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这个充满复杂与矛盾的社会中,警方与犯罪团伙之间的斗争始终存在。

近日,

龙马潭警方对某

疑似存在组织卖淫嫖娼违法犯罪行为

洗浴场所进行突击检查,

前台看到警察后,飞速用对讲机连喊“444”给房间里的人通风报信,不知情况的人还以为前台再给主播打k。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殊不知他们的手段早已被民警摸清,

民警迅速控制对讲机和前台人员,并将正在实施卖淫嫖娼行为人员抓获,经统计,共

抓获

卖淫嫖娼行为

违法嫌疑人

10名

,涉嫌组织卖淫

犯罪嫌疑人

8名。

随着警方深入调查发现,该洗浴场所里的淫犯罪团伙而有组织、有分工,不仅会定期培训团伙成员防扫黄知识,还组织经常演练,可谓为实现违法犯罪想尽办法。但最终还是难逃法网,只能说这些人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但不多。

在这里,笔者就

卖淫嫖娼这个话题再多说两句,目前,世界上

荷兰、德国、丹麦、奥地利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性交易是合法化的,甚还能开发票。在中国古代的一些王朝,

性交易也是合法的,最负盛名的就是唐朝,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讲的就是这点破事

。但为何当今社会对

卖淫嫖娼的打击力度如此之大,容忍限度如此之低呢?

有的人说性交易场所往往存在许多安全问题和卫生问题,这会对参与者的健康造成严重威胁。有的人说性交易的参与者通常缺乏必要的法律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容易受到伤害和侵犯。还有的人说性交易还可能引发各种社会问题,如性别歧视、暴力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

罗翔老师曾经举过一个

关于器官买卖的

例子,有两个人,

一个是有钱人,需要器官移植,而一个是穷人,已经快饿死了。这时候为了活命,两方达成了交易,有钱人出一百万,买穷人一个腰子,这样大家都能活下去,简直就是双赢。整个过程中,既没有妨害到第三方,也没有违反伦理道德,但为什么我们的国家不允许呢?

罗翔老师给出的说法是:

会造成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讲到这里,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理解,

性交易是一种剥削行为,它剥夺了弱势群体的尊严和权利。譬如明清时期的“

扬州瘦马

扬州瘦马

是古代扬州地区女宠的别称,也是明清时期扬州的一种畸形产业链。

在古代,扬州是两淮(淮南淮北)盐商的聚居地,盐商当年可谓是富甲一方,生活奢侈程度可与皇家媲美,他们的富足由此也养活了一大批傍其生存的行业,“养瘦马”就是其中之一。

“瘦马”通常指那些从小就被培养为歌女、舞女、姬妾等以色事人的女性,类似于现代的雏妓。这些“瘦马”通常经过了严格的训练和培养,以迎合盐商们变态心理需求。许多“瘦马”都是

穷苦人家卖儿鬻女,甚至是被坑蒙拐骗而来,

被剥夺了人身自由,被迫接受训练和培养。她们的生活非常艰苦,经常受到虐待和剥削。

试想一下,如果当前社会性交易合法化,历史是不是又会重演,而且愈演愈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