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书中第第二十九回“享福人福深还祷福”写到元春作好事,贾母亲去拈香,五月初一日在清虚观打醮的事。

当日贾母带了凤姐、李纨、薛姨妈、宝钗、黛玉、三春姐妹及一众丫头都往清虚观去,再连上各房的老嬷嬷奶娘并跟出门的家人媳妇子,乌压压的占了一街的车。

就连贾珍、贾蓉、贾芸、贾萍、贾芹、贾璜、贾㻞、贾琼等人都来了。可是这么多人都来了,这当中却有一个最主要最应该来的人没来,这个人就是王夫人。

贾母当日也请了王夫人,但王夫人说她一则身上不好,二则预备着元春有人出来,所以回了不去。

可是此次打蘸本就是元春主张要办的,她的母亲王夫人却不到,这多少有点奇怪。但继续往下细看,就会知道王夫人不来自有她的理由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清虚观的主持是张道士。这张道士乃是是当日荣国府国公的替身,曾经先皇御口亲呼为“大幻仙人”,如今现掌“道录司”印,又是当今封为“终了真人”。现今王公藩镇都称他为“神仙”,大家都不敢轻慢。贾珍、宝玉等人见了他都口称“张爷爷”。

却说这张道士一见了宝玉,就提起荣国公来了,说“我看见哥儿的这个形容身段,言谈举动,怎么就同当日国公爷一个稿子!”贾母一听这话,便也忆起她的丈夫来,不由得心软流泪。

时机已到,张道士适时的说了一番话,原文如下:

张道士道:“前日在一个人家看见一位小姐,今年十五岁了,生的倒也好个模样儿。我想着哥儿也该寻亲事了。若论这个小姐模样儿,聪明智慧,根基家当,倒也配的过。但不知老太太怎么样,小道也不敢造次。等请了老太太的示下,才敢向人去说。”
贾母道:“上回有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大儿再定罢。你可如今打听着,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来告诉我。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

张道士一个道人,且说是快要得道的神仙了,怎么突然关心起宝玉的婚姻大事,还要给他说起媒来?这当然是有人预先和他商量好了,在此借他的口来试探一下贾母而已。

这次的说媒事件是谁策划的呢?很明显就是元春和王夫人安排的。夫人借故身体不好没去,又说准备元春会派人出宫来找,其实这些都是借口。很大的可能是,这是她和元春一起定下的计划,用来试探贾母对宝玉婚事的态度。

去清虚观打蘸本就是元春安吩咐的,她完全可以事先安排好张道士来做这件事,王夫人不出现则是为了避嫌,顺便避免在场的尴尬。

张道士是贾代善的替身,也就是和贾母是同一辈的,而且是故人。以他的身份,说话更有分量,就算是贾母也不好随便的回绝他。这才是元春和王夫人找他来说媒的原因。

张道士提到的十五岁的姑娘是谁,不用猜了,就是薛宝钗。他提出这事,但凡贾母嘴里有点松动,有点考虑的意思,王夫人那边就可以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了。

谁知姜还是老的辣,贾母一听便知其意,她用宝玉不宜早娶的话回绝了张道士。这话回得极有水平,薛姨妈和宝钗听了都得低头自感惭愧。

因为宝钗的年龄摆在那里,真的等不起。宝钗十五岁,那宝玉多少岁呢?

在书中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中,有交代过宝钗和香菱等人的年龄。

当时大家在庆祝芳辰,玩抽签的游戏。书中是这样写的:

轮到袭人时,她抽到一枝桃花签,题着“武陵别景”四字,那一面旧诗写着道是:桃红又是一年春。注云:“杏花陪一盏,坐中同庚者陪一盏,同辰者陪一盏,同姓者陪一盏。”众人笑道:“这一回热闹有趣。”大家算来,香菱,晴雯,宝钗三人皆与他同庚,黛玉与他同辰,只无同姓者。芳官忙道:“我也姓花,我也陪他一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里很清楚的说明了,香菱、晴雯、宝钗三人与袭人同庚,黛玉与她同辰。同辰就是同一天的生日,同庚则是同岁。

袭人多少岁没写,但是香菱的岁数却有很大关联。当年香菱还是英莲,在她三岁那年,甄士隐梦中见到一僧一道真带着宝玉的原身那块石头下凡投胎。那就是说,按最保守的来算,香菱比宝玉大三岁。

而香菱、晴雯、宝钗、袭人同龄,也就是说,宝钗最少比宝玉大三岁。宝钗十五岁时,宝玉才十二岁。就算宝玉早娶,十五岁就成亲,宝钗都十八了。

而贾母一句宝玉不宜早娶,那宝钗的婚事岂不是遥遥无期了?假设宝玉二十都未娶,那作为二十三岁的大龄剩女,宝钗还能选到一户好人家嫁出去吗?想想都很恐慌吧。

清虚观打蘸这一回,王夫人的试探失败了,贾母只用一句话就破了她所有的谋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