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点右上方的“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还能及时阅读最新内容,感谢您的支持。

建国十周年之际,毛主席产生了特赦战犯的想法。

经过领导集体商议之后,这项工作被具体落实下去。

功德林的工作人员,很快拿到了党中央下发的特赦战犯名单。有些人的赦免在意料之中,有些名字的出现,却令他们极为费解,比如曾扩情。

此人可谓是臭名昭著,曾经是周总理的手下,后来成了蒋介石的十三太保之一,做过许多迫害我党战士及其家属的恶性事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初看到他进入功德林,大家虽然因为工作原则的约束而平等对待他,但心中对他生不起丝毫好感。

如今得知他即将被特赦,大家心情颇为复杂。

曾扩情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他又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被我党成功逮捕的?

走上歧路,总理痛心

1931年的一天,红军高级将领许继慎,收到了一封特殊信件。

当时一派轻松的他并不知道,这封信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寄信人署名为曾扩情,这人他十分熟悉,是蒋介石麾下的走狗,帮着国民党干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作为一名坚定的无产阶级战士,许继慎根本不屑于与蝇营狗苟之人为伍。因此在看清信件的内容之后,他先是极为愤怒,接着又嗤之以鼻。

信中,曾扩情用一手妙笔生花的本事,极力劝他加入国民党阵营,与“蒋委员长一同图谋大业”。

看得出来,曾扩情很受国民党高层重视,竟然能够代表蒋介石,对许继慎做出承诺。只要对方愿意加入,国民党将会把高官厚禄双手奉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胸怀坦荡的许继慎,当然不会因为任何说辞而动心。他把信交了出去,还把此事当成谈资,想在我党的官方报纸上发表,借此嘲讽蒋介石,以及给我党的同志一个提醒。

然而,张国焘等不怀好意之人,借此机会给他泼了一大盆脏水,诬陷他偷偷与国民党反动派勾结,在我党阵营中动摇军心,犯下了弥天大错。

实际上,这是他们公报私仇。

许继慎坚决不支持张国焘主张的“远离苏区,冒险进攻”等错误方针,被后者怀恨在心。

同年11月,他和妻子被捕入狱,不久双双遇害,年仅30岁。

事情发生时,周总理没有听到任何风声。许继慎牺牲之后,他才得知真相,痛心不已,同时感到很可惜。

导致这一悲剧的罪魁祸首曾扩情,令他非常愤怒。

在周总理的印象当中,曾扩情不止一次做出过此类针对我党的事情。

四川大军阀刘湘,正是因为他的策反而归顺蒋介石。当时我军本想在四川争取革命力量,却因为他的介入只能作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刘湘和蒋介石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一条心,但当后者和桂系军阀发生冲突时,他率军援助,帮其脱困。

这件事与我党没有直接关系,可为后续的革命工作埋下了祸患。

每次只要一想起曾扩情,周总理内心的失望之情便溢于言表。

这个曾经学生和手下的人,亲耳聆听过他的教诲,最终依然选择站在人民的对立面。

寄予厚望,投靠老蒋

1924年,经李大钊先生的引荐,曾扩情顺利从北大考入了黄埔军校,成为了黄埔一期第一队的一名优秀学员。

当时,周总理是黄埔军校的政治部主任,负责学校内部的一系列政治工作。

他是中国革命的早期先锋人物,其名字对于众多学子来说如雷贯耳。

曾扩情仰慕周总理已久,如今有机会成为其学生,自然时常在对方面前刷足存在感,多次表达自己愿为中国革命鞍前马后的心思。

我党优秀人才蒋先云同志,和他有着很深的友谊。两人时常同进同出,常常聚在一起交流学习心得和思想感悟。

他为人机敏,做事小心谨慎,堪称一位胆大心细的人才。周总理非常欣赏他,愿意把其当做骨干来培养。

北伐战争时期,他担任政治部干事,变成了周总理的手下。

他们几乎每天会见面,面对他的请教,总理一直倾囊相授。

周总理总说,从黄埔军校政治部走出去的人,未来一定会成为中国政工战线上的一名优秀战士。

可见,他对曾扩情抱着很高的期待。

如果曾扩情没有行差踏错,相信在他后来的工作生涯中,总理一定会对其多有提点。

只可惜,他后来的表现,完全辜负了总理的信任和看重。

由于他在工作中与共产党人士交流过密,在思想上表现出了明显的亲近我党倾向,所以蒋介石起了戒心,突然撤销了他所有职务。

对此,曾扩情极为惶恐。

他和家人不仅失去了生活保障,同时觉得自己前途堪忧,对未来更是迷茫不已。

无可否认,在我党成立初期,国民党的势力和地位确实对我方形成了压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蒋介石刻意施压的情况下,曾扩情改变了初衷。

他向蒋介石写了一份报告,几乎是推心置腹的阐述自己在生活中遇到的困难,格外情真意切的对蒋介石表了一番忠心,称愿意远离我党,任由国民党差遣。

他的决定,正合蒋介石的意。

从那之后,他被蒋介石纳入了自己的势力集团。

当时蒋介石已经展现出了明显的对抗共产党的意图,但是国共合作还未完全破裂,所以他也不敢正大光明的动手。

靠着曾扩情提供我党同志聚会交流的地址信息,蒋介石派出了几批反动派特务,破坏我党联络处,以种种莫须有的借口逮捕共产党员。

他的背叛,给我党带来了不小影响。

总理亲口告诉他,对他很是失望。

曾扩情不以为意,在反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对于蒋介石而言,他是一个很有利用价值的人物,因此得到了重用。

渐渐的,他和刘健群、贺衷寒、邓文仪等另外十二个人成了蒋介石的十三太保,是反动派最忠实的打手,在国民党地位很高。

他疯狂针对我党,令不少共产党员牺牲,许继慎只是其中之一。

留在大陆,被捕入狱

曾扩情的背叛,对我党的革命工作造成了巨大打击。但不能否认,他是一个相当清醒的人。

因为名誉、权势、财富等各种原因,他选择了国民党阵营。当日本人不断进犯中国时,他积极宣传过抗日主张。

1935年,为了争取国外势力的帮助,集合更多的力量来对付我党,蒋介石不惜授意何应钦与梅津美治郎签署丧权辱国的协定。

得知此事,他非常不满,责问过何应钦等人,可没有什么用。

蒋介石的主张,慢慢使得曾扩情心里产生了疙瘩。

正因如此,1949年,当留在大陆和退守台湾省两条路摆在面前时,他产生了犹豫。

作为“大太保”,按理来说,前往台湾省应该是他最明智的选择。

蒋介石虽自私自利,好歹不会亏待心腹干将。去了对岸,说不定他能继续当“人上人”。

曾扩情还是可以继续当人上人。

而且,曾扩情知道许多国民党的机密,蒋介石不放心他留在大陆。

匹夫无罪,尚且怀璧其罪,更别说,他手中掌握的,可不仅仅是一块玉璧而已。

稍有不慎,他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即便想到了种种去对岸的理由,曾扩情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

他是个土生土长的大陆人,乡土情结很重,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去过台湾省。让他离开,打从心底里不愿意。

另外,他骨子里其实是个非常传统的男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当中的一些思想,对他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比如落叶归根这回事。

他始终认为不能忘记根在何处,更不能亲手斩断自己的根。

人生就是一个轮回,在即将靠近终点时,人应该回到自己的起点,这样的人生才算圆满。

台湾省那个没有办法让他产生任何归属感的地方,绝对不应该成为其归宿,想办法逃回了四川。

甚至当胡宗南拿着机票来找到曾扩情时,他依然婉拒了。不过,他没有起义,投奔解放军,而是找到了更好的退路。

四川解放前夕,他特意来到了广汉的一座偏僻寺庙当中,请庙中住持为自己剃度,当起了“假和尚”。

曾扩情以为遁入空门,就能隐瞒过去犯下的罪行,逃过人民的审判,最起码能够在这寺庙里了此残生,不算是一件坏事。

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我军的搜查工作做得足够周全,连一座寺庙都没有放过。

看到解放军找上门来时,他说了一句特别荒唐的话:

“我现在已经是和尚,不再是从前的我了,你们就算抓了我,那也没有用。”

他这番毫无逻辑的狡辩,差点让严肃的战士们笑掉大牙。

当然,无论他说什么,我军都不会相信。

曾扩情的下场可想而知,被关进了功德林战犯管理所。

重获自由,感慨万千

曾扩情的性格倒是颇有些随遇而安的味道,心中没有太多抵触情绪,自然而然地接受了我党安排的劳动改造和思想教育。

由于“十三太保之首”的名号实在太过响亮,加上做过的坏事太多,战犯管理所的工作人员对其有些成见,他心知肚明。

我党同志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不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当中。所以不管他们心中有怎样的看法,面对曾扩情时,依然以平等的姿态与他交流。

他和这里的每一个犯人一样,拥有读书看报、锻炼身体的时间,可以充分地和工作人员以及狱友沟通交流,言行举止不会受到太多限制。

更让他感动的是,生病时,我党会不计前嫌,为自己请来医术精湛的医生,工作人员则在一旁细心地照顾他。

他们没有虐待曾扩情,反而对他、对每一名战犯都优待有加。

遥想从前跟着蒋介石搏命的日子,他觉得那段时日可不如现在这么舒畅。

1936年西安事变发生时,他和张学良杨虎城二人的观点一致,希望蒋介石能够联合我党,一起对抗侵略者。

他私下和周总理见了一面,向总理忏悔了自己的错误,表达了歉意,承诺一定会促成国共合作一事。

事变解决之后,蒋介石怀恨在心,把他关进了军统监狱,命其深刻反省。

对于一个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部下,蒋介石可以说翻脸就翻脸,这令曾扩情十分心寒。

相比之下,我党的先进性简直是显露无遗。

他们曾是敌人,他破坏过我党的许多革命行动,残害了不少共产党员。按理来说,共产党人虐杀他八百次都不为过。

可曾扩情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从战犯管理所里感受到了尊重二字,甚至感受到了身心一致的自由。

他想,这很可能就是我党能赢得最终胜利、国民党必败的原因。

进入功德林之初,曾扩情一度以为,余生会在此地渡过。

令他意外的是,1959年居然能从战犯特赦名单上看到自己的名字。

我党之所以特赦曾扩情,是考虑到他在抗日战争中的积极表现,以及在功德林中的改造态度不错,决定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离开功德林,他先是去沈阳,和儿子团圆,过了一段时间的安稳日子。

曾扩情是个闲不住的人,他想做些什么弥补过错,为国家建设贡献一点力量。

被特邀为全国政协委员之后,他终于找到了可以发挥价值的机会。

至此,他终于放下过去,安度余生。

我党同志和领导人,都是胸怀宽广、心系大局之人。

我方优待俘虏的原则,不仅是在树立良好的党派形象,更是为了吸纳更多可以团结的力量。

曾扩情这个走过歧途的人,最终被我党拉了回来,人生步入了正轨,也算不负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