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新任总理卢克森走马上任当日,宣布自己的首要任务就是改善国内经济,并向中国求援。面对国内外的质疑,他坚定地表示,自己“绝对”会接受中国的资金,也“绝对”欢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卢克森宣誓就职

卢克森就职后,中方第一时间表示了祝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中方愿意与新西兰新一届政府加强沟通与合作,推动中新关系进一步发展。而中国政府高层也立刻发去了贺电,指出中国和新西兰互为重要合作伙伴,期盼两国的进一步合作。

其实,卢克森并不是纯粹的“政治人物”。在从政之前,他还是一位商业人才。卢克森曾经连续8年担任新西兰航空公司CEO。在他任职期间,新西兰航空公司的利润,增长到创纪录的水平,该公司也多次被评为新西兰地区最值得信赖的品牌。

当时,卢克森还积极为前往新西兰旅游的中国游客优化签证,提高旅游便利化政策;同时,他还提议为中新两国开辟更多新的航线。他的这些行动,为中新之间的旅游和经贸合作等方面,都提供了许多便利,而他本人也一直在强调,对新西兰来说,经贸问题很重要。

在成为总理后,卢克森依旧遵循着之前的想法,想要大力发展与中国的关系。面对新西兰的经济现状,以卢克森为首的一些政府公职人员,提议建设更加广泛的高速公路和交通系统网络。如果计划落地,不仅能缓解国内日益严重的交通拥堵问题,还能大力提振经济前景。

但是这一计划预计将耗资146亿美元,对新西兰政府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这时的卢克森拍板作出决定,新西兰必须要寻求外国投资,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投资,这对于建立一个联系紧密、贸易和流动性极强的国家至关重要。因此,卢克森表达了想要接受中国援助的强烈意愿。

卢克森期盼与中国进一步合作

其实,在新西兰国内,卢克森对中国的友好态度,并不是“独一份”的。与他“同台竞技”的前总理希普金斯,也非常重视和中国的关系。在今年6月份,时任新西兰总理的希普金斯率领代表团,展开了声势浩大的访华行程。当时,随同他访华的代表团中,还有许多新西兰本地企业家,由此可见,对于中国的市场和机会,新西兰是非常珍惜的。

而在这次的总统大选中,希普金斯也并没有在中美之间站队,反而和卢克森一样,坚定地要加强和中国的合作。因此,在新西兰的本次大选中,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即外交和国防政策,比以往更受到重视,这属于数十年来的罕见情况。卢克森和希普金斯所争的,是谁更能代表新西兰走出去,与中国展开进一步的合作。

事实上,我们只要了解一下中新的贸易关系,就不会对这两位候选人的行为感到奇怪了。自从2008年中新签订自贸协议以来,双方关系一直很密切。当年的国家党执政时,约翰·基总理在中国就非常受欢迎,在卸任后,他还于前几日再次造访中国,可见关系有多亲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希普金斯访华

目前,中国是新西兰最大的贸易伙伴,大约占到了新西兰对外出口的30%。在2021年的时候,中国对新西兰乳制品、肉类和木制品的进口,分别占到了其出口总量的42%、42%和65%,是毫无疑问的“大客户”。新西兰的牛羊肉、龙虾、红酒等产品,在中国市场上都广受好评。因此,中新关系的发展,自然成为新西兰主要外交政策的优先事项之一。

因此,卢克森才会说,自己“绝对”欢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当前,新西兰政府清楚地认识到,与美日等国相比,中新之间的贸易往来和各种合作,显然更有价值。毕竟,自己的邻居澳大利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挑衅中国,导致中澳贸易受阻后,澳大利亚每年遭受着上千亿人民币的损失。因此,新西兰很清楚中国的重要性和强大的影响力。

中新关系也曾有过一小段不太平的时期。前些年,美国“重返亚太”战略开始实施后,中美关系就紧张起来了。而这一阶段,中新之间的关系也有些微妙。但这段时期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最近几年,新西兰明白了“走自己的路”有多重要,也更加认识到中国的对于自己的重要意义。

新西兰机场欢迎中国游客

不过,新西兰的另一重身份,也就是五眼联盟的成员国,可能会让美西方仍然抱有“幻想”。在今年3月,美国国安会的协调员坎贝尔还特别来到新西兰,推销美英澳三边联盟“奥库斯”的第二梯队,以核潜艇合作来“诱惑”新西兰。

这个所谓的第二梯队,涉及的是有关量子运算、超音速武器等领域的合作。但新西兰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同意美国的邀请。时任总理希普金斯曾回应,新西兰是“无核国家”,并不想加入任何核潜艇计划。在新西兰民间,反对加入的声音也同样占据主流。

新西兰坚守无核化的立场,表明新西兰对核不扩散的承诺和自主战略的重视。也正因此,新西兰与中国的经贸合作,中方也会赋予同样的重视。新西兰作为重要的战略据点,在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南太战略等规划中都可以扮演重要角色。而中新关系自然会因此更上一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