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因为意外流产,医生说我再也当不了母亲,所以老公和我离了婚。

我妈觉得我没有了利用价值,担心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所以立马和我撇清关系,还把我妹嫁给了我前夫!

四年后,我妹也被迫离婚了,这下她们彻底后悔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君君,今天开例会的时候我会通知一件大事。”

上班路上,老公宋词安一边开车一边略带神秘地和我说道。

我以为他指的是星辰集团和我们公司合作的事,这事我私底下帮他拉拢了不少人脉,成功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不过此刻我也不想拆穿他,所以就假装很期待地附和着。

开例会的时候,我意外地发现几位许久不见的股东都到场了。

虽然这是一个很难得的合作机会,但是也不至于一大早就把几位股东都请来说这个吧。

这时,宋词安一本正经地指着我说道:

“我现在正式任命何傲君女士成为我们分公司的总经理,同时将授予她公司20%的股权。”

话音刚落,全场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接着就是大家对我的祝贺。

那一刻我的脑袋先是发懵,接着立马我就反应过来宋词安的目的,该来的还是来了。

会后,我跟着宋词安进了他的办公室。

“君君,分公司才成立半年,也只有你过去坐镇,我才放心,虽然我们可能要两地分居,但是这样……”

“宋总!”

我不想听他所谓的工作安排,目光灼灼地盯着他问道:

“是不是婆婆让你这么做的?”

宋词安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问,眼神里闪过一丝慌张。

“君君,你不要多想,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公司好。”

“为了公司好,还是为了婆婆对你的要求?”

闻言,宋词安蹙眉垂下了眼眸。

全公司都知道我们是夫妻,股份也是包含在一起计算,现在他突然要求我去分公司,还给我股权,目的只有一个:

和我离婚!

2

宋词安点了一根烟,站在窗边看向远方,迟迟没有开口,我们太了解彼此了。

把我调去分公司,一段时间后,一定会以聚少离多为借口来表现感情破裂。

至于给我股份,无非就是宋词安要和我划清界限,当然另外一方面也是我们毕竟结婚5年,他不想亏待我。

“老宋,没必要用这种方式和我谈离婚,如果你真的想清楚,我可以放手!”

闻言,宋词安立马转身看着我,眼里噙着泪。

“对不起!君君,你给我点时间,我再回去和我妈谈一下。”

宋词安想要抱我,却被我推开了。

我挪开眼,压下酸涩的情绪,淡淡地说道:“我自己去吧!”

我的性格一向如此,感情的事拖下去对谁都不好,况且我和宋词安并没有谁对不起谁。

三年前我意外流产,医生委婉地告诉我,可能这辈子都没法再做母亲了。

那时候宋词安只是安慰我,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婆婆眼神里沉淀的不满。

之后的两年,婆婆到处找医生给我调理。

眼见我的肚子依旧没有反应,加上我的事业心重,经常陪着宋词安加班,所以婆婆对我的意见也越来越大。

去年,婆婆直接提出,如果我没办法给宋家生个一儿半女就必须离婚。

那时候宋词安还坚定地站在我这边维护我,但是我知道这只是一张纸糊的墙,根本不牢靠。

只要婆婆不断攻击,宋词安终究会妥协的。

3

那天晚上,宋词安陪着我和婆婆一起坐下来正式商讨这件事。

“妈,我知道您想要抱孙子,但是事实如此,我和词安商量过,我们可以领养一个孩子。”

婆婆坚决又果断地拒绝了:

“不可能!我儿子好好的,为什么要因为你的原因而受牵连?再说领养的又不是我宋家的血脉。”

无助和委屈肆意膨胀,我仰起头,努力控制不让眼泪滑落。

“除非。”

婆婆故意顿了顿,我和宋词安同时看向了她。

“除非,你能接受词安有私生子。”

我彻底愣住了,瞪大双眼看着宋词安,宋词安也一脸无辜和惊恐。

见状,婆婆立马解释起来:

“词安现在并没有私生子,我是说接下来你要是能接受的话,至于怎么做,我会安排,你不要管……”

我无法再听下去,甚至无法想象这种想法居然能在她的嘴里说出。

“你也这么想的吗?”

我面无表情地看向宋词安,宋词安一脸尴尬且不安,支支吾吾没说出一个完整的词。

“何傲君,你也别觉得自己有多少能耐,要没有我儿子,你也没今天这样的生活。”

在婆婆眼里,是我高攀了他儿子,现在和我谈条件只不过是把我的未来当作一场交易。

殊不知,要是没有我,宋词安现在或许还是一家便利店的营业员吧。

4

18岁那年,我高中毕业去了一家连锁便利店打工,遇上了同样来打工的宋词安。

一年后,我当上了运营督导,负责十几家便利店的货物采购。

也就是那时候起,我发现了商机。

为什么不能自己来做这些货品的代理商呢?

又经过一年的摸索,我决定带着和当时已经是男朋友的宋词安一起辞职,做代理商,负责给一整个片区的便利店和小超市供货。

“君君,我们能做起来吗?”

那时候宋词安总是前怕狼后怕虎,就连辞职都足足犹豫了两个月。

“我一个月6000工资都敢辞职,你一个月3000有啥纠结的,打工永远没有出头的机会,相信我。”

就这样,无论刮风下雨,酷暑寒冬,我负责谈业务合作,宋词安负责订货发货。

六年时间,我们成立了属于自己的公司,还拓展了冻品、饮料批发商行。

26岁那年,宋词安向我求婚了。

我们有房有车,还有百万的存款,憧憬着未来美好的生活。

只可惜我忽略了生孩子这一重大任务,偏偏这一点是婆家最看重的。

意外流产当然也有我的原因,不过现在我也不想去纠结,既然婆婆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我也只能选择离婚。

当我做出选择之后,宋词安一脸痛苦和不舍。

“何傲君,这样也好,离婚对你和词安都是解脱,我让词安给你200万,也算是对你的补偿。”

我冷笑了一声,仅仅是我和宋词安住的这套房目前就价值300万,另外我们的存款和公司资产已经超过1000万。

不过还没等我反驳,宋词安主动开口:

“君君,既然离婚,我不会亏待你,我的资产给你70%。”

婆婆有些不可思议,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不过都被宋词安否决了。

至少这一点,宋词安还像个男人。

我也没客气,签下了离婚协议,另外我也向宋词安提出了辞职,不想和他有任何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