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盘锦曾发生了一起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枪杀村民的案件,那么到底事实的真相是如何呢,让我们进一步了解事实的真相究竟是如何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平凡生活 初听拆迁

王树杰一家人从小生活在辽宁省盘锦市,家里人也都是普通的农民,平时大部分都在外出打工还有种地为生。日子虽不说多么富裕,但维持正常生活水平还是完全没问题的。

2012年.盘锦市下发了一则通知:政府要建设保障性住房和回迁楼建设工地,盘锦市兴隆台区附近的稻田要予以征收,对于每家每户被征收的土地都会予以赔偿。

王树杰一家人在听到这则通知的时候恰恰好都在这片地里劳作,听完村里的广播完毕后,一行人面面相觑,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这时,刚好周围的邻居走过来说:这是要征地了?咱们俩家的地刚好就在附近,也不知道会给多少赔偿款。

王树杰一家人听到邻居的搭话这才缓过神来,扭头就对邻居说道:估计也少给不了,到时候看看人家政策是咋规定的,咱肯定不能吃亏对吧。

说着便又继续开始了在地里的劳作。等到晚上的时候,王树杰一行人到家以后,就迫不及待地在饭桌上对政府所说地规定探讨起来。

王树杰说:咱要不要问问镇长啥的,搞搞清楚这究竟是咋回事,完了去找的时候顺便拿点土特产啥的。

其余人也都赞同王树杰的看法。

哥哥王树龙连忙说道:征地那能把咱家在征地范围内的那块房子给征收了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树杰听到哥哥的疑问,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说:明天我上一趟副区长家,看他是咋说。

找到领导 打听情况

第二天一早,王树杰和哥哥王树龙便早早地坐上车,顺便拿了点土特产去到了副区长家。

两人一进去,就先跟副区长问好,然后王树杰一边抠着手边说道:副区长,我也不是听说区里要征收土地啦,就想来问一下这个情况嘛。

副区长一听,说道:这也是省政府刚下发的命令,说是从今年三月起开始征收,具体情况我们这边也不是很清楚。

王树杰一听便厚着脸皮道:副区长,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我也知道你肯定知道点啥,不方便跟我说,我就是有个事情想求求你。

我家这不是在那个征地范围内还有套住宅,这不空着也是空着,就想问问你看看能不能一起征收了?

副区长回到:这边征收工作也刚开始,这样吧,我先给你登记以一下,有啥情况我第一时间就告诉你,按理来说是可以的。但具体的政策也没下来,八字也还没一撇呢。

王树杰和哥哥王树龙一听这话,心顿时放下去大半:那麻烦你了,副区长。二人又跟副区长寒暄了一会,便起身回了家。

进度为零 心急如焚

征收的事情一直没有展开,王树杰一家人每天都为这个事情操碎了心。

9月份,王树龙又找到了副区长:副区长,我这不是着急吗,我就想拿到拆迁款以后我就准备回山东老家了。

副区长听了这话径直问道:那你的预估拆迁款是多少呢,你跟我交个底,这样我跟人家说的时候也好商量。

王树龙说道:我也查了一些资料,我家那个房子也挺大的,我也咨询了一些人,大抵90万吧。

副区长听这话不禁心里嘀咕:这王家搁这狮子大开口呢!

碍于情面,他也没好意思直说,便委婉地说道:90万,有点困难啊,我也不知道人家同意吗,我尽量给你争取。不行的话,咱再细谈。

王树龙以为这事已经板上钉钉了,便一直说道:那可真是太麻烦您了,副区长,您的大恩大德我莫齿难忘啊!

就这样,王树龙带着喜悦的心情悠哉游哉的回到了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签订协议 协商未果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9月3号这天,兴隆台政府来到村里,与每一家需要征收的稻田的人家都签订了协议。王树杰一家人也不例外。

协议上写得很清楚:双方自愿解除承包合同,甲方为兴隆台区国营兴隆农场,乙方为王再元、王树杰、王树龙三人。

家纺每年须按照一亩地1000元的价格补偿乙方,共计18年。王家共有15亩地,18年的补偿金额为27万元。

双方对这个问题很快达成了一致,并在协议上盖上了手印。不过当谈到关于房子的问题时,工作人员也没有给出一个固定的答案,只是说你们再等等消息吧,现在估计正在评估。

9月12日,副区长带来了消息:兴隆台区农场说了,他们也委托拆迁办衡量了你房屋的价值,这边给出的价格是47万,你看看你有什么意见?

王树龙一听,当即就不乐意了:这怎么直接给我砍半了呢?

副区长答道:这是农场委托拆迁办所做的评估价格,这已经是最高价了。

王树龙听到这话后,满脑子都是自己的90万飞了一半,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其还是没有说服自己,就跟副区长说:您在协调协调,我指着这钱生存呢!

副区长听了笑了笑没说话:这我实在是帮不了忙,这个价格已经是最高的了。

在副区长离开后,王树龙与王树杰就念叨这个事情,但两人也没有什么结果。

开始施工 恼羞成怒

9月21日这天,政府派的施工队来到了这里。

施工到一半,马上就要到王树杰家的水稻田的时候,王树杰一家人突然冲了出来,说:先别施工,我家那个房子的事情还没解决,谁让你们施工的,你们这是私自施工知道吗?

旁边的工作人员说:你都签了土地补偿协议了,房子的事情我们不管,你既然签了协议,那我们就有权征收你的土地,请不要妨碍我们!

王树杰一行人眼看威胁不到现场的工作人员,就开始撒泼打滚。

在施工现场,为了维持秩序,民警也在其中。民警一看到他们这样,立马出言调解。可没想到其软硬不吃,一时间局面就僵在那里。

拿起砍刀 冲向民警

王家人看到警察也丝毫不慌,只见王树杰的父亲王再元挥着手里的镰刀就冲向民警,并放话到:我看今天谁敢推我的水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树龙把自己手里的汽油泼到了自己的身上、土地上,手里还拿着打火机,对着派出所副所长就扑了过来,嘴里还念叨着:你不是要解决问题吗,来啊,今天你要是解决不了,我就跟你同归于尽!大家都别活了!

王母也拿着镰刀逼向民警。

民警张研看着眼前的乱象,为了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就拿着手里的胡椒喷剂对着王母喷了一下,却没想到换来了王母更强烈地反抗。

点火威胁 安全受控

张研赶忙退出攻击范围,但眼看王家人要点火,张研和同事立马冲进去准备制止,并鸣枪示警。

一进去,王父拿着镰刀就拽向了张研的左臂,并砍伤了他,于是张研再次鸣枪示警。

但王父根本不害怕,许是知道其不会伤害自己,王家一群人便想先抢下枪,这样就没有威胁到自己的工具了。

破在眉睫 开枪制止

于是,一群人在争抢过程中,枪走火了。而王树杰拿着汽油便走过来,泼到了民警张研的身上。

王树杰此时身上也有火,于是,张研再度鸣枪示意,这都没有阻挡住王树杰的步伐,反而自己又被王父砍上来了。

王家人一直步步紧逼,眼看王树杰就朝自己扑过来了,民警张研迫于危险,便朝着王树杰开了一枪。王树杰立马倒在了血波当中。

就这样,这场纠纷随着王树杰的死亡结束了。

王树杰的妻子姜洋接受了采访,并哭着说道:我家的水稻马上就要丰收了,之前趁我们不在就已经推过一次了。

而且我们因为补偿标准过于低没有同意,农场还将我们起诉到了法庭。虽然最后撤诉了,但我丈夫死了,留下我们的孤儿寡女这可怎么活啊!

村里的其他村民也说道:这个补偿标准太低了,我们就指着水稻挣钱呢,一征收我们的生活来源就断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很快,这场事件便冲上了热搜,网友批判着执法过程不合理,怎么可以对着老百姓开枪呢?也有的网友认为:这次是政府违规造成的,应该严厉追究违规征地的责任!

这案件发出后不久,法院和检察机关协同办案,认定张研的行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其是在正常执行公务活动,对枪支的使用也符合法律规定。

【以案释法】

张研的行为如何认定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罪是指,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故意杀人罪,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

本案中张研的行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其在执法过程中自己的生命安全已经受到了威胁,且其已多次鸣枪示警,但王家人非但没有就此停手,反而变本加厉,一直攻击民警张研。

张研出于保护自己,只能开枪制止。其开枪的行为属于正常执法活动。因此,张研并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在本案中,我们更应该注重的是为什么在征地拆迁中惨案频繁发生?为此我们更要规范征地拆迁的行为,杜绝违法、违规征地拆迁再度发生。

你对这个事件怎么看呢?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与大家一起交流看法吧!

以上图片均来源网络,若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