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岁女子遭男子强奸,女子说:我年龄大了都可以当你妈妈了

时间:2002年5月22日,

地点:新疆。

被害人瞿亚娟,

出生于1960年,现年52岁,新疆著名主持人,彼时已经工作20余年。

瞿亚娟的生前人缘非常好,无论是在工作单位,还是周围的街坊四邻,说起瞿亚娟无不连连称赞。

翟亚娟资助穷困小女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瞿亚娟生前的人生经历平淡而不平凡,莫约是从九十年代起,瞿亚娟便开始默默的做一些慈善公益,瞿亚娟的家庭虽然不是什么富贵人家,但是瞿亚娟却有一颗慈悲的心。

每月瞿亚娟都会从工资里抽出一笔钱用来为我国的慈善教育事业添砖加瓦,尽管自己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瞿亚娟依旧没有放弃过对贫困孩子的补助。

十多年来,受瞿亚娟资助的孩子已经都完成学业,长大成人了。

但瞿亚娟与其他人不同的是,瞿亚娟不会是说给一笔钱然后就对孩子不管不问,相反瞿亚娟每个学期都会去看看这些受资助的孩子的学习情况和生活状况,面对孩子的困难瞿亚娟总会给予一些有效的建议,并努力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这十多年来,无论刮风下雨瞿亚娟总是按时汇款按时回访这些孩子们的现状,不夸张的说,瞿亚娟就像是这些受资助的孩子们的第二个母亲,也有不少与瞿亚娟关系好的孩子认瞿亚娟做了干妈。

在瞿亚娟资助的孩子里有一个叫莉莎的女孩,莉莎是新疆的一个少数民族女孩,长得非常漂亮,皮肤白皙有一头棕黄色的自然卷头发,还有着圆圆的大眼睛,眼睫毛忽闪忽闪好像一把小扇子。

但是很不幸的是,莉莎的父母在莉莎六岁时不幸遭遇车祸去世了。家里只剩一位年迈的奶奶,但是奶奶已经有71岁的高龄了,身体还非常不好,奶奶自己生活还需要别人照顾,又如何能照顾年仅六岁的小莉莎?

而莉莎的家里经济来源主要就是父母的工作,现在父母出车祸去世,莉莎家里像是一下被切断了经济来源,一贫如洗的莉莎在父母去世一年后,生活得非常凄惨,一度到了要辍学的程度。

当瞿亚娟听到小莉莎的故事时,独自去到了离该市接近200公里的农场,希望能给小莉莎一家带来帮助。当瞿亚娟风尘仆仆的来到小莉莎的家时,看到的是破败不堪的房屋和小莉莎身上破破烂烂的不合时节的衣服。

瞿亚娟看到九岁的莉莎不仅要承担起家里绝大多数的家务还要照顾卧病在床地奶奶时,瞿亚娟只会埋怨自己没有早一点知道小莉莎的事情,心底善良的瞿亚娟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瞿亚娟来到房屋里,告诉小莉莎的奶奶承诺自己会承担起小莉莎以后所有的生活费和学习费用,让奶奶一定要坚持让小莉莎继续读书。

瞿亚娟称自己每月都会按时汇款,如果莉莎因为经济不能读书,那么年仅九岁的小莉莎这辈子可能就彻底完了,没有学历傍身莉莎以后在残酷的社会根本站不住脚。

说服莉莎奶奶后,小莉莎的学习问题得到了解决,但是莉莎只有九岁,奶奶还卧病在床,瞿亚娟也不能天天过来帮助莉莎,最后瞿亚娟只能委托好心的邻居阿姨,时不时的帮忙照顾莉莎。解决了生活困难和学习困难,莉莎的生活也慢慢步入正轨。

两年后,莉莎已经变得与其他同龄孩子的生活并无什么不同了,而且莉莎很争气,知道学习才能改变自己和奶奶的未来,所以莉莎平时学习非常的刻苦。

不负众望莉莎的每次考试成绩都稳居班级前三,远在200公里外的瞿亚娟并没有因为距离原因疏忽莉莎。

相反,也正是因为小莉莎与瞿亚娟有不近的距离,瞿亚娟更加关心小莉莎的情况,虽然自己的工作繁忙,但是瞿亚娟还是经常联系小莉莎,帮助莉莎解决生活和学习中遇到的难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面对繁重的工作压力,瞿亚娟早早地就患上了老年人才得的高血压。尽管如此,瞿亚娟依旧没有放弃资助莉莎,依旧雷打不动的每一两个月就去看看莉莎。

在瞿亚娟资助小莉莎的时候,小莉莎就像是瞿亚娟的女儿,除了给小莉莎钱瞿亚娟每次还会给小莉莎带礼物和零食。

在小莉莎家时,瞿亚娟一刻都不停歇,一会帮小莉莎和奶奶洗衣服一会给小莉莎做饭打扫房子,做各种家务。

某天,终于又到了瞿亚娟去看望小莉莎的日子。记得,上一次看望小莉莎和奶奶还是三月份了。

一转眼又有两个月没有看望过小莉莎和奶奶了,由于工作太忙,瞿亚娟中间还因此住过院。

这时候的莉莎奶奶已经74岁了,莉莎不仅要面临学习上的压力还要照顾年迈的奶奶,瞿亚娟越来越担心莉莎的情况,即便瞿亚娟刚刚从西安出差回来身体得不到休息还处于非常疲劳的状态,瞿亚娟依旧坚持第二天一早就坐大巴车去看望200公里外的小莉莎,但是长途的颠簸让瞿亚娟非常疲惫,产生了头晕的现象。

当天下午,瞿亚娟的丈夫给瞿亚娟的手机打去了电话,问瞿亚娟什么时候回来,瞿亚娟告诉丈夫自己现在正在小莉莎的家里帮助小莉莎做家务,如果太晚了就明天一早再回家,让丈夫不要再等自己了,但是第二天肯定回去的。

因为第二天下午,瞿亚娟在电视台还有一个重要的节目彩排,所以瞿亚娟无论如何也会赶回去处理工作。

瞿亚娟的丈夫知道妻子为人善良而且责任感很强,所以只能无奈叮嘱瞿亚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太累了,回来的时候要注意安全。

瞿亚娟面对丈夫的叮嘱也感到很幸福,随后回答丈夫自己的会注意的,让他不要担心便挂掉了电话。

当晚,瞿亚娟并没有回家,但是因为已经提前打过电话,得知瞿亚娟可能是因为太晚便在小莉莎家住下了,便没有过多的担心。

无法联系到妻子

第二天一早瞿亚娟的丈夫便给瞿亚娟打去了电话,想问问瞿亚娟打算几点回来,但是瞿亚娟的手机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起初,瞿亚娟的丈夫考虑到,瞿亚娟的生活习惯就是在睡觉期间会把手机关机,直到第二天起床才会开机,所以并没有多虑,但是瞿亚娟的丈夫已经连续拨打了数十个电话还是无人接听处于关机状态,一直到十一点瞿亚娟的手机还是没有开机。

这时,瞿亚娟的丈夫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以前瞿亚娟从未出现过断联的情况,难道是瞿亚娟的手机坏了?

所以才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吗?

还是瞿亚娟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但是没道理会把手机关机啊。

一直心惊胆战到下午两点,直到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打给瞿亚娟的丈夫询问,为什么瞿亚娟到现在还没有到电视台彩排,而且瞿亚娟的手机还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是不是瞿亚娟出了什么事情?

彻底意识到情况不对劲,瞿亚娟的丈夫开始试图通过固定电话联系莉莎,想问问莉莎直道不知道瞿亚娟现在在哪,但是莉莎家境贫困,家里连固定电话都没有,更别说移动手机了。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瞿亚娟的丈夫彻底慌了神,立即决定驱车200公里前往莉莎家。希望能看到瞿亚娟。

虽然,在新疆200公里不算是特别远,但是对于着急寻妻丈夫来说,200公里的路程真的每一秒都在折磨他。

但好在路还是比较好走,一路都是戈壁滩,周围也没什么人烟。

对于地广人稀的新疆来说,每个村镇之间都相距几十公里,是很寻常的事情。

当瞿亚娟的丈夫赶到小莉莎家时,已经是新疆时间下午七点了,而小莉莎和奶奶面对寻妻心切的丈夫则是一脸茫然。

根据小莉莎描述,瞿亚娟当天赶到这里时,已经是中午了。

瞿亚娟来的时候给小莉莎带了一双很漂亮的小靴子,还给小莉莎留了800元的生活费,之后又给小莉莎和奶奶做了午饭和晚饭,吃完晚饭瞿亚娟还把小莉莎家里的床单、被罩以及大件的厚衣服,之类的东西该拿出去洗的洗,该晒的晒。

等瞿亚娟忙活完这些事情后,瞿亚娟还带着小莉莎到当地的镇上逛了逛,又给小莉莎和奶奶买了一些生活用品以及小莉莎的学习用品,还有小莉莎和奶奶的衣服才回去。

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这时瞿亚娟才说要回去。

但是小莉莎和奶奶都希望瞿亚娟能留宿一晚,第二天再回去,但是瞿亚娟说明天有个很重要工作安排,害怕明天早上回去不能及时到单位,再因此耽误工作就不好了,所以自己一定要回去的。

于是,莫约晚上十点多快十一点时,瞿亚娟背着自己来时背的包又离开了小莉莎的家,由于莉莎奶奶身体不舒服,所以每次瞿亚娟来都是小莉莎将瞿亚娟送到有车的路上,之后再回家。

由于天太黑,小莉莎只隐约记得出租车是红色的,至于车牌照小莉莎只模糊看见车牌第一个数字不是1就是7,最后一个数字应该是7。

但是由于小莉莎还太小,有时候会将原有的记忆理想化,所以小孩子的记忆并不是完全可靠。

现在瞿亚娟的丈夫能掌握的情况就是,瞿亚娟中午的时候到的小莉莎家,大约晚上十点多坐出租车离开的小莉莎家,至于瞿亚娟坐上车后被司机拉去了哪里,以及瞿亚娟的手机为什么一直关机,是不是出了车祸还是发生其他的情况。

瞿亚娟丈夫现在还是一无所知。

但心态积极他根本没有想到瞿亚娟会就此消失。

更没想到自己心地善良的妻子会被分尸杀害直至两年后才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