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1月10日,陈毅元帅的追悼会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追悼会即将开始,79岁高龄的毛主席终于在最后时刻赶到了现场。

毛主席穿着睡衣,正打算上台,却被台上的一副挽联吸引了目光,情不自禁的读了出来,看到落款,他惊喜的拉过工作人员:“他也来了吗?”

“他”究竟是谁,挽联上到底写了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追悼会上的挽联

“主席,您真的不去参加陈元帅的追悼会了吗?”汪东兴站在毛主席身边,低声说道:“周总理他们都到现场了!”

毛主席坐在沙发上,手里夹着一根已经燃尽的烟头,可毛主席好像没听见一样,低头看着一张照片,上面是当初军衔大授的时候拍的照片。

照片里的十个人正是当今的十大元帅,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如今却已经有四位元帅相继离世了。

毛主席就这样默默的看着照片,良久,他叹了一口气:“现在什么时间了?”

“还有一个小时,追悼会就要开始了。”汪东兴看着墙上的表,就在刚刚,周总理打电话来问他主席要不要参加追悼会,而主席的回答是“不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后主席就坐在这里看着那张老照片,已经将近一个小时了,点上烟也不抽,等燃尽了就再点一根。

“之前老陈天天在我耳边念叨,说让我少抽点,对身体不好,结果...”毛主席忽然停住不说了,只是连连叹气。

汪东兴自然知道主席和陈帅的感情深厚,几十年的革命交情,早已不是单纯的上下级了,看到主席难受的模样,他也很不好受,思考了一会,试探的问道:“要不,去见最后一面吧。”

良久,主席才轻轻地“嗯”了一声,“去安排车吧,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

车早已等在门外了,汪东兴跟在主席身边三十多年了,他知道,主席不是不想参加追悼会,只是不想陪着大家伤心而已。

汪东兴走向角落的座机,摁下一串号码打了过去,等了好一会儿,对方才接通:“东兴?怎么样,主席怎么说?”这是周总理的声音。

“嗯,我已经安排好车了,现在就出发!”

“好,我这边安排的也差不多了,就等主席来了。”周总理也松了一口气,这种场合还是得主席出面才更显重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放下电话,周总理直奔八宝山休息室,里面坐着很多人,几位大将、元帅都在场,总理清了清嗓子说道:“主席一会就到,大家缓和一下情绪,保持镇定。”

毛主席走进追悼会现场后,众人都已经就位了,看着众多的老战友围坐在一旁,他的内心很是难受。

环顾四周,看着屋里摆满了花圈和挽联,他在思考要不要现场题一副字,正打算走上台,却看见台上已经有一副挽联挂好了,这是一幅用鸟篆体书写的,字体工整,他停下来,看着上面的诗,情不自禁的读了出来。

这首诗正是为陈毅元帅而独创的,字里行间将陈帅辉煌的一生全部描绘了出来,毛主席也连连点头:“好联、确实是副好联”

视角转到挽联的落款,看到张伯驹三个字,毛主席激动的喊道:“张伯驹他也来了?”

二、张伯驹的爱好

张伯驹原名“张家骐”,1898年出生于河南的官僚世家,之后曾与袁克文、张学良和溥侗并称之为“民国四公子”之一,由此也能看出张家的地位有多显赫。

在大家族里,为了延续香火不断,有个规定,若是血脉兄弟没能留下孩子,那么子女有余的人就需要过继出去一个,男孩优先。

张家骐就这样被父亲过继给了伯伯张镇芳,这个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凭本事考上进士,官途一片坦荡,是张家最有出息的一个,张家骐也就此改名为张伯驹

张镇芳也并不是没有子女,只可惜前后夭折,如今人也老了,想继续生育是不可能了,所以对张伯驹向来有求必应,十分溺爱。

他早早就给张伯驹打下基础,无论是官场还是商界,他都积累了大量的人脉,可张伯驹却偏偏爱上了古玩,整天不是画画就是下棋,还收藏了大量的国宝。

别看张伯驹不求上进,但对文物古画那是真的爱不释手,当初道光皇帝的曾孙溥儒将他的《照夜白图》卖给了外国人,气的他好几天睡不着觉,满脑子都是那幅画。

因为常年收集文物,使得张伯驹家里收藏无数,这反而引来了别人的贪念,1941年,张伯驹被人绑架,绑匪上来就跟他的夫人索要三百万,时局动荡,张家没了曾经的风光,哪里拿得出那么多钱。

一番讨价还价后,赎金算是降到了四十万,这才把张伯驹救出来,而他见到妻子的第一句话就是:“没把那些东西卖了吧。”

张伯驹对古玩的痴迷,已经深入骨髓了。

三、张陈二人的友谊

如果你以为张伯驹只是单纯的爱收集文物,那就大错特错了,1956年,张伯驹忍痛做出一个决定,他将自己收集的最为珍贵的几件文物全部上交给故宫博物馆。

“这些东西是中华千年的文化遗产,在我手里就蒙尘啦,放到博物馆里,才能发挥它们最大的作用。”

而陈毅元帅其实也非常喜欢中国文化,听说这件事后,特地找上了赵伯驹,请他吃饭:“你为国家所做的贡献我们都看在眼里,我很敬佩。”

张伯驹自然认识陈帅,而且他还读过陈毅写的诗,一顿饭下来,两人直接变成了趣味相投的好朋友,这是两人私交的开始。

之后,张伯驹经常和陈毅探讨我国古文化,他们的交情也越来越深,可没几年,张伯驹就因为“右倾主义”被打击了,这事让陈毅也很担心,不止一次的替对方辩解。

之后张伯驹被打压到吉林,陈毅得到消息之后,特地找当地省委书记,请他为张伯驹安排一份体面的工作,在陈毅的安排下,张伯驹出任了吉林博物馆副馆长,虽然不比从前,但在如今的境地已经是非常好的待遇了。

张伯驹即使到了吉林,也一直与陈毅保持书信来往,但一直不敢主动找他,害怕连累对方,但陈毅可没这顾虑,经常邀请他来家里吃饭。

在吉林博物馆里,张伯驹把家中收藏的剩余文物全都贡献了出来,面对陈毅的询问,他说:“为吉林多作贡献,不辜负你对我的帮助,何况文物捐出来,我一样能每天看到。”

本来在吉林博物馆待得好好的,但是党内又因为张伯驹的出身问题对他进行了二次批判,被关押了八个月,这时候他已经行将朽木了,没有工作能力,只能带着夫人回北京。

可到了这里才发现,他们原来的家也被人霸占了,只剩下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小房间。

结语

陈毅元帅去世后,张伯驹悲痛不已,想去参加吊唁,却因曾经“入狱”的经历不能进去,只能留下一幅挽联告慰老友。

毛主席自然还记得他,知道张伯驹并没有进来之后,也深感无奈,追悼会结束后,毛主席让周总理对他多加照料,这才使他的晚年生活有了一些好转,这都多亏了主席的特殊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