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新婚之夜,前夫发现我不是处女后,对我的态度从此便是180度的大转弯。

拉扯了大半年,我们还是和平离了婚。

然而一年后他又来求我复婚,说自己当初不懂得珍惜。

我吓得直接拒绝,并非他的不诚恳,而是我知道他这一年多做过的事。

他不仅仅是“处女情结”,更是内心的扭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我和老公陈志诚是相亲认识的。

第一眼见到陈志诚的时候,没有眼前一亮,但也没有厌恶至极。

用普通这个词形容他最贴切不过了。

身高175公分,不胖不瘦,长相也一般,不过胜在干净不邋遢。

当闺蜜看到我相亲对象的时候都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在大学里,我曾经也是专业里的系花,追我的男生虽然不敢说很多,但还是能挤满一台电梯的。

所以她们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陈志诚家里一定特别有钱。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陈志诚的父母都在国企工作,家里有两套房子,只能算小康家庭。

而他自己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月薪7000元,这在我们这座准二线的省会城市真的算一般。

而我研究生毕业后,就在一家银行从事金融工作,月薪是陈志诚的两倍。

刚相亲那会,陈志诚给我的印象就是坦诚。

他告诉我这不仅仅是他第一次相亲,还是第一次谈恋爱。

我当时也有些不相信,毕竟一个30岁的男人没谈过恋爱,确实有些夸张。

不过我也很坦诚地告诉他,我在大学谈过两段恋爱,每段刚好都是3年。

非要说我看上陈志诚什么,我也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自己已经29岁了,对婚姻没有了少女时期那种不切实际的憧憬。

毕竟轰轰烈烈的海誓山盟终将化为一日三餐,柴米油盐。

所以我的目标就是找一个懂得疼爱自己的人,好好过一生就行。

2

其实在决定和陈志诚交往之前,我先特意考察了一下他母亲,也就是我未来的婆婆。

准婆婆退休前在国企里是一个小领导,说话自带官腔,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感觉有些难以亲近。

不过在我去陈志诚家里做客的时候,我才发现准婆婆不仅平易近人还和我的三观相符。

“我们从小对志诚就是放养的,没有强迫他做过什么,一切只要他喜欢就行。”

这是我满意的第一点,如果是一个独裁统治的婆婆,那么陈志诚极有可能就是一个妈宝男。

“婚后,你们年轻人自己过小日子,我也不会干涉,更不会和你们住一起。”

这是我满意的第二点,婆媳关系可是千年难以解决的问题,起码不要住在一起,就能解决很多矛盾。

“但是!我也不会给你们带孩子!我有我自己退休的生活规划。”

准婆婆说她喜欢旅游,每年至少都要去旅游2、3次,没有特殊情况,还会选择出国。

而且准婆婆怕冷,每年冬季都要飞往海南住上几个月,所以这也是她不会和我们一起生活的主要原因。

我还是很欣赏准婆婆的观念,人这一辈子还是要为自己活,不能总是围绕着儿女打转。

虽然她表示不会帮我们带孩子,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以我的经济能力请个保姆帮忙也是绰绰有余。

至于结婚,准婆婆表示彩礼按照市场行情来,另外她会给我们准备一套婚房,其他就要靠我们自己去奋斗了。

那次做客之后我非常满意,当即决定和陈志诚尝试交往。

交往只是两个人的事,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而婆婆才是你是否结婚的最终选择。

3

和陈志诚正式交往之后,除了他有一些木讷,其他方面确实都很好。

特别是照顾人这一方面,简直可以说是一百分。

陈志诚不是那种会甜言蜜语的人,当然他也不会说那些话。

虽然晚上从来不和我说晚安,但是每天都会雷打不动地来接我下班,陪我吃晚饭。

有时候还亲自给我下厨,厨艺虽然谈不上惊艳,但是起码甩我几条街。

生理期会给我准备红枣姜糖水,下雨天会提醒我带伞。

当然我也经常告诉他不需要这么做,毕竟我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恋爱脑的公主。

记得大学恋爱那会,为了吃一个提拉米苏,可以要求男朋友来回乘坐1小时地铁;

为了要一张周杰伦的演唱会门票,可以逼着男朋友去兼职一个月。

那个时候总觉得对方一定要全心全意付出才是真的爱自己,而现在,我已经不这么想了。

包容和理解才是幸福长久的真谛。

然而有一些东西似乎没法包容!

交往半年后,我和陈志诚也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然而新婚之夜,就在我们洞房后,陈志诚却一脸愁容。

沉默了好一会,他才犹犹豫豫地问我:“姗姗,你,你不是处女吗?”

我一脸尴尬。

“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我谈了两段恋爱啊。”

陈志诚摸了摸鼻子,有些委屈地说道:“我以为只是牵手和接吻,没有更亲密的关系。”

我被他气笑了,一个30岁的男人居然这么木讷。

不过我转念一想,确实,我和陈志诚交往这半年多时间,他都没提出亲密的要求,就连接吻,他都会面红耳赤。

“那也不代表什么,这些只是我的曾经,况且我也没骗过你呀。”

听着我的话,陈志诚沉默了,接着便转身睡去了。

4

那次之后,我发现陈志诚对我的态度明显发生了转变。

争吵开始变多,关心开始变少。

之后几次发生关系,他不再温柔,似乎只是在报复式地发泄。

不仅会用污秽的言语辱骂我,还会上网买各种玩具来折磨我。

我感到害怕,但是为了婚姻,我也尝试和他沟通。

“姗姗,我真的很爱你,但是我就是觉得你不是完美无瑕地给我,总是有些遗憾。”

而且他处处表现出对我前男友的不满,总觉得是我被他们欺骗,便宜了他们。

陈志诚的话,让我感到尴尬又无语。

感情不就是应该在最美好的时刻顺其自然吗?

我安慰他说道:“虽然你错过了我的第一次,但是我愿意把最后一次留给你呀。”

然而他却摇摇头:“那还是有遗憾。”

那一刻,我知道他有很严重的“处女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