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菲关系日趋紧张的背景下,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中国填海造陆项目终于重新启动,不过没有选在黄岩岛或者仁爱礁,而是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马尼拉湾开工。这是中国交建旗下中国港湾工程有限公司中标的项目,预计耗资约44亿元人民币。从小马科斯政府对此的反应来看,菲律宾这下子是真的进退两难了。

(由中国企业承建的马尼拉湾填海造田项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项目位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市区西南部的马尼拉湾海岸线上,属于马尼拉市下属的帕塞市,距离马尼拉市区不到10公里距离。围绕马尼拉湾的平原地区是整个菲律宾人口最稠密的地区,发达的CBD、高档住宅区与大量的贫民窟密布,已经没有多余的地块用于经济发展,因此在小马科斯上台之后,菲律宾政府规划了一个宏伟的马尼拉湾发展计划,填海造田是这个计划的核心。中国港湾工程有限公司中标的项目就是这个宏伟计划的开端,主要包括在帕赛市附近的海湾里建设三个人工岛,称为“帕赛265”和“帕赛360”项目,施工时间预期4年。

(小马科斯政府雄心勃勃的马尼拉湾开发计划)

在中国企业中标之后,这个项目就在菲律宾引发了政治风暴。中国港湾工程有限公司的母公司中国交建此前因为参与实施我国在南海的造岛行动而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因此在项目开始动工三个月后,在今年8月份,美国驻菲律宾大使突然向菲律宾政府“表达了担忧”,当然,他们的借口并不是参与施工的中国企业被美国制裁,而是“该项目对周围环境可能造成潜在的负面影响”,纯属欲盖弥彰;再加上当时又正值中国和菲律宾的海警船在仁爱礁附近水域对峙,中菲之间的紧张局势开始升温,于是小马科斯立即宣布暂停马尼拉湾的22个填海项目,理由是“检查其遵守规则的情况以及对社区和环境的影响”。

(中国企业成功获得“帕赛265”和“帕赛360”项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在经历了三个月的等待之后,这一事件出现了重大反转。近日,小马科斯亲自签署豁免令,批准恢复马尼拉湾填海造陆项目,尤其是“帕赛265”和“帕赛360”项目,可以立即恢复施工。菲律宾众议院专门为此组织了听证会。帕赛市市长卢比阿诺在听证会上称,这些项目符合菲律宾环境和自然资源部(DENR)、菲律宾填海管理局(PRA)和市政府的要求,而好处是,菲律宾中央政府可从中获取约1.39万亿比索的所得税、增值税收入,帕赛市也可获得约1.15万亿比索的地产税等收入;此外,填海造田项目还将为菲律宾创造数百万个就业机会。

菲律宾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乔伊·萨尔塞达表示同意小马科斯的豁免,还表示美国驻菲大使此前只是“表达了保留意见”,并不是反对这个项目,而“帕赛265”和“帕赛360”两个项目有可能为菲律宾政府带来价值高达5630亿比索的房地产资产。在萨尔塞达组织的听证会上,马尼拉市政府“没有表示反对意见,事实上积极支持”该项目的恢复。非常特别的一点是,萨尔塞达强调,如果存在国家安全问题,应该在机构间的投资促进协调委员会中妥善处理。

(马尼拉湾的填海造田项目继续实施)

尽管与中国在仁爱礁的对峙呈愈演愈烈态势,小马科斯政府仍然不得不批准由中企承建本国的重大填海造陆工程,充分说明菲律宾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从经济和发展的角度来说,菲律宾显然是指望不上自身难保的美国的。放眼全球,只有中国企业在基础设施建设、绿色能源、5G通信等领域拥有最强的竞争力和最高的性价比。如果不让中国企业参与马尼拉湾的建设工程,小马科斯构想的宏伟计划只能成为泡影,或者成本大幅度提高。

而且在填海造陆方面,中国既有强大的海上机械作业能力,又有丰富的吹填经验,哪怕这个经验主要是从南沙岛礁获得的。而美国是不可能在经济上对菲律宾提供什么帮助的。美国拜登政府在去年推出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试图构建一个排除中国的经济圈,但是,就在不久前旧金山召开亚太经合组织峰会的同期,也在旧金山召开了“印太经济框架”部长级会议,结果是会谈没有取得成果,媒体普遍认为,IPEF已经前景渺茫。其核心问题就是,美国不愿意在贸易方面进行任何“让利”,不肯吃一点点亏,在他们眼里,任何经贸组织都必须让美国得利。

所以,对于小马科斯政府来说,在经济上抱紧中国的大腿是不得已的。不久前《马尼拉时报》援引菲律宾交通部部长的话说,因为中国曾经承诺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向菲律宾投资近50亿美元用于建设3条铁路线,但是最近中方没有回应菲方铁路项目的资金请求,因此菲律宾已经在2023年10月下旬退出了“一带一路”倡议。菲律宾外交部专门在11月16日澄清说,菲律宾仍然是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的参与者之一。菲律宾仍在实施着由中国官方发展援助资助的基础设施项目。

但是从防务和安全角度来看,小马科斯政府选择了完全倒向美国,以充当反华“马前卒”的代价,换取美方对菲律宾在南海挑衅行为的支持。这使得菲中关系降至近年来少见的低谷。

所以选经济还是选安全?马科斯政府目前就处于这样左右为难的尴尬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