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田强

图/来自网络

从一个月前我就一直收到了老家邻居老张的电话,邀请我回去参加他六十岁的大寿,而且从接通第一个电话开始至今,已经陆陆续续拨打了差不多五个电话了,而电话的内容都是邀请我回去参加他的寿宴,盛情难却,我最终还是决定了回去一趟,毕竟也相识这么多年,毕竟他打了这么多个电话。

一路上的我回忆了这么多年的生活经历。

我的老家是个小村子,人生的头四十年我都是生活在村里的,在村里长大,在村里结婚,在村里养大孩子,直到孩子开始上了高中之后我跟妻子才搬去了城里生活,一边陪着孩子读书,一边在城里做点小生意,为以后的养老做准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导致我们决定在城里安家,度过余生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我舅舅的帮助。

我的舅舅年龄大了,他们家的条件一直都很好,再加上他的孩子们又很有钱,所以在我们到了城里没过多久他们全家就搬到南方去生活了,城里的那个房子就空了下来,我舅就跟我商量说想要把房子给我们,我们只需要掏一点钱,我当下就答应了下来,要知道当年花不到十万块钱就能够在城里有一套房子这是一件多么划算的事情。

就这样我跟老伴正式在城里有了家,在城里生活了下来,从那之后的长达二十年期间我们就很少再回村里了,一年到头来可能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会抽空回去一趟。

成为了城里人也让我们的面子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再说我那个发小老张的情况,我们在村里是邻居,小的时候就在一起读书玩耍,长大了之后我们也一直都是在一块外出打工,头些年的时候家里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会互相的帮衬一下,让我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情是我妈当年因为意外摔断了腿,结果是他们家推着平板车把我妈送到了距离村里五六公里的镇上医院的,这些都让我与他们家的关系特别亲,有些恩情还是需要记一辈子的。

后来在我搬到城里的时候他们也搬走了,跟我们不同的是他们搬到了省城生活,老张那时候学会了开车,就跑到了省里找活干,后来据说发展的很好,也赚了不少的钱,就安家到了省城,日子也过得十分的富裕。

我们之间的联系不算很多,以前的时候逢年过节还会打个电话问候问候,后来时间久了电话也很少了,记起来的时候打个电话问候一声,不记得的话也就没有打过了,而我们最近的一次见面还是十多年前我儿子结婚的时候他回来给上了个礼,然后就到了现在了。

上个月的时候他就开始给我打电话了,接起电话的时候我们聊了很多,聊到了以前的生活,就也聊到了现在的日子,直到最后的时候他才表明了他的意思,想要大办自己六十岁的寿宴,还说明了回村办,通知我记得回去。

我听了也是答应了下来,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而且现在我们就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既然他邀请了,我就回去一趟,以示祝福了,只不过让我有些倍感无奈的是这一个月内他陆陆续续给我打了四五个电话,内容都是让我记得回去,老伴笑着说摸不清老张葫芦里卖什么药,好像生怕我们不回去一样,我笑笑表示赞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就在我回去参加老张寿宴的时候才明白了一些。

老张的这场寿宴办的很大,在我们门口足足摆了二十桌,还请来了镇上办酒席的服务队,门口也装扮的很热闹,我见了老张也是热情的上前打招呼,笑着说他排场搞得这么大,看来是赚了不少钱,而他则谦虚一个劲的说一些客套话。

酒菜很快就准备好了,村里人也都陆续到了家里,因为我们这边有个习俗,如果说谁家要办寿宴的话,大家就会给随份子钱,如果不办,不通知的话,那就不需要随了,而老张这次这么大的排场大家肯定也都是会随份子钱的,少则几十块,多的话就是几百了,看大家之间的关系决定份子钱的多少。

像我跟老张毕竟是邻居,而且小时候也得到了他们家的不少帮助,所以我就准备了一百块的份子钱了,给了他。

寿宴很快就开始了,饭菜都上了桌,大家也都陆续入座了,大家纷纷来向老张表示祝贺,吃得差不多的时候老张的儿子上台拿起了话筒,然后向大家表示感谢,并且邀请了老张上台说话,而当老张的话说出来的那一刻,我就后悔来了。

老张先说了一些客套话,大概就是感谢大家的到来,希望大家吃好喝好,紧接着就有他的一个亲戚起哄,在下面问老张在省城做什么生意了,这么赚钱,希望老张带带大家,帮着村里人一块致富。

不知道是不是提前计划好的,老张顺理成章的在台上讲起了自己的事情,说起了自己在省城的生活,又是说自己在城里赚得钱不多,又是说自己在城里的生意一般,谦虚了一番之后才步入了主题,他说正好有一门生意可以带着大家一块赚钱,还说他儿子承包了一个装修队,现在缺人,如果村里有愿意干活的老人想去赚点钱的话,随后就跟他们联系,肯定会带着大家一块赚钱。

然后又说他要想要帮助大家发展,说他儿子的公司是做电商的,就是把东西卖到全国各地,想要让大家把粮食都留着,到时候跟他的儿子公司合作,来年通过他儿子的公司,给大家卖粮食,而且他儿子还有渠道可以帮助大家种地,不管是打药还是除草,还是收粮都能够通过机器来实现,只需要大家拿一小部分的钱就能行……

听着他在台上慷慨激昂的讲话,描绘着一番美好的场景,使得台下不少人都动了心思,我顿时也就明白了他办这场寿宴的真实目的了,请大家伙吃饭是假,更多的还是为了赚大家伙的钱。

我后悔来了,本来是想着回来祝贺祝贺,联络联络感情的,可结果他却是来做生意的,我不如他,我这么大年纪了已经看淡了物质利益,而他却不同,他依旧想要赚更多的钱。

就这样在他的讲话中我们结束了这顿寿宴,临走的时候我看到他家里还有不少的人在询问他一些事情,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起码还是有不少人被他所描绘的场景吸引了,而我则不愿意去做那些事情,也就早早离开了,走之前他也只是简单说了两句,并未过多的交流,而是和他那些有意愿一块发家致富的村民们热闹的喝起了酒。

或许老张所说的那些事情都是真实的,能够帮助大家赚了钱,或许他是忽悠人的,只是为了自己赚一笔钱,不顾村民的利益,但以后如何发展我就管不着了,天上没有白白掉下来的馅饼,年纪大了我也不愿折腾了,自己的小日子过好就足够了,而对于感情来说,我并不太愿意感情与利益沾边,伤感情可能只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