喝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赵局长借着酒劲笑着对孙局长他们说,自己在位时外甥小林表现一直不错,但考虑到自己是局长,再加上小林任职时间还不长,担心单位的影响不好,所以没有安排转正,现在小林在副科长位置上已干满五年,请在座的各位老同事、老朋友多多关照!

孙局长听了赵局长的话后笑着说,老领导,是我们欠考虑,没有照顾好老领导的亲外甥。

孙局长边说指向坐在正对面的吴副局长,老吴,你是小林的分管领导,你总得表个态吧!

吴副局长端起满满的一杯酒,站了起来,对赵局长一个字一个字地蹦了出来,老领导请你放心,孙局长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决不打半点折扣!话停酒下,把一杯满满的酒一口喝了下去,非常干净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这杯酒喝下去,看起来向赵局长表态很坚决,但实际是把球踢回给了孙局长。其他三位也跟着喝了一杯酒,同吴副局长的表态如出一辙。

这时,孙局长哈哈哈地笑着说,你们没有提出来,我能指名道姓提拔?你们如果同意我这样做的话,以后我就这样做!孙局长又把球踢了回去。

尽管赵局长不胜酒力,已喝得满脸通红,但脑子还十分清醒,他们的表态等于没有表态,外甥转正的事办不成了。

这时,李局长拎着公文包推门走了进来,边走边向孙局长他们表示歉意。他知道今晚赵局长请客的主题,自己的身份是陪酒,所以对孙局长他们比较客气,连敬了他们三杯。但这三杯酒下肚没有让李局长感受到事情已经谈妥,所以端着一杯酒走到孙局长面前说,老孙,老赵外甥的事你们要照顾一下!

老李,刚才我们都说过了,老领导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以前我们考虑不周,没有照顾好老领导的外甥,以后只要逐级推荐上来,我决不含糊,一定会把小林转正的。

吴副局长主动站了起来说,李局长你把心放到肚子里,我是小林的分管领导,一定会按照孙局长的意图落实。其他几位成员也跟着附和道,是啊!是啊!只要孙局长的意图明确,我们不折不扣地落实。

李局长也是一位老局长了,话语中听出了他们是在做文字游戏,其实意思已十分明确,孙局长要分管的吴副局长推荐,吴副局长要孙局长明确提出来,相互这间在踢皮球。

李局长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知道他们不会给老赵和自己面子了,所以建议赵局长结束掉晚上的饭局。

赵局长向李局长解释道,还有一位在纪委一室当副主任的侄子还没有到,等他到了再结束吧?

孙局长心里一惊,连忙站起来用求证的语气问赵局长,老领导,原来在镇里工作的小赵调到纪委一室当副主任了?

在得到赵局长肯定回答后,孙局长说老领导你就别叫赵主任过来了,我们忙他更忙。小林表现一直都很好,这是我们班子共同的看法。老吴,你上次向我口头提出小林转正的事,什么时候正式提交报告?

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