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加代认可麻子,同意麻子跟着自己玩,把麻子收为兄弟,那么加代就不会同意别人收拾麻子。

麻子的电话响了,一看是加代打来的,赶紧接通,“哥。”

“麻子,哥问你点事。”

麻子说:“哥,我知道你问我什么事。”

“你要知道问你什么事,你跟我实话实说。前面事都摆完了,你二哥给人拿钱也好,怎么也好,那事都过去了。谁让你把钱抢回来的?那也不讲究啊。”

“哥,我说你能相信吗?”

“你说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麻子说:“戴老三不仁义,是恶人,他欺负夜总会的女孩。他给人家父母打电话,说人家也外面干见不得人的行当,威胁人家父母,威胁女孩。把女孩逼回去以后,挨个打。女孩一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哥,我听了以后,心里难受。当初这些女孩是我弄过来的,这钱我是不挣了。但是我不能让这些女孩因为我被欺负。这种人我要是不收拾,我收拾谁?哥,你也别为难,麻子一人做事一人担。戴老三如果牛逼,你怕他,你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哪怕你叫我站着让他扎,我麻子不会动一下。哥,我听你的。”说着说着,麻子哽咽了。

加代一听,说:“他有多牛逼呀?”

“我不知道他有多牛逼。但是我觉得他再牛逼,也没有我代哥牛逼。”

“你就安心在向西村待着吧。谁他妈敢找你?你代哥还在呢,你代哥还喘气呢。行了,这事做得没毛病。好嘞。”加代挂了电话。

加代正准备给戴老三回电话,汕尾的雷哥把电话打了过来。

雷哥是汕尾正儿八经的一个老大哥,六十来岁了,为人挺讲究,而且能力、财力方面也都不差。远刚不好事都是雷哥帮办的,挺服老大哥。加代因此也跟雷哥的关系不错。加代一接电话,“哎呀,雷哥。”

“兄弟,你忙着呐?”

“我不忙。”

雷哥说:“那我跟你说个事。东莞戴老三你认识吗?”

加代一听就知道什么意思了,说:“我知道。雷哥,什么意思?”

雷哥说:“行了,我也不跟你说别的话了。你回趟深圳吧。我挂了电话也往深圳去,我把戴老三带过去给你看看。我跟你见一面,聊一聊。电话里说不清楚。行不行?”

加代问:“戴老三跟你什么关系?”

“别说什么关系,很好的关系。”

“那行,雷哥。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回去,我给你面子。”加代挂了电话。

马三说:“哥,这样吧,老雷要是装牛逼,你给他面子,我来弄他。”

加代问:“你怎么弄他?”

马三说:“明摆着老雷要替老三出头。电话里语气还听不出来吗?”

“我能听出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马三说:“那还惯他啥病啊?哥,麻子这事做得肯定没毛病。任何人评理,麻子也没错。”你回去该尊重老雷,你尊重老雷;该给他面子,你给他面子。我领丁健、孟军和郭帅去,我弄死他。“

加代一摆手,说:“回去看看,不至于那样。马三,如果真想打他的话,你代哥会手软吗?走吧,我们回深圳。”

当晚加代一行到了深圳。江林、左帅和麻子等人去机场迎接。

一见面,麻子说:“哥,给你惹麻烦了。”

加代说:“这不叫麻烦。你好样的。想挣钱是好事,但以后别这么干了。哥这回不说你了。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自己家兄弟,我这个当哥的不照顾,那谁照顾啊?”

“哥,这事我也听说了,说汕尾的什么人来找你了。”

加代一摆手,说:“麻子,你跟哥的时间不长。你问问这帮人,这些年,牛逼的,敢干的、下死手的,我们少打了吗?我们被人打过,我们也打过别人。社会不就这么回事吗?只要我们这一伙人抱团,心不散,我们就不怕任何人。麻子,你是我们的一员,我们都向着你,我们都帮你。打不过,我们一起挨打。打得过,我们一起出气。这才是哥们,这才是兄弟。你觉得哥这话说得对不对?”

麻子看着加代,一句话说不出来。

左帅和耀东都说,我们没少被人打。加代说:“你看,我说得没错吧?走,我们一起找他去。”

一帮人都跟着往深海国际去了。

雷哥和戴老三已经到深圳了,身边随行人员有二三十个人,正坐在深海国际包厢里边等着加代的到来。

加代把包厢门一推开,一摆手,“雷哥,三哥。”

戴老三脑袋缠着纱布,像个石膏人一样,说:“哎,兄弟。”

雷哥朝着戴老三一摆手,说:“你他妈少说话。”朝着加代一摆手,“加代,来坐。哎,江林,你也坐。”

加代和江林坐下后,加代朝着对方二三十摆了摆手,算是打了招呼。雷哥看到站在最后的麻子说:“你是麻子吧?”

“那个......”

加代一摆手,说:“雷哥,这是我兄弟,麻子。麻子,叫雷哥。”

麻子明显矮了一截,脸变得有点平了。马三说:“麻子,有点底气。代哥在前面,这帮哥们在你身边,你怕什么呀?有点底气,大大方方说话。”

麻子瞪着眼睛,说:“对,雷哥,我叫麻子。”

雷哥一看,转脸看向加代,说:“你这兄弟怎么跟我怎么这个劲呢?”

加代说:“他就这样。从小就这样,跟他爹说话也这样,跟我说话也这样。我管不了他。你们们坐吧。麻子,你也坐。”

“哎,行,哥。”麻子往椅子一坐,身体靠在椅背上。马三说:“你装B呀?”

“啊?”麻子坐直了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