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11月,韩亚航空858号班机自阿布扎比起飞前往首尔,机上载有115名乘客和机组人员。

起飞不久,该航班在飞过安达曼海上空时突然爆炸解体,所有人员遇难。

这起空难震惊韩国和国际社会。韩国政府立即展开调查,经过取证和分析,确认这架飞机是被人为在机舱内安装的液体定时炸弹所引爆。

随后,调查人员锁定了两名使用假护照乘的朝鲜男女,这两人就是金贤姬和金胜一

凶手已经确定,除了一个自己服毒自杀外,另一个凶手在害死115条人命后,却被特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出身名门的美女间谍

金贤姬的人生被寄予厚望,她是家中的长女,拥有优渥的生活环境,父亲任职于驻外大使馆,母亲当过中学老师。

小时候,金贤姬曾跟随父亲在古巴生活几年,弟妹也都在那里出生。

4岁回国后,她就读于平壤新人民小学,很快成为班里的小明星,受到老师和同学的喜爱。

1968年,年仅6岁的金贤姬在电影《英秀、荣玉参观社会主义祖国》中首次亮相,可爱乖巧的模样让观众印象深刻,她的表演天赋和聪慧头脑也为老师们津津乐道。

1972年,10岁的金贤姬又被选中代表学校向访问朝鲜的韩国代表团献花,甜美灿烂的笑容更增加了这一时刻的意义。

这张献花照被日本共产党机关报《赤旗》选用,一时传为佳话。

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的金贤姬很快引起了朝鲜劳动党注意,他们对这朵骄子看重有加。

1977年金贤姬如愿进入金日成综合大学生物系学习。

然而好景不长,仅一年后她被组织调离原本的学业轨道,转入平壤外国语大学日语系,正式开始了特工生涯的洗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情报系统的安排下,金贤姬首先在金正日政军大学攻读一年情报课程,系统学习了解韩国的文化和国情。

1981至83年,她被秘密转移到一个更隐蔽的特工基地“东北招待所”,与一名日本女子李惠子同住,全方位学习成为“地道韩国人”和“土生土长日本人”。

李惠子严格要求金贤姬必须全程使用日语交流,传授作为日本女性的举止言谈,并矫正她一切朝鲜式的习惯。

这些看似繁琐的细节训练持续了3年,其间金贤姬几乎没有与外界联系。

终于,一个会韩语日语,并能自如运用两种身份的特工初具雏形。

为使金贤姬的变身更加完美,她又化名“吴英”深入中国内地实习粤语。

在广州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她准备利用澳门的无国籍人士政策获取真实的中国户籍。

一个可供选择的第三重身份也就此建立,多年蛰伏与训练并没有磨灭金贤姬的锋芒。

返回朝鲜后,她与另一特工金胜一伪装成父女,多次使用假日本护照出国活动,两人配合默契,充分运用多重身份欺敌。

在此期间,金贤姬系统学会了爆破、侦查、射击等多项战技,成长为一名出色的作战者。

1987年,组织给了金贤姬第一个也是最艰巨的任务——炸毁韩国飞往泰国的KE858客机,直接目标是破坏即将在汉城举行的奥运会。

原本南北韩拟共同组队参加奥运,后因主办权等分歧双方谈崩。

眼看国家利益受损,金贤姬没有丝毫犹豫就接受了这个残酷的命令。

特工炸毁客机115人丧生

1987年11月,两名特工金贤姬和金胜一接到命令,要求其伪装成日本父女身份,混上一架从伊拉克飞往韩国的大韩航空858次航班客机,并在机上设置定时炸弹,使飞机在空中爆炸。

这次任务的目的是为了破坏韩国举办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声誉。

之前,朝鲜多次向韩国提议合办这届奥运会,但遭到韩国拒绝。

于是朝鲜决定采取这种极端手段进行报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名特工按计划行事,她们在伊拉克购买了液体炸弹和塑料炸弹,并将它们伪装成日常物品带上了飞机,设置了9个小时后爆炸的定时装置。

当飞机在阿布扎比转机时,她们便下了飞机。

9小时后,当飞机正飞越泰国上空时,炸弹突然爆炸,飞机立即解体,115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这架飞机本就是一架老旧的包机,有多起故障记录,所以事发后最初的判断都是飞机本身故障导致空难。

但是调查机构很快在残骸中发现了爆炸痕迹,断定这是一起人为导致的恐怖袭击事件。

两名特工计划在事发后化名搭乘另一架航班前往欧洲,但她们在出境时露出了马脚,被巴林机场拘留。

作为“父亲”的金胜一在审讯中咬断了藏在香烟里的氢氰酸胶囊自杀身亡。

金贤姬也试图自杀但被及时抢救了回来,可韩国警方设法让金贤姬招供。

空难真凶金贤姬被特赦再次引发争议

在国际刑警的协助下,金贤姬于12月15日在巴厘岛被捕。

随后她在审讯中招供,承认奉朝鲜国防部之命进入飞机,在飞机上装置了定时炸弹后与金胜一一起下机,并最终引发了这场空难。

1989年4月,汉城法院以蓄意杀人和恐怖主义爆炸等罪名,判处金贤姬死刑。

然而就在一年后,时任韩国总统卢泰愚突然宣布特赦金贤姬。

卢泰愚称金贤姬活着比死了对韩国更有利,可以成为控诉朝鲜恐怖主义的证人。

但是这一解释立刻在韩国国内引发了巨大争议,许多民众要求惩处金贤姬以平息公愤,而卢泰愚特赦金贤姬的真实动机似乎并非如此简单。

分析认为,卢泰愚特赦金贤姬是出于巩固自己政治地位的考虑。

当年正是韩国总统选举之时,以强硬立场著称的卢泰愚希望通过这起事件制造“反朝风潮”,拉拢选民,为自己赢得连任创造良好的政治和民意基础。

事实上,这起空难发生的时机与选举日期颇为吻合。

爆炸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就迎来了韩国第13届总统大选投票日。

卢泰愚作为军人出身的保守派强硬候选人,通过事件制造民族仇恨和敌意,正好契合了他的政治需求。

所以特赦金贤姬也就在情理之中,以使这起事件的效应可以持续发酵。

但是这一行为无疑伤害了空难遇难者家属的感情。

对于失去亲人的家庭来说,看到真凶不仅逍遥法外,还可以顺利嫁为人妇、平静生活,难免心中难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们一直在呼吁政府惩治金贤姬,给予死者以正义和交代。

而另一方面,朝鲜政府一直坚决否认指使这起爆炸案,声称是韩国自己制造并嫁祸之。

金贤姬被特赦活着反而对韩国没有任何好处,无法成为指证朝鲜恐怖主义的有效证据。韩国试图继续利用金贤姬在国际上孤立打压朝鲜的计划也最终失败告终。

金贤姬特赦后与一名参与监护她案件的安全员结婚,生育两个孩子,过上了平静生活。

2009年,她再次现身媒体,声称曾经接触过被朝鲜绑架的日本人。

2010年7月,她前往日本会见遇难者家属,向他们讲述了一些当年在朝鲜听到和看到的细节。

不过对于自己被特赦一事,她从未作出解释或表示歉意,这让许多韩国民众感到不解和愤怒。

金贤姬最终得到了宽大处理和新生,可付出的代价是那115位无辜乘客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