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2014年的一天,长沙某医院发生了一件奇事。

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头儿刚掏出身份证挂完号,报警机制立即被触发,滴滴作响。很明显,这是一个身负案件的网上逃犯。

接到报警,警方迅速赶到,但接下来的画面让到场实施抓捕的警察目瞪口呆:该老头儿躺在了医院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

医生对警方说,这位老大爷生命垂危,必须24小时在ICU接受监护。

抓捕行动被迫终止,这位叫倪福林的逃犯又躲过了一劫。

在过往的数年,年逾七旬的倪福林躲民房、藏身芦苇荡,与警方展开了一场持久的周旋,情节之精彩堪比谍战电影。

而与警方斗智斗勇的背后,是倪福林的一个个闪耀头衔:

全国劳动模范、全国模范军队转业干部,曾任深圳市宝安区政协委员、益阳市人大代表、湖南省深圳商会会长...

更令人惊讶的是,光环之下,藏着一个颇为隐秘的富豪生活圈。

传奇的发家经历、益阳“首富”的私家“花房”、以及和他共同生活在一起被圈养的10位情人,其中最小的比他孙女还小,年仅十八岁。

一个个近似传说的故事,让倪福林以及他的“隐秘淫窟”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倪福林,1949年3月出生于湖南益阳,因为家境贫寒,无力支撑起他的学业,所以还没上完初中,他就选择了当时农村孩子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参军入伍。

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还是普通士兵的倪福林偶然间认识了年轻漂亮的女青年刘雪。

刘雪是个知识青年,出生在城市,父母都有单位,吃的是商品粮。按道理来说,她和倪福林无论从身份户口上,都有无法逾越的鸿沟。

然而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刘雪偏偏对这个老实稳重的大头兵一见倾心,不顾家人反对和他在一起,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1973年,倪福林便与刘雪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很长一段时间,倪福林都在部队服役,刘雪一边要忍受夫妻分离之苦,一边独自照顾孩子,可以说是备尝艰辛。

1978年,刚刚从部队退伍回来的倪福林,转业进入了益阳市食杂果品公司。

由于业务优秀,工作能力突出,没几年益阳市五金交化公司便将他调去担任总经理一职,而这里也成为了他成功之路的起点。

当时的益阳五金交化公司已经濒临风雨之中,虽然是一家国企,但是公司每年的业务如同一潭死水。

要不然也不会让倪福林这个初出茅庐的人来接手公司的总经理,到岗后的倪福林便从员工们的生活质量上意识到了这一点。

年轻气盛的倪福林一上任便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废除了公司原有的奖惩制度,规定职工的工资有50%是和业绩挂钩的,并且年终奖也会按照一年的业务分标准发放。

这一改革打破了公司里发放死工资的条条框框,越来越多的员工也被他调动起了积极性。

仅仅五年的时间,益阳市五金交化公司便从全省的企业中脱颖而出。

在倪福林上任前它还是一个固定资产不到两万的小企业,而现在它已经以两千多万元的固定资产,占据湖南省同行业中第五十六名。

他旗下的业务也从初始的小市场,扩大到九个子公司和五个商业集团。

这一成功也让倪福林在业内打响了名声,1993年,倪福林也萌发了下海创业的想法,说干就干的他辞去了稳定的工作,带着全部的家当来到了深圳。

在当时,最赚钱的无疑是房地产行业,而倪福林这些年积攒下来的资本也足够他进军房产行业了。

倪福林在深圳宝安成立了福中福公司,最赚钱的地皮无疑是那些繁华的地方,这些也成为了众多房地产公司打破头皮争夺的地盘。

而倪福林却反其道而行之,那些距离市区较偏远的地区成了他的优先选择,正是这一番决策的成功才有了后来福中福商业帝国的成功。

倪福林第一个项目是收购西乡一带的二块房,他要打造福中福的第一个商业城,这个项目历时四年,1996年福中福商业城竣工倪福林为了推销这里的房子可没少费劲,因为这里的地方实在是太偏僻,所以很少有人会优先选择放在福中福商业城。

一个月不到三套房子的销量实在是太过惨淡,倪福林为了拉拢生意甚至让员工到大街上随便拉人,只要来看房就送礼品。

但是也没能改变这种惨淡的光景,走投无路的倪福林又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一万元即可拎包入住”的销售广告很快打了出去,接着涌进福中福商业城看房的人也越来越多,外来打工者占据了客源的一大半。

仅商业城一年的销量将近七百套,在1999年甚至创下了全区销量第一的业绩。

现在来看,当年的倪福林确实非常具有前瞻性,福中福商业城这块当年没人看得上的荒地,如今位于深圳市宝安区核心位置,紧挨着当地房价制高点前海。

打开局面后,福中福在深圳房地产市场接连发力,倪福林也因此积攒了巨量的财富。

财富膨胀的同时,倪福林心中的“特殊爱好”也开始发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丹妮是一名留学生,用当时流行的话来讲就是“海归”。

她的家境普通,大学毕业后为了拿到签证出国继续深造,忍着恶心,被一个年龄比她父亲还大的老白男包养了整整四年。

在国外期间,她一边不定期的为老白男提供上门服务,以换取学费,一边拼命学习,以求早日摆脱玩物的身份。

四年后,王丹妮以优异的成绩结业,在拿到毕业证的那一刻,她买好机票,在机场顺手将老白男给她买的手机丢进垃圾桶。

九十年代的“海龟”还是非常值钱的,所以一回国,王丹妮就收到许多单位和国企的伸出的橄榄枝。

但是她统统不感兴趣,她知道自己的专业在国企发挥不了一点用处,进了也就是当个吉祥物混日子,只有私企才能给自己展现的舞台。

所以她婉拒了诸多国企大厂,最后选择了当时在深圳还不显山露水的福中福。

王丹妮是当年福中福所有求职者以及员工中学历最高者,所以由倪福林亲自面试。

面试那天,王丹妮精心化了妆,下身穿的是黑丝包臀裙,上身穿了件女士小西装,完全是国外OL的打扮。

倪福林一眼就相中了在一群求职者中鹤立鸡群的王丹妮,在他的视角里,王丹妮长得清秀可人,鹅蛋脸白皙光滑,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浅浅的酒窝勾人心魄。

这让他觉得,自己心中被压抑四十多年的兽性被激发了。

他当即宣布录用王丹妮,并任命她为行政部高级助理。

王丹妮刚从学校毕业,身上带着一股知性气息,在国外被老白男开发了四年,举手投足间不自觉流露出成熟娇媚,纯与欲的完美结合,不知让倪福林暗中流了多少口水。

每次见到王丹妮,看着她一扭一扭的翘臀,倪福林就浮想联翩,心中暗想:“不知道在床上她会不会说英文。”

机会很快来了。

某天,王丹妮手里有个项目需要处理,别的同事都走了,公司就剩倪福林和她俩人。

倪福林坐在大背办公椅上,透过玻璃看到王丹妮凹凸有致的身材,会心一笑,高喊道:“丹妮,你过来一下。”

王丹妮听到老板叫自己,立马放下电话来到他办公室。

“丹妮啊,你是喝过洋墨水的高材生,来咱们公司是屈才了,还适应吧?来说说你对公司发展的看法?”

王丹妮认真的听完,然后下意识抬头,突然发现倪福林的眼中似乎有一团火,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

这种目光她非常熟悉,已经经常在老白男眼中看见。

想到那个教会她许多经验,让她又爱又恨的老白男,王丹妮就感觉到一股便意,下意识夹腿站直,手里的本子不小心掉在地方。她连忙弯腰去捡,倪福林色眯眯地看向她的衣领口,清楚地看见王丹妮穿的黑色蕾丝边的内衣......