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上海籍女子余女士在西藏阿里地区车祸重伤后,当地公务人员经动员为其献血一事,引发公众对其是否以“特权”过分调用公共资源的质疑。

余女士曾在社交平台公开称,其丈夫陶先生通过“小姑姑”联系到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下称“上海市卫健委”),再由上海市卫健委联系到阿里地区相关部门,从而动用了阿里地区所有公务人员为其献血。

11月29日下午,陶先生向封面新闻记者表示其亲戚不是公职人员,余女士发布的内容简化了事件经过,给大家造成了误解,他希望网友能理性看待此事。

11月29日晚,阿里地区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这次献血是当地干部群众的自愿行为。“我们当地人口不多,平时看到朋友圈里有需要献血的消息,干部群众都会出于好心主动去献血,不论是谁需要。这次也一样,并不是像网络传言那样强制去献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车祸现场。图据受访者公开发布内容

蜜月旅行遭遇车祸

陶先生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和余女士在9月27日举行婚礼后,自驾从上海出发,一路经安徽、河南、甘肃、新疆等地蜜月旅行进入西藏。10月14日下午1时左右,两人在西藏阿里地区5000多米的高原地区,出现高原反应,缺氧后晕厥,发生车祸,陶先生在主驾,没有受伤,余女士在副驾,受创出现肝脏破裂大出血、肋骨骨折、胰腺损伤等伤情,被送往阿里地区人民医院抢救。至10月16日,陶先生签了四次病危通知书,输了近4500ml血,因当地血库A型血储备有限,可能“随时断血。”

陶先生称,因妻子病情危重,当地医疗技术有限、血库告急,在当地相关部门的建议下,他一方面通过家人、朋友向上海市卫健委求助,寻求上海援藏医生的支援;一方面在社交渠道呼吁当地爱心人士献血,“医生和护士也在帮我转发。”

公职人员献血

陶先生表示,在他的十多位亲人、朋友的求助下,上海市卫健委请求了正在西藏日喀则市的援藏医生前往阿里地区参与救治。“我的小姑姑是参与求助亲戚的一员,她不是公职人员。”

争议聊天截图。图据受访者公开发布内容

“10月16日,上海援藏医生来了阿里医院会诊。”陶先生表示,经阿里当地医院和卫健委组织,他也到当地派出所、消防等部门求助。10月15至17日,陆续有公职人员、社会人士等十多人去血站献血,凑足了当时需要的血量。

11月29日下午,阿里地区卫健委工作人员向封面新闻记者表示,公职人员献血一事近日被重提,在当地“沸沸扬扬”,其表示阿里地区人口密度低,为了筹血救助危重病人,公职人员出面献血的情况在当地并不罕见。

百万包机转院

陶先生称,10月18日,他和家人通过医疗包机将余女士转院至成都进一步救治。“阿里和援藏的医生均建议我们不要在阿里动刀,转运出去,治好的希望会更大一些。”

承担此次转院任务的北京经纬驰援健康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后文简称经纬公司)在宣传材料中称,一架从杭州起飞的湾流G550公务机,在抵达阿里机场后,接上余女士,经过近3小时飞行落地成都,成功完成转院任务。此次任务的执行费用超过人民币100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余女士的病危通知书。图据受访者公开发布内容

陶先生对百万转院费没有否认,他表示,当时余女士的病情不得不转,“在ICU里都还有生命危险。”阿里地区交通不便,为了让妻子得到更好的处理,他和亲人愿意付出这样的高额代价。包机转院时,救护车直接进入机场等操作,均为转运公司照价提供的服务,“不是其他的特殊渠道,转院费没有打折。”

陶先生进一步解释道,妻子经抢救苏醒后,他通过聊天软件,概括地和她讲了她昏迷后的情况,希望鼓励伤势依然很重的她求生。近日,妻子伤情稍有好转,她将这次死里逃生经历制作成视频,发布在社交平台,希望能纪念一下,但遭到不少网友指责。目前,视频已经删除。

11月29日下午,阿里地区党委宣传部、阿里地区卫健委工作人员均表示,已对此次献血情况进行复查。截至发稿,当地未通报复查结果。

来源:封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