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1973年的老兵,我退休已经9年时间了,其实,我是1972年冬季征兵入伍的,我记得特别清楚,入伍那天下着鹅毛大雪,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
1972年,我所在的村庄闹了旱灾,粮食收成只有往年六成,还没入冬家里存粮已经见底,我家里一共有五口人,我大哥高中毕业后,托关系去了粮站工作,我大哥岳父是粮食局副局长,我父亲让我去大哥家借粮,熬过这个冬天,等来年粮食下来了,再还给我大哥家。
其实,当时大哥家粮食也紧缺,家里也只剩下半袋子白面和一袋子玉米面,大哥给了拿了5斤白面和二十斤玉米面,还给了我两个带着叶子的萝卜和一斤大豆,萝卜叶子我拿回家,母亲都没舍得扔,炖汤吃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眼看就要过年了,公社来了一批救济粮,但是,每家每户按照人口,最多只能分到50斤,我们家分到了15斤高粱面了和10斤玉米面,靠着这批救济粮,我们家才熬过了寒冬。
有一天,大哥跑到家里告诉我,有部队要来我们县征兵,这个消息是县武装部部长告诉我大哥岳父的,岳父想让我大哥去部队当兵,但是大哥年龄超了,大哥准备让我去当兵。
我是六八届高中毕业,因为当时取消了高考,我不能继续上学,只能回家种地,虽然当时有推荐上大学的机会,但是对我一个农村家庭的孩子老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当时对我来说当兵是最好的选择。
大哥告诉我这个消息后,我赶紧找民兵营长报了名,当时报名参军的一共有一百多人,但只有60个名额,我唯一的优势就是上过高中,在报名参军的人里面,我也是为数不多上过高中的,因为名额有限,所以要求很严格,体检就淘汰了很多人,到了政审环节就更严了,我比较幸运,顺利通过了体检和政审,获得了一个名额。

知道我被选上了,父母很高兴,叮嘱我到了部队一定要好好干,入伍之前,我去了一趟哥哥家,嫂子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我和哥哥聊了一宿。
1972年12月24日,那天下起了大雪,我穿着崭新的军装,给父母敬了一个军礼,告别了父母,踏上了我的军旅之路。
在火车上,我思绪万千看着窗外的雪景,我对军营生活充满了期待和憧憬,两天后我和一百五十名战友来到了驻地,将开始我二十三年的军旅生涯。
刚来到军营,我还是有点不适应,我们住的都是那种土砖房子,为期三个月新兵训练对我来说是一场考验,让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我都有点扛不住,虽然每天训练很辛苦很累,我也挨了不少训,但是,每天汗流浃背的我,却过得很充实,这种充实是我从小到大从未体会过得,新兵训练结后,我各项科目考核成绩都取得了优秀,我被分到一连二排五班。
三班班长赵万虎和我是老乡,只可惜我来部队第二年,赵班长就退伍了,因为我平时训练刻苦,又是高中学历,我被提拔当了副班长,三年后我又被提干,我的军旅生涯迎来了一个新阶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从我当兵后,家里生活条件才好了一些,1975年,我提干回家看望父母,父母看到我穿着军装回来,心里很激动,做了我最喜欢吃的麻婆豆腐,在吃饭的时候,母亲告诉我,趁这次回家探亲,准备给我介绍一个姑娘,而且这个姑娘我也认识,就是我们隔壁村夏有成家的大女儿夏春燕。
夏春燕比我小一岁,我以为她早就结婚了,母亲告诉我,夏春燕一心一意要找一个当兵的,母亲也给夏春燕说了我的情况,夏春燕对我很满意,让我们两个人见一面再说,如果行,就把婚事定下来。
几年不见,夏春燕模样变化挺大,比之前漂亮多了,我知道夏春燕之前和一个插队知青谈过恋爱,这个事情,我们村里人都知道,后来这个知青招工回城了,两个人就分手了。
说实话,夏春燕是个好姑娘,不过我心里上还是有一点不能接受,我告诉夏春燕,我暂时还不想结婚,可能夏春燕没听懂我的意思,说她愿意等我,最后,我只能向夏春燕挑明,我们两个人不合适,看到夏春燕脸上失落的表情,我心里也很难过。

回到家里,母亲问我和夏春燕谈得咋样,我告诉母亲,我和夏春燕不合适,母亲也没有在说什么,我在家住了十天就回到了部队,投入到了紧张而又忙碌的训练中。
1976年,母亲来信告诉我,夏春燕结婚了,对象是我县城的一名医生,我结婚比较晚,我是晋升连长后才结的婚,我老婆是军区医院的护士。
1995年,我结束了23年的军旅生涯,转业回到了地方,当了派出所所长,我妻子也跟我一起转业到了地方医院工作。
如今我早已退休,儿女都已经成家立业,从农家子弟到退休干部,这一切除了我的努力之外,也离不开战友同事的支持,回想起往事,最让我难忘的还是我在军营的那段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