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下旬,天津、沈阳、青岛、甘肃、吉林等多地医院发布公告,儿科就诊人数攀升,儿科门诊、急诊就诊压力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女儿高烧40度两天
家长取号取到1600号

11月26日下午5时,北方一家儿童医院门诊大厅挤满了患儿和家属,显示屏上滚动着的就诊患者已经排到1300多号。大厅里夹杂着说话声、咳嗽声和孩子的哭闹声,不少家长和孩子坐在地上,也有家长将孩子放在露营车里安置。

到分诊台领检查单,做完咽拭子、指尖采血等检查,周瑜的女儿确诊感染支原体。但这还不算结束,下一步是医生看诊,周瑜手里捏着中午取的“1600号”,一整个下午过去了,前面终于只剩下300人,此时距离女儿高烧40度已经过去了两天多。

陈龙则已经在急诊大厅睡了一个礼拜。10天前,陈龙1岁2个月大的女儿突然高烧至40度,在区妇幼保健院输液后高烧不退,肺部CT显示肺部变白,医生建议带到大医院治疗。在儿童医院,女儿被确诊为支原体肺炎,陈龙想让女儿住院,但医生告诉他,目前只能静脉注射治疗,“现在排不上住院,比她病情严重的都排不上。”

为了方便女儿输液,陈龙和亲戚干脆住在了医院,他们带了一个行李箱,将孩子需要的奶粉和纸尿布装在里面,又在网上买了露营车,把孩子安置在内。晚上,孩子睡在露营车里,他和亲戚就铺着垫子睡在地上。

输液室也人满为患,取药输液已经排至近1000号。几乎每一层的楼梯间都有等待就诊或输液的患儿和家长,因为等待时间过长,有的家长带了瑜伽垫,供自己和孩子躺下休息。

看诊号码叫到2400多号
多人带行李睡在医院

位于南方的一些医院情况也不容乐观。

晚上9点,一场冷雨后的华中某市,气温降至5℃,街上行人寥寥,一家儿科医院急诊大厅却挤满了患儿和家长,空气混浊。急诊室坐不下,许多家长和孩子坐在透风的门诊大厅,有的孩子贴着发热贴和衣枕着家长膝盖睡,有的家长干脆躺在冰冷的铁椅上睡。

看诊的号码已经叫到2400多号,除了急诊内科外,普通内科也已开放,然而尽管10个诊室全部开放,但架不住看病的患者太多,此时输液室已坐满了人,许多家长等待超过三四个小时。

一些家长看中儿科医院拥有更专业的治疗手段。张静驱车40分钟来到这里,两天前,活泼好动的儿子突然开始高烧,她带儿子去了就近的社区医院,打针没有好转的迹象,阿奇霉素吃下去就吐,最终ct显示孩子肺部已经阴影,判断为肺炎,社区医院建议她到大医院住院治疗。

分诊台前的保安则提醒患者,今天光是排队等待住院的,就有220人,“排了也不一定住上,先等着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专家门诊一号难求
住院部一床难求
多地医院优化患儿诊疗流程

阿珍是一位陪诊师,她告诉记者,自国庆节后,她所在的城市多家医院儿科就开始爆满。此前,她更多是给老人、异地患者陪诊,十月份以来,找她帮忙到儿科急诊挂号或者排队的家长突然变多,几乎每天都有人来咨询。

在她接到的单子中,80%的家长会要求他们帮忙挂专家号,但是专家号根本挂不到。以往专家号还能够线下加号,但进入高峰期之后,医生每天超负荷运转,中午甚至没有休息时间。

11月25日,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医院第二门诊部专家门诊有一半专家到场,每个诊室前都坐满了人。一位正在专家门诊附近用挂钩给孩子输液的家长告诉记者,至少要提前一个星期到小程序上抢专家号,但也有可能抢不上。

患上肺炎的孩子,大多需要注射一种进口药物,阿珍称,这种点滴目前只能在住院部打,因此很多患上肺炎的孩子需要住院治疗。

十月时,有一位托阿珍帮忙寻找住院床位的宝妈,带着自己6岁患上大叶肺炎的孩子,辗转6家医院没有找到一个床位。最终她在门诊边输液边等待,3天后才等来一张床位。

阿珍观察发现,近期到医院复诊的病人非常多,导致就诊效率较低。为了提高就诊效率,最近多家医院已经开展了先缴费检测后看诊的窗口,家长可以先带孩子去检测窗口进行检测:主要项目包括胸片、血常规等,检验具体症状再去看诊,可以减少回门诊找医生复诊的次数。而她最近也观察到,目前各大医院的人数也有所下降。

据媒体报道,近期,北京多家医院儿科开始实施“先化验再诊疗”措施,精简流程、缩短候诊时间、减少往返诊室次数、降低院内交叉感染风险。沈阳、武汉等多地医疗机构也优化患儿诊疗流程,充分发挥各级医疗机构服务能力,统筹辖区内医疗资源,进一步加大儿科医疗服务供给力度。

11月26日,国家卫健委召开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米锋表示,监测显示,近期,我国呼吸道感染性疾病以流感为主,此外还有鼻病毒、肺炎支原体、呼吸道合胞病毒、腺病毒等引起。分析认为,近期我国急性呼吸道疾病持续上升与多种呼吸道病原体叠加有关。

米锋提示,大医院人员密集,等候时间长,交叉感染风险较高,家里如有儿童患病症状较轻,建议首选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或综合医院儿科就诊。公众要坚持戴口罩、多通风、勤洗手的卫生习惯,出现呼吸道症状时做好防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