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的秋天,田家兄弟来到沈阳二手车市场出售车辆,却在案发第二天被人发现死在车市附近。现场只有几枚遗落的54手枪弹壳。随后半年,这伙穷凶极恶的歹徒在沈阳市内持枪抢劫屡犯重案。警方四处奔走,却一无所获。

一年之后3月8日,这伙歹徒愈发大胆,当场杀害数人抢走二十余万。之后的四年里,这伙人逃窜多地,连续杀害20余人,最后却栽在了一个修理工手下。

被捕时他们拒不认罪,毫无悔意,当审判落定时,他们是什么样的表现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人被发现在二手车交易所附近)

一、一场特殊的审判

1999年12月29日一早,一场备受沈阳人民关注的审判在沈阳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庭下坐满了观众,乃至法院外都围满了来看庭审的市民。

只见五人走上法庭,却毫无悔意,面对死刑一脸无谓。这云淡风轻的架势,让人丝毫看不出,这五人正是闹得整个沈阳时人心惶惶好几年,屡犯重案,12年间杀害20余人的沈阳3.8串案团伙!

主犯孙德林是个极善伪装之人,表面上顾家友善,背地里确实杀人如麻。被抓后,他的妻子始终不相信,坚持为他辩护。

(孙德林行刑前影像,面对记者仍然侃侃而谈,丝毫看不出来即将执行死刑)

同伙孙德松,孙德林的弟弟,行刑前仍然毫无悔意。当记者询问他对受害者家属有什么想说的,他只是丢下一句轻飘飘的一句:“没什么想说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孙德松死刑前影像)

主犯之一汪家仁。杀人不眨眼,胆大手黑。逃窜多年胆子却愈发大,敢不带面具在街上劫杀抢钱。但也因此被人目击,成为破案关键。

(汪家仁行刑前影像,死刑在即仍然面带微笑)

汪家礼,汪家仁弟弟,最早和孙德林一拍即合的人。早在1987年两人就策划了多起抢劫案。被捕后负隅抗击许久。

(汪家礼行刑前影像)

王文绪。孙德林和汪家礼早年的朋友,被二人拉入伙后,又在中途被踢。或许是因此对刑罚他颇为不平,一会儿忏悔,一会儿又口出狂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文绪行刑前影像,声称只感谢看守所对他有照顾的警察们)

随着五声枪响,这伙在沈阳家喻户晓犯罪分子终于开始了他们的赎罪之旅。

(执行枪决)

接下来就跟着笔者一起从这起串案回忆,看看这五人究竟犯下了什么大案让整个沈阳市都为此胆战心惊。

二、劫车杀人,全市恐慌

1996年的3月8日,这天是三八妇女节,也是沈阳铁西第一饲料厂的发薪日。一大早,两名出纳员就和保卫科的刘明忠前往银行,一同随行的还有厂里的司机王峻。

(案发当日是饲料厂的发薪日)

三人按手续提取了20.7万元现金,坐上车返回厂里给工人发工资。大好的日子众人的心情都很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一场灭顶的灾难即将降临。

9点刚过,车开进饲料厂大门,停在了厂里的院子中央。当时在保卫处执勤的韩国喜看到四人,赶忙从办公楼里走出门来迎接。

就在这时,一辆红色出租车突然尾随入院,停稳后又调转车头,所有人都没当回事,以为是迟到打车的员工。没想到,车上突然下来一个穿着蓝色大褂,脸上戴着口罩,头戴鸭舌帽的陌生男人。

(红色出租车示意图)

韩国喜正准备上前质问,男人却从怀里拿出一把上膛的54手枪,先后向韩国喜、刘明忠、王峻等人开枪。

然后抢过钱袋,坐上出租车扬长而去。

全程不到十分钟,门卫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出租车已经消失。韩国喜和王峻当场毙命,刘明忠也受伤倒地。

警方也随后在铁西居民区找到了出租车司机王建刚的尸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案发饲料厂附近)

这场大案很快震惊了沈阳全市,仅仅半年,这伙人便屡犯杀人案。犯案手法凶残至极,杀人决断。一时之间人心惶惶,特别是有车的家庭,一到夜晚都纷纷往家赶,生怕成为下一个枉死的冤魂。

三、重案再次发生

在此后的一年半里,这伙人又先后犯下了两起大案,大胆黑手,短短时间便枪杀受害者,抢夺金钱。接连有两人已经遇害。

但在这之后,他们又好像冬眠的棕熊一般,躲回了阴暗的洞穴。

(为追踪几人,警方横跨大江南北)

直到将近两年之后的1999年10月19日,这伙人再次出动,依然是快准狠的杀人方式。此时距离他们犯下第一起案子以来,已经有14名受害者,共劫130余万元。

当时的专案组心情复杂,新的案子意味有着新的线索,但新的案子也意味着有新的受害者。两相交织的情绪下,大家只能痛定思痛办案策略。

当时专案组的负责人杨加林警官决定改变以往的侦察策略,公布案件,征询广大市民的线索。

多亏他的这个决策,最终改变案情走向。因为与前几起案子不同的是,10.19案出现了一位幸存的目击者。

(警方通过新闻向民众征询线索,老周正是看到了新闻前来报案)

发布新闻不久,有一位姓周的修理工来到警局说曾在案发现场见到了两个可疑的男人,最重要的是其中一人他早前还见过!

或许是屡屡得手的成功让他们放松了警惕,在这次案件中他们没有像过往那般蒙面。只穿了蓝色工作,戴了顶安全帽。

但这正是他们这份“自信”让他们露出了马脚。

很快警方根据老周的形容描绘了嫌疑人的画像,并通过电视台广播了嫌疑人的画像。

四、全民追凶,无所遁形

很快,一对兴华市场做生意的王姓老板赶来派出所报案,他曾在案发前半年见过画像中的男子!

当时他鬼鬼祟祟正在店门口向里张望,这样可疑的行为也让王老板对他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还记下了两人当时骑得摩托车车牌——辽A•83977和辽A•97649。

警方以王老板所在市场为中心,辐射式地对周边居民区进行地毯式搜寻调查,并根据王老板提供的车牌号在全市进行通缉。

很快在皇姑区昆明中路某件出租屋里,找到了与老周提供的画像嫌疑人十分相似的汪家仁,以及他的三弟汪家礼。

(结案后当地报社的新闻报道)

汪家兄弟一开始还负隅顽抗,咬死抵赖。直到杨加林局长亲自出马,将证据瘫在汪家仁面前,他才明白,自己的罪行在警方眼里早已透明。

他承认了一切犯罪事实,并供出同伙孙德邻、孙德松两兄弟,以及中途闹掰的王文绪。

(主犯之一孙德邻,临刑前直言不讳:我不害怕)

汪家礼坦诉,早在1989年时,他就已经和做力工认识的孙德邻合谋策划了一场抢劫案。只是那时经验不足,并没有成功。

后来为了更快得手,两人又将自己的兄弟拉入伙,四人共同谋划了好几起抢劫杀人案。

起初他们只能用刀棍等武器,直到抢劫有了点钱四人到黑市购买了非法手枪子弹。有了更趁手的凶器,四人的胆子更是愈发大胆,胃口也逐渐变大。首当其中的就是3.8大案。

此时距离四人第一次犯案已经过去十年,经过四人的供述,在这十年间他们共持枪杀害了21人,抢盗财物共计三百多万。

(这件重案最后也改编成剧搬上了屏幕)

但正义的光最后还是射穿了黑暗中的罪恶。1999年12月29日,在临近新年的前两天,五名凶狠心辣的歹徒被依法击毙。那块压着沈阳人民心头的乌云终于消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