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暌违中国银幕七年,最新一部剧场版《蜡笔小新》——《蜡笔小新:新次元!超能力大决战》上周六与中国内地观众见面。首次以3DCG形象登场的“蜡笔小新”,刚刚亮相,软萌Q弹的形象便俘获了不少中国观众的心。

1993年起在日本每年上映一部蜡笔小新的系列电影,直至今年,最新剧场版《蜡笔小新:新次元!超能力大决战》已是第31部,也是该系列首部采用3DCG的作品。这部脱胎于原作第26卷收录的番外篇《新之助·向日葵的超能力兄妹》,描绘了新之助成为超能力者的故事。该片今年8月在日本上映,累计票房超25亿日元,创造了该系列电影最高票房纪录。

影片中国区制片人、欧桦文娱总经理陈金欢接受本报专访时透露,3DCG版《蜡笔小新》制作周期长达7年,保留了原汁原味的“蜡笔小新”,想要传达一种“勇敢真诚”的态度。日方制片人吉田有希表示,希望中国观众在影片中感受到“蜡笔小新”一如既往的快乐。

01

全新3D“蜡笔小新”,软萌Q弹

陈金欢用“憋着一股劲”来形容自己几年来的状态。

2016年11月,陈金欢协助首次登陆中国内地的《蜡笔小新》剧场版——《蜡笔小新:梦境世界大突击》引进。影片最终票房定格在2244万,未达预期。此后《蜡笔小新》剧场版引进的事也被搁置了下来。

“作为制片人,我心里面憋着一股劲,我觉得它价值可以更大”,陈金欢说,他想等一个契机,把“蜡笔小新”带回来。

这些年,陈金欢陆续协助过不少日本动画进入中国影院,从《哆啦A梦》《名侦探柯南》电影系列,到《刀剑神域:序列之争》《垫底辣妹》《镰仓物语》《银魂》真人版,30多部日本影片在他的参与下,与中国内地观众见面。

其中,两部《哆啦A梦:伴我同行》大电影引进时,变成3DCG形象的“哆啦A梦”,在“80后”“90后”观众中,狠狠刮了一阵怀旧风。作为协助引进方,陈金欢颇为欣喜“《哆啦A梦》不但没有丢掉原有的粉丝,反而增加了新粉丝。”

在“哆啦A梦”的启发下,一个念头在制作团队中冒了出来:“如果小新从二维变成3D,会怎样?”

起初,吉田有希认为“不太可能”,作为《蜡笔小新》的日方制片人,她还是决定试一下,因为“比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别人做了,我更想自己做这件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很喜欢以超能力为题材的第26卷《蜡笔小新》原作,一直想展开叙述其中的“超能力兄妹”篇。在她的想象中,故事里3D的小新不仅可以表现软萌Q弹,还可以增加更多新鲜感,在空间场景和动作打斗上也可以有更多的挑战和发挥。

3DCG的尝试让15年来片长最短的一部《蜡笔小新》,成了耗时最长的一部。从策划到制作,《蜡笔小新:新次元!超能力大决战》前后累计花了7年时间。

“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保留更原汁原味的‘蜡笔小新’”,吉田有希解释道,“当我们把摄像机转到小新正面时,小新眼睛的位置、脸颊的厚度该如何表现?我们是要贴近2D化去设计?还是凸显3D视觉做成像皮克斯的动画电影那种风格去呈现?”

7年间,创作团队市场不断在平衡和取舍之间抉择,单是小新脸部的一根弧线弧度,也要经过数千次尝试。

陈金欢认为,3DCG版《蜡笔小新》能否成功,取决于观众接受新的画风。3D版小新成型后,他们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市场测试,90%以上的测试观众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于是,一个“崭新”的小新诞生了。

02

“你难过的时候,有我在你身边”

《蜡笔小新》中国首映礼上,不少观众看着电影笑到前仰后合。映后,工作人员穿着蜡笔小新的毛绒头套与衣物上台,现场沸腾。有小新的老粉在社交媒体上激动写下“催泪弹我都哭,老梗我都笑,说教我都听,只要是春日部的人在一起就会觉得好幸福!”。

放松、治愈、快乐已然成为小新的标签,片中许多“老梗”引得粉丝会心一笑,也带领观众再次回到《蜡笔小新》熟悉而搞怪的“脑回路”:小新的“超能力”是用屁股放电;真正击破入侵者的道具竟然是小新的爸爸野原广志的一双臭袜子……出其不意的笑点,着实让人捉摸不透。吉田有希说,“捉摸不透”正是小新的魅力所在:“小新和现实中的5岁小孩一样,让人捉摸不透,不知道他下一句话会说什么,这也是小新的魅力所在。”

伴随着观众的笑声,欺凌、歧视、家庭不幸等日本社会问题一一铺开,《蜡笔小新:新次元!超能力大决战》搞笑的外壳下,是直指日本当下的社会现实。如何看待这些社会问题?陈金欢说:“电影是一种多样化的艺术表现形式,不只传达真善美。”希望观众透过表面,看到社会的真实状态,给大家启发,传达一种生活不易,但也要“勇敢真诚”的去面对。

吉田有希则更想强调,无论小新本身也好,还是《蜡笔小新》这部作品,最想传达的是“你难过的时候,有我在你身边”这种给予他人支持陪伴的感觉。而电影中,小新为了治愈非理谷充而勇敢站出来的那一幕,是否也在某个瞬间治愈了银幕前那个差一点被生活打败的你?

“归根结底,我最希望大家能在《蜡笔小新:新次元!超能力大决战》中感受到快乐。”吉田有希说。

03

希望每年10-20部中国电影在日本规模上映

在中日电影交流方面,陈金欢已经工作了十余年。

除了协助日本电影引进中国,将中国电影推向日本,也是陈金欢的重点工作。2019年起,他先后将《飞驰人生》《唐人街探案3》《雄狮少年》《全职高手》《俑之城》《哪吒闹海》等中国影片推向日本主流院线。

2019年5月,《飞驰人生》在中国内地上映后3个多月,即登陆日本市场,成为当时最快在日上映的中国影片。2021年,《唐人街探案3》在日本上映,成功登陆日本约三分之一的影院,成为当年在日上映的中国真人电影票房冠军。今年5月,《雄狮少年》与日本观众见面,放映规模同样在百馆以上。

在陈金欢看来,跟好莱坞电影、韩国电影一样,中国影片同样具备打开日本市场的潜力,《赤壁》《妖猫传》都曾在日本获得了非常高的票房。最近的例子是《雄狮少年》,“最开始,《雄狮少年》只是在日本五条院线点映,大家看到这个片子这么燃,口碑这么好,我们就做了全日本的规模上映。”陈金欢介绍,日本一共有大约350个影城,《雄狮少年》上了108个。

《雄狮少年》日版海报

他相信,对于全球第三大电影市场——日本市场的开发,将会对华语电影的海外发行形成有效补充,但当下的问题是“中国影片在日本规模上映的量不够”,陈金欢分析,其症结在于,大多中国片方还没有意识到日本市场的潜力,仍停留在版权销售或者影展小规模放映阶段,“一定是量,先把量做上去。不是出去放一两场的概念,真的是要规模上映。不止给当地华人看,也要渗透到日本观众中去,真正给到当地观众被宣传、被教育的过程。用更多类型的中国片去测试这个市场,从各方面去积累当地观众对华语片认知的过程。”

陈金欢预测,如果每年有10部-20部中国影片在日本大规模上映,两年后,中国影片将在日本市场形成一股力量。

/梅 紫

编辑/李佳蕾

责编/杜思梦

CONTACT US

转载授权 | 3117342843(微信)

投稿邮箱 | zgdybxmt@qq.com

MORE NEWS

© 中国电影报原创稿件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