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看,一座城池落入敌人之手,轮番的烟火在继续延烧;一战官焦急踱步,奏请攻打全境赴汤蹈火。望眼一对儿年轻战士,却私议于地下,只为初摘得银两,比酒席上的美人。

鲜血和火焰,燃烧人性至深处。年代的动荡,终究会将真诚与谎言剖开,灼烧人的灵魂。而正是那流淌的无数血迹,闪烁革命火焰最炽热的地方,才会有令人震撼的友谊华丽绽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粟裕与张震,一对并肩作战的好兄弟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春日清晨,院子里的梧桐树已经悄悄地发芽,地上的绿草也开始吐着嫩芽。朝阳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屋内,给这间古朴的北京四合院平添了几分生机。

屋内,粟裕将军正坐在老旧的软椅上看书。他虽已是白发苍苍的老将军,但那双鹰隼般的眼睛依然炯炯有神。

“报告司令员,张司令的儿子要求见您!”一个警卫军人突然推门而入,有些着急地说。

粟裕将军放下手中的书本,有些讶异地问:“张震的儿子?这么晚跑来见我,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但那位少爷似乎很着急的样子。”警卫军人回答道。

“那快请他进来吧。”粟裕将军说。他在心中暗自猜测,这的确不是什么小事才会让张震的儿子深更半夜地跑到自己这里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一会儿,一个看似20出头的青年迈着匆忙的步伐走了进来。

“叔叔您好,我是张震的二儿子,张连阳。”青年有些紧张兮兮地开口道,“我此次前来,是想拜托您去救我父亲!”

“张司令他出什么事了?”粟裕脸色一沉,立刻问道。他和张震并肩作战多年,二人早已结下深厚的革命友谊,此时听说老战友有危险,粟裕的心立时提到了嗓子眼。

“说来话长......”张连阳一个劲地絮叨起来,“父亲他前些天在郊外如厕时,被人从后面勒住了脖子,差点就丢了小命!现在还在医院里靠吊瓶维持,可医院的条件太差,根本照料不好父亲!”

说到这里,张连阳的眼眶已然红了,他从怀中掏出一件血迹斑斑的军装,哽咽道:“这是父亲当时穿的衣服,沾满了他的鲜血......所以我才冒失跑来拜托叔叔您,您一定要帮父亲想个主意!”

粟裕将军沉默了,他捧起那件血衣,甚至还能闻到血腥味。他知道,这绝不是任何人有胆量开这样的玩笑,张震的生命确实岌岌可危。

“连阳,你先在这歇着,我这就打电话给周总理!”粟裕的眉头深锁,大步流星地走到桌前,拨通了周恩来的电话。

老战友遇险,我救不救他? 这一晚,北京的夜色很静。中南海内的许多高层领导都已经歇下,只有周总理还在处理公务。

“喂,周总理吗?我是粟裕。”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嗯,粟裕同志,深夜有事找我吗?”周恩来温厚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

“总理同志,事关张震同志的生命安全!”粟裕简明扼要地将刚才张连阳说的事情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并请求周总理尽快派人去营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战友遇险,我救不救他?

周恩来沉吟片刻,严肃地说:“好!既然是张震同志有危险,我这里会立即安排。你们老战友感情这么好,我自然全力相助。这也体现了我们共产党人的伟大情谊!”

听到总理的话,粟裕如释重负,连声道谢。他知道,有了周总理坐镇,张震的安危至少不会再像刚才那么令人担忧了。

按下电话,粟裕快步走回屋内,看到张连阳坐在椅子上,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

“连阳,我刚刚已经向周总理报告了你父亲的情况。”粟裕温声道,“总理已经表示会全力营救,放心吧,你父亲会没事的。”

“谢谢叔叔!”听到这句话,张连阳眼中立刻放出了欣喜的光芒。

此时此刻,北京城外某家医院里,这一幕正上演着——

张震躺在病床上,神色疲惫,双目紧闭。他身上插满了输液管,一名护士正在一边查看仪器读数,一边时不时地擦拭他额头上的汗珠。

“喂,你们医院有个姓张的病人吧?他现在情况还好吗?”一个陌生的男子突然推门而入,急匆匆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